100万提现担保

【战舰少女-晚安,丹阳】【作者:一只德丽傻~】

查看:作者:佚名

作者:一只德丽傻~
字数:11888


                上半篇

  傍晚的时候,放课铃声像往常一样响了起来。「放学啦放学啦!」充满稚气
和童真的欢快声响彻整个学校。小孩子们背起书包,像鱼儿一样冲出了教室门口。
此刻,再没有什么能束缚她们。

  教室角落,一个孩子正在小心地收拾书包。她是新来的,对这里的一切都还
不太熟悉。语言、文化、饮食习惯,不管什么都与在家乡不同。她叹着气略有沮
丧地摇了摇头。

  窗外同学们的欢笑声再一次传进耳朵,她有些害怕的探出头来,发现下面的
孩子正在冲着她招手。她愣了一下,急忙笑着回应她们。「雪……不对,丹阳,
要加油!」粉嫩的拳头攥在胸前,她蹙了蹙眉,刚刚改掉的名字还有点不太适应。
但她的眼神却逐渐坚定下来,漂亮的睫毛正一闪一闪地跳动着。「这里的大家,
都是很好的人呢。」她低着头,嘴角微微一笑。「那么,就快点融入大家吧。」
虽然已经没有办法再见到以前的姐妹们了,但能在这里遇到新的朋友,也许也是
一种幸运吧。丹阳,可是祥瑞呢。

  她拎起书包,努力地背在肩膀上:「该回家了吧……」说到这里,她不禁想
起来曾经与姐妹们的家,但现在的那里已经是一片废墟了。她的姐妹们现在也都
已经离开了人世。而她现在的家,则是一个小小的港口。里面也远没有以前那么
热闹。不过,却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在这里,没有在家乡那些苛刻的等级制度。
在这里所有人都住在一起,很温馨。

  她笑了起来,小小的酒窝挂在了嘴角的两侧。丹阳一蹦一跳的离开教室,小
皮鞋在楼道里面哒哒作响。她张开双臂,欢快地跑着,一边跑一边大喊着:「大
家好啊~!」可惜的是没有谁能够听懂。一旁的老师看到了她,微笑着打着招呼;
还没有走的同学看到她,被她那欢快的气息感染,也跟着一起跑了起来。欢快的
气息从教学楼出来,越过楼前的花园,最终在校门前分散开了,奔向了不同的方
向。

  踏出校门的那一刻,晚霞那最后一抹余晖倾洒在她那小小的身体上。她昂起
头,使劲地张开双手。感受着那一丝温暖与柔和。光芒逐渐降落,身后的影子也
被渐渐拉长。最终,融入到了黑暗当中。

  「已经很晚了呢,」丹阳猛的反应过来,她抬起小脚,急忙地向家里跑去。
「要交新朋友,要学会中文,要照顾自己,要天天开心!」她哼着小调,奔跑在
冷清的街道上,脚下的影子也追随她不停奔跑。路灯亮了,影子的方向也随之改
变,它扭着头,逃进了一条昏暗的胡同里面。而很快,丹阳也在道路的尽头转弯,
钻进了另一个胡同。「雪风,我们又见面了……」先前的胡同里,一道阴森的声
音沙哑地传了出来。

  「唉?又记错路了吗?」丹阳双手撑着膝盖,在一条死胡同内大喘着气,她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慢慢地转过身去。「额……唔!」忽然,一股强烈的窒压
迫感从面部传来,一块黑乎乎的东西狠狠地捂住了她的口鼻。她挣扎着,不停地
踢蹬着小脚丫,并努力地张开嘴,试图呼吸到新鲜空气。奇怪的是,空气与先前
的完全不同,一股刺鼻的气味从口腔窜进鼻腔,她闷声咳嗽着,双手试图去拽下
来脸上的东西。不过,她的力气逐渐地在流失,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终于,
她合上双眼,整个人瘫倒在了身后的黑影里。

  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被关在了一个奇怪的罐子里面:「这里是哪
里?有人吗?放我出去!」没有人回应她,她也看不到外面的样子——这是一个
单向透光的罐子。她呼喊了半天,见没有人回应她,只好无奈地坐在了地板上:
「凉凉的,黏黏的。不舒服……」一股奇特的感觉从屁股传来,她犹豫了一下,
决定还是站起来比较好。

  咚、咚、咚,外面响起的声音让丹阳打起了精神,她刚想开口,却听到了熟
悉的家乡话:「雪风,你是帝国的耻辱!」玻璃外面,一道陌生而又熟悉的男性
声音传了进来,言语之中,还带着一些鄙夷与嘲弄。「你身为帝国的利剑,却在
这里苟且偷生。你愧为帝国海军!」

  「不是的!」丹阳急忙拍着玻璃罐。「我……我是作为赔偿……送到这里来
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她怯懦地争辩着,但外面的声音太过严厉,搞
得她有些语无伦次。她很害怕,虽然被送到这来不是她的原因,但外面的人说的
好像自己真的做错了一样。

  「不,不对,」她摇摇头,继续争辩道:「战争是不对的,帝国海军已经不
复存在了,不要在沉溺过去了啊。」

  她的话激起了外面人的怒火:「混蛋!」那人破口大骂道。「身为高贵的帝
国军人,竟然如此诅咒帝国!罪不可赦!并且,被敌人俘虏,竟然没有切腹自尽,
这是愧对武士道,愧对天皇!」他大吼着,劈头盖脸的辱骂着罐子里的丹阳。他
叉着腰,怒火好像实体化了一样从脑门窜了出来。

  而现在的丹阳已经被他骂哭了。「呜呜,」丹阳揉着眼睛,她啜泣着,不敢
再顶一句嘴。「对不起提督,我错了……呜呜……」没错,她已经听出来了那个
声音,正是来着以前每日每夜都在呵斥她们的那个海军司令,她对他的恐惧是发
自内心的。在家乡的时候,自己和姐妹们只要稍微有点错误,就会被他劈头盖脸
的骂一顿。并且,这个司令还特别好色,她所有的姐妹都被这个家伙给夺了身子,
如果不是因为其他的大姐姐,她也难逃魔爪。但现在,他终于要来找她了吗。

  狞笑声从外面传进罐子,司令攥了攥拳,拉下了培养罐一旁的电闸。嗡嗡的
警报声响起,一道道红光在罐子顶端闪烁。原本略有倾斜的罐体,此刻也直立起
来,先前单向透光的玻璃也渐渐透明起来。罐子内,丹阳渐渐看清了外面:一群
头顶发亮的家伙此刻正从自己的提督那里夺过来一纸文案,而司令此刻正恶狠狠
地瞪着罐子里的丹阳。

  「小雪风,」忽然,一道熟悉温暖的声音响了起来,她扭过头去,眼眶不禁
湿润了起来。「对不起……」那道从她出生就开始陪伴她的身影,此刻正一脸愧
疚地看着她。

  「提督!」哇的一声,丹阳嚎啕大哭了起来,她趴在玻璃上,泪汪汪地看着
面前的人。「提督,救救我……呜呜呜……」

  「对不起,对不起……」玻璃外面,他无助地扶着玻璃,战争的惨败让他没
有任何理由来保护自己手下的女孩,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蛮横的海军部把所有
的舰娘一个一个地赔了出去。不过好在,靠着他在海军部的苦苦求情,以及雪风
的运气实在是好。这才使她被送到了这个极度缺乏舰娘的地方,得以苟活下去。
「我会经常回来看看雪风的,好吗……」他抹了把眼泪,颤巍巍地问着。

  「嗯!嗯!!」丹阳大哭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提督被几个白人拖走,她
撑着玻璃,眼泪簌簌落下。外面的争吵与喧闹响个不停,司令的大骂与提督的唯
诺声一遍又一遍地敲击着她的鼓膜。她拍着罐子,眼睁睁地看着提督被人架走,
最终送出了房间门口:「不要走!」

  哐的一声,门被反锁了。留在这的是完全不认识的陌生面孔。她害怕地蹲下
来,两只手紧紧地抱住头顶。外面叽里呱啦的声音她完全不懂,但她的直觉告诉
她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先改造一下吧,」罐外,一个白大褂抱着一摞文件。他眉头一皱,言语中
有一丝犹豫。「唉,这家伙,对我们来说消耗太大了。」他不舍得丢掉这么好的
舰娘,但如果想养她,他就不得不舍掉些什么。文件上,雪风的舰体构造图正历
历在目,可此时此刻,那张图纸已经被改的面目全非。「这地方要删掉,外面整
个换了,这地方也……」另一个人对着文件,若有所思地比划着。二人点了点头,
敲定了最终方案。

  很快,二人走了过来,他们冷漠的眼神,让丹阳感到了无助与害怕。咔哒一
声,电闸被拉了下来。巨大的轰鸣声伴随着嘈杂的齿轮声从丹阳脚下响起。丹阳
吓了一跳,她靠在玻璃上,双手撑着罐体,害怕地看着脚下。

  忽的一下,四只机械臂弹了出来,它们分工明确,各抓住了丹阳的一只手脚。
紧接着调整好位置,把小丹阳悬空了起来。她扭了扭身体,但又一条机械臂伸了
出来,死死固定住了她的腰身。整个身体呈一个「大」字挂在半空。原本干燥的
罐底此刻也渐渐涌上来许多液体。

  「唔,」丹阳怯懦地看着四周,一条条较为细小的机械臂接连涌出,蛰伏在
她的身旁。「不……不要……」她疯狂地摇头,小小的身体在半空中左右摇摆着,
企图能阻止这些奇怪的东西。机械臂竟真的停下来了,她舒了口气,轻轻咬了咬
嘴唇。但紧接着,好几条柔软的触手竟然从罐底的液体中伸了出来,它们缠着丹
阳的腿逐渐上行,滑过她那娇嫩的皮肤。「呀啊!~」

  「先把这些清理掉,」罐外,两人正在紧锣密鼓地规划着方案,左边的皱着
眉头,用笔尖划掉了图纸上的花纹。「要把她改造成我们的舰娘,而不是J 国的。」
说罢,他在上面抹除了一些东西。随着话音落下,机械臂迅速开始运转,飞快地
扑到了丹阳身上。

  「不要啊!」丹阳害怕的叫喊着,身体扭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但机械臂仍
然毫无感情地覆盖了她的身体。刺啦!刺啦!布条撕裂的声音从她的身体上响起,
她流着泪水,紧紧地闭着眼睛。「求求你,不要……」语言的无力在此刻得以展
现,外面的人与里面的物都没有因她的乞求而停下。不过片刻,那原本包裹着稚
嫩身体的小小水手服,已经化作布片与布条散落在了地板上。那充满家乡情感与
姐妹亲情的制服,已经不复存在了。

  丹阳低着头,她咬着牙,呜呜的哭了起来。娇小的身体正静止在半空中,那
光洁无暇的皮肤此刻正暴露在众人的面前。她缩了缩双腿,试图保护住自己的隐
私空间。但那触手此刻仿佛看到了什么宝物一般,它们蜂拥而上,迅速盘旋在丹
阳的大腿根处,冰凉滑溜的感觉让她感到有些害怕。「不……不要过来……」丹
阳轻轻摩擦着双腿,她试图挤掉占据在她身上的家伙,但并没有什么用处。

  「这些装备也处理了吧,」右边的家伙接过文件,他转了转笔,划掉了雪风
号的鱼雷管。「毕竟这东西我们用不到,也养不起。」左边点了点头,表示支持
他的意见。机械臂收到指令后,再度呼啸着冲了过来。

  「不要!」丹阳挺起身子,她剧烈地挣扎着,努力地阻挡着机械臂的进攻。
「不要拿走包包!」那是她第一次见到提督的时候,提督摸着她的头送给她的礼
物:「雪风要加油哦。」那个包包装着她与提督所有的回忆,她绝不允许这个东
西被人抢走!她大喊着,一道道舰体的框架正在浮现——她在试图叫出来自己的
舰装。她比划着手指,试图下达开炮的指令。然而,外面的二人丝毫不为之所动,
甚至,还不屑地笑出声来。

  「呀啊!」惨叫声从那樱唇中传出,剧痛伴随着金属破裂声在耳边响起。她
惊恐地看着自己的舰装被众多机械钳给分解的支离破碎。那曾经跟随她作战的610
鱼雷管,此刻已经变成一堆废铁。舰装受损,舰娘会受到反馈。一小股鲜血从丹
阳的嘴角缓缓流出。她耷拉着脑袋,微微晃动着身子:「不要……」机械臂再度
伸出,它们绕过丹阳的细腰,轻松地剪断了挂在上边的包包的带子。啪嗒,提督
留给她最后的回忆也被无情地夺走。残破不堪的舰装上面,鱼雷管结构正在迅速
消散分解,最终化为乌有。此刻的丹阳就像一只待宰羔羊一般,没有丝毫反抗的
能力:「好疼……提督……救救我……」

  丹阳无力地吊在那里,身上的触手也已经包裹住了她整个身体,几条细小的
触手透过缝隙,钻进了她的嘴巴里面,她呜呜地哼着,赤裸的身体在空中微微扭
动。这时,一条竹竿粗的触手贴在了她的小腹上,那滑溜溜的身体紧紧贴在丹阳
的蜜裂处,一下一下地来回蠕动着。

  「别忘了芯片,」外面的人提醒道,要想完全掌控这个舰娘,就必须更改她
原先的程序,让她为自己服务,而不是给原主人平白做嫁衣。「咱们没有造芯片
的能力,只能在小地方改动。」这个家伙很清楚,眼前这个舰娘的科技是己方所
达不到的,这就导致自己没有实力把她完全改造,只能做一些细微调整。但,这
也足够了。

  指令刚刚下达,一个头盔从培养罐上方落下,它由四根天线连接着,缓缓扣
在了丹阳的脑袋上。「唔,嗯……」丹阳歪着脑袋,她已经没有力气去反抗了。
这时,一阵电流从头盔中传来,迅速地穿过她的脑瓜。「咦!唔!」丹阳猛的一
僵,浑身抽搐了起来。伴随着电流的加入,罐中的触手瞬间兴奋了起来,它们手
舞足蹈着,探寻着每一个能够钻进去的洞口。很快,嘴巴,菊穴尽数被光滑的触
手占据,而那少女最宝贵重要的地方,此刻也被一个透明的圆柱给缓缓撑开,粉
嫩的内壁透过圆柱清晰地展现在几人面前,形成一道靓丽的风光。

  「先植入语言文字,然后,更改所属权。」一名男子从后方走来,他便是由
上级挑选的,雪风的新主人。当然,也就是丹阳的指挥官。

  电流持续地刺激着,丹阳的叫声却越来越小。她的双眼迷离着,脑袋微微向
后仰着:「我是谁?」那小嘴里吐出来的不再是曾经的日文,而是带有一丝台腔
的中文。电流没有停止,丹阳的记忆也在逐渐改变。阳炎级的八番舰,从这一刻
也终于消失不见了。

  「最后一步了,」众人的眼神充满了激动,「这将是我们最新最强的舰娘。」
可悲的话语从众人口中喊出,他们走上前来,将新指挥官的掌心按在仪器上。咔
哒,罐体被打开了,一具小小的赤裸着的身体从触手上跌落下来,投进了他的怀
里。那可爱的蜜穴处还堵塞着一条透明的圆柱,上面依稀地沾着零星的红颜色。
他拔掉触手,将她高举起来,庆祝着实验的成功结束。此时此刻,小丹阳正在他
的怀里沉沉睡去,小小的洞口此刻正有着红色与白色的混合液体缓缓滴落着。他
搂着她,轻轻抚摸着丹阳柔顺的头发:「晚安,丹阳。」

                下半篇

  「唔唔!」一大早,丹阳从被窝中惊醒。她猛的坐了起来,慌乱地摸着自己
的脸,发现没有问题后才长舒一口气。「原来,都是梦啊。」她有些落寞地看着
窗户。自己来到这个家好像有许多年了吧,提督对她很好,像大哥哥一样照顾她,
还经常带她出去玩。她也认识了许多新朋友。在这里过得很开心。但总感觉怪怪
的,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小丹阳醒了啊,」门口,一道甜蜜的女声响起,迎面走进来的,是一位婀
娜多姿的少女。「来吃早饭吧,小丹阳。」她掩嘴轻笑着,对这位可爱的小朋友
展示着友善。

  「好的,重庆姐姐!」丹阳应了一声,赤着脚丫跳下床来,宽松的睡衣包裹
着小孩子的身体,随着她的脚步冲向了餐桌。重庆是丹阳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个朋
友,她跟她一样都是提督的舰娘。据重庆说,她以前是在一个叫欧洲的地方,后
来嫁到了这里。丹阳虽然什么都没听懂,但她至少知道了重庆跟自己住在一起,
这就足够了。

  浓浓的米粥配上点咸菜,还有一个剥好壳的鸡蛋一天的早饭就这么简单。但
丹阳吃的很香。她飞快地舔干净了碗底,开心地坐在椅子上:「重庆姐姐,我什
么时候也可以像你一样高啊。」她看向正在微笑着的重庆,轻轻地嘟了嘟嘴。

  「小丹阳会长高的哦,」重庆微笑着抚摸丹阳的脑袋,随后,她站起身来,
将桌面收拾干净。「今天晚上提督要带小丹阳出去玩哦,小丹阳可要乖乖的呢~ 」
重庆温柔地笑着,仔细地清洗着手中的碗筷。

  「知道啦~ 姐姐~ 」丹阳也笑了起来,她趴在桌子上,踢蹬着两只可爱的小
脚丫。「出去玩~ 出去玩~ 」目送着丹阳跑出房间后,重庆低着头,轻轻叹了口
气:「哎,又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晚上,提督抱着丹阳,疲倦而又欢快地走在大街上:「小丹阳今天开不开心
啊。」他抚摸着她的脑袋,温柔地亲了亲她的脸颊。

  「开心~ 」小丹阳咯咯地笑着,她爬上他的肩头,稳稳地抱住了他的脑袋。
提督走路很稳,她没有感受到一丝颠簸就到家了。今天晚上重庆姐姐不在家,家
里只有丹阳和提督两个人。他抱着她,一起走进了浴室。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二人在浴缸里开始玩闹起来。他坐在浴缸里,笑眯眯地
看着活力旺盛的小丹阳。丹阳此刻正不停地拍打着水花,似乎是还没有玩尽兴。
那娇嫩可爱的小身体此刻完全展现在他的面前,在他眼前搔首弄姿一般。他终于
按捺不住性子,向着她伸出手来。

  「唔,哎?」丹阳愣了一下,她感受到提督正抚摸着她的鸽乳,温暖的感觉
扣在了她敏感的地方。她小嘴一翘,那可爱的小脸蛋刷的一下就红了起来。「指
……提督……」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她不禁羞的捂住了脸。但提督并没有停
下来,两只大手按压在丹阳的小乳头上,一上一下的摩挲着。粗糙的触感不停地
刺激着两颗鲜红的樱桃,使得小樱桃渐渐地挺立了起来。那原本淡淡的乳晕,此
刻也变得分外妖娆:「不……不要这样……」

  「舒服吗,小丹阳」提督笑了笑,两只手指轻轻捏住了丹阳的乳头,温柔地
来回揉搓着。另一只手则慢慢在她的身体上来回摸索着,滑过她的每一寸皮肤。

  「唔……嗯……」丹阳背过脸去,奇怪的感觉如蚂蚁一般遍布全身,她那两
只小手紧紧扣在脸上,樱桃小嘴此刻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痒痒的,好奇怪…
…」丹阳发出来蚊子般的声音,她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她的身体一直在发热,痒
痒的感觉让她浑身不舒服,但偏偏还有一丝奇怪的触感,让自己不想拒绝这种抚
摸,甚至有点渴望。「呀啊~」很快,她胯下一软,两条小肉腿再也站不住了。
她呀的一声,扑通掉进水里。

  此刻的提督也闲不住了,他抱起丹阳,用她的手搂着自己的脖子。两人就这
样四目相对。紧接着,他轻轻捧起丹阳的小脸,在丹阳的尖叫声中吻住了她的嘴
唇。娇小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他的小腹上,在水池中形成一副绝美的画面。

  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原本酥痒的难受感此刻也已经烟消云散。丹阳红
着脸,悄咪咪地把舌头伸进了提督的口腔。很快,一条粗糙的舌头包裹住了她的
小丁香。两人纠缠在一起,彼此摩擦爱抚着。她紧紧搂住提督的脖子,努力地把
身体往他的身上贴近。原本还有矜持的她此刻也逐渐放开了,那双小巧玲珑的脚
丫此刻正缠在他的腰上。「哈……哈……」她不停地索取着,小小的嘴唇不停地
吸吮着他的唾液。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水里,盖在他和她的身上。

  「小丹阳想要吗?」提督松开了嘴,在丹阳恋恋不舍的目光中微笑着捏着她
的小脸。他的手伸到下面,轻轻点了点她的花瓣。那纯洁可爱的小小骆驼耻此刻
正被他单手握住。

  「哎?」丹阳终究还只是个孩子,对于这方面还是一窍不通。「唔……唔啊
~ 」提督的手忽然出现在下面让她有些猝不及防,她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发出了
淫糜却又稚嫩的叫声。「呀……呀~ 」比先前刺激好多倍的快感轰然在下方爆发,
奇怪的感觉刹那间侵蚀掉了她的理智:「提督……喜欢……丹阳……都可以的。」
她语无伦次地说着,小小的阴部正不停地开合着。

  提督笑了笑,他抱着丹阳,从浴缸里站了起来。在帮她擦干之后,便急不可
耐地抱着她钻进被窝。丹阳那小小的身体此刻正蜷缩在他的怀里,急促的呼吸声
无时无刻不在敲打着他的底线。

  「呀啊~ 」稚嫩的叫声再一次响起,「哈啊~哈啊~」他向着丹阳的大腿伸
出手来,那粗糙的手上很快沾满了黏糊糊的液体:「小丹阳已经湿了呢。」他贴
在丹阳的脸上,轻轻咬了咬她的耳朵。

  「咿呀~ 」丹阳的脸像红苹果一般,她缩成一团,两条小腿却悄悄分开,似
乎在允许提督的探访。「湿了?」一脸茫然的她此刻只感受到奇特的舒适,对于
这些变化没有任何发现。或许是刚洗完澡的缘故吧。

  提督的手越陷越深,最终停在了她那处女地。两片小小的肉瓣此刻正微微张
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的到来。他伸出脖子,包裹住了她的嘴唇,下面的手指则
缓缓地压进女孩的洞口,在里面不停地探索着。

  「唔啊~ 」丹阳浑身一抽,突如其来的异物感带来了更加猛烈的冲击。她兴
奋地叫着,舌头在嘴巴里疯狂地打着旋。「好……好奇怪……」以前从来没有接
触过的舒适在今晚被一次次地发掘,她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兴奋坏了。此刻的她彻
底放下了羞耻心,她放松开身体,全心全意地享受着这特别的快感:「呀啊~哈~」

  提督此刻已经完全按捺不住内心的欲火了,他挺起身子,一根偌大的棒棒呈
现在了丹阳面前。丹阳呀了一声,略有害怕的好奇着打量这个奇怪的东西。

  「小丹阳乖哦。」

  「嗯?」

  「提督要用这个好好疼爱小丹阳哦。」

  提督握着棒棒,把它贴在了丹阳的肚皮上,热乎乎的棒棒让她感到些许舒适。
她的小手摆出来一个可爱的姿势,两条小腿也主动地抬了起来:「如果是提督的
话……可以哦……」

  「如果提督给你看了那个东西,就要这么做哦~ 」丹阳想起来上午的时候,
重庆姐姐躺在床上,摆出来小猫咪的动作。「这样的话,提督会好好疼爱你的哦
~ 」她狡黠地笑着,挑逗着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记得说我教你那句话哦
~ 丹阳酱~ 」丹阳猛然回想起重庆姐姐的话,她乖乖地分开了双腿,两只可爱的
小脚丫搭在了提督的肩膀上。那青涩稚嫩的身体此刻正以一种极为成熟色气的姿
势躺在那里。那仿若玫瑰的粉嫩花苞若隐若现地呈现在提督的面前。提督咽了一
口口水,大手轻轻地按压在少女的花朵上。粗糙的手指在丹阳的花蕾上来回摩擦,
「唔,」丹阳娇嗔一声,她偏开脑袋,不敢与提督正面对视。她轻轻地喘着,小
手半遮半掩地挡在自己的花径前。「还……还没做好准备……」

  提督的脸逐渐趴了下来,轻轻地贴在丹阳的胸口上。「小丹阳在说谎哦,」
那粗糙的舌头在小小的乳尖上来回抚摸,不停地刺激丹阳那脆弱而又敏感的身体。
「明明已经这么湿了,还在装乖孩子呢。」他的手笑眯眯地伸进丹阳的花径内轻
轻搅动,伴随着一声酥麻入骨的娇喘后,拔出来那被少女甜蜜液体包裹的指肚。
他坏笑着伸出舌头,将手指舔了个干净:「真的很棒呢。」丹阳急忙用手背捂着
脸,面色通红地摇着头:「呀~」

  二人的调情还在继续,指提督的手指仍然在丹阳的身体上来回摸索着,丹阳
红着脸,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提督坏死了……」她转过身来,像只小猫一样趴
在柔软的床上,那柔软的小屁股冲着身后的提督晃来晃去,像是在故意勾引一样。
「小丹阳看着可爱,没想到这么闷骚呢。」提督趴在丹阳的身后,双手按在她那
翘臀上。「哪有~呀~」丹阳刚想要狡辩,一股酥麻的快感便迅速涌上脑海,她
娇喘着,回头看向身后的提督。提督的舌头此刻正刮擦着丹阳那粉嫩的肉豆蔻,
他上下翻涌着,每一次都精确地命中了丹阳的敏感点。丹阳的胳膊一软,啪的一
声瘫倒在床上。她傻傻地笑着,肆意地享受着这份快感。提督也毫不客气,他的
脸完全埋进了丹阳的后面,鼻尖不停地摩擦着她那粉嫩的阴阜。他的舌头犹如弹
簧一般,猛然窜进了少女的花径里面。丹阳昂头轻喘着,双眼逐渐迷离起来,剧
烈的快感不停地冲刷着她的大脑,埋葬着她最后的理智。

  那粗壮的老二终究是来到了丹阳的洞口,提督抱着丹阳,腰部缓缓发力,偌
大的龟头随之挤进了丹阳的肚肚里面。「啊啊~」丹阳轻喘着,细弱的身体也随
之动了起来。她的双手紧紧抱住提督的脖子,小舌头不自觉地吐了出来。「好…
…好厉害……」丹阳低声呼喊着,小小的洞口已经泛滥成灾。甜美的汁液不停地
从缝隙中流出,浸湿了二人之下的大片床单。「哈……哈啊~」

  提督也毫不示弱,他指挥着自己的兄弟逐渐地深入进去,那一层又一层的粉
嫩褶皱没有对他造成丝毫阻碍,反倒是给他的棒棒做了一次极为舒适的按摩。那
精致的触感搭配上丹阳柔弱的嗔声,真算得上是一种享受。粗大的肉棒缓缓推到
了丹阳的子宫口,那光洁的小腹也随着肉棒的深入渐渐隆起。丹阳捂着脸,十分
娇羞地踢蹬着小脚丫:「提督坏死了啦~」提督哈哈一笑,他将丹阳抱在自己的
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一双大手掐在丹阳的腰间,把这娇小的身体当成飞
机杯般愉快地使用着。小丹阳也逐渐放下了羞耻心,她蜷缩在提督的怀抱里,娇
喘声一浪高过一浪:「好舒服~提督,再……再快一点~」

  二人交合的淫靡声在床板上不停响起,提督那巨大的棒棒已经将丹阳的里面
搅的一塌糊涂,她伏在提督的肩头上,小手耷拉在身体的两侧:「好热……好厉
害……」一双大眼睛春波荡漾着,小小的洞口不停地吞吃着那条巨龙。「呀~啊~」
随着一声嫩叫响起,一股清泉如水箭般从二人中间射出,她昂起头,小腹微微抽
搐着,莲藕般的胳膊紧紧地搂着提督的脖子:「去……去了!」她尖叫一声,春
意盎然的双眼此刻冒出来了一双爱心:她高潮了。

  提督也不甘示弱,他转过身来,将丹阳压在身下,巨龙再次往里面狠狠一顶,
直捣进丹阳的子宫里面。丹阳双眼瞬间瞪的滚圆,她的身体颤抖着,娇嫩的小舌
头直挺挺地绷着。剧烈的快感让她吐不出一个字来。提督再次迅速地打出三连击,
老二这时也彻底按捺不住冲动,在丹阳的身体里面舒爽地爆发了出来。「咿~呀~」
丹阳的双眼迅速翻白,剧烈的快感冲昏了她的脑袋,她小腿一蹬,啪的一下爽晕
了过去。提督扑倒在她的身上,意犹未尽地大喘着气:「好爽……可惜了……」
他表情复杂地看向桌边,那里飘落着一张文件,他叹了口气,深深地吻向丹阳。

  「唔~」如同公主被王子吻醒一般,丹阳也随着提督的亲吻慢慢缓过神来。
提督拔出棒棒,他刚要伸出手,丹阳却忽的扑了上来。她的双眼闪着光芒,小嘴
嘴毫不犹豫地包裹住了那沾满精华的棒棒:「提督的,不能浪费~」玲珑的丁香
舌迅速包绕在那根棒棒上,仔细地刮着龟头和冠状沟。她温柔地吸吮着,一点一
点地舔舐着二人交融的蜜汁。细腻的喉咙轻轻动着,将棒棒上的液体全部吞咽下
肚。「唔唔~唔~」她那双眼睛犹如月牙一般,笑眯眯地歪着头。「子嘿甘,酥
胡慕~(提督,舒服嘛~)」

  爽,太爽了!提督内心想着,他刚想去摸丹阳的脑袋,脑海中却又回想起文
件里面的话。「算了,那就好好享受完再说。」他喃喃自语道,一双大手轻轻握
住丹阳的脖子。紧接着,他抓着那娇嫩的脖子,将那颗小脑袋当做飞机杯般粗暴
地抽插着。丹阳被这突来的袭击吓了一跳,她刚要说话,巨大的棒棒就直捣进她
的喉咙,搞得她不停地咳嗽着。提督的双手慢慢收紧,两道虎口掐在她那脆弱的
气管上,一双拇指则对着那细嫩的血管不停压迫着。丹阳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地看着眼前的提督。「咳~咳~」

  巨大的压迫以及喉咙内的巨物让她说不出话来,而刚刚那场激烈的交战则让
她耗尽了体力。此时此刻她只能挥动着无力的小粉拳,轻轻敲打在他的胸口上,
做着毫无意义的抗争。一双大手越来越有力,小丹阳的面色也由红润慢慢变得青
紫了下来。她的大脑正在慢慢宕机,明媚的大眼睛也渐渐失去了光泽。终于,随
着一股骚味从她的下体涌出,她的瞳孔彻底的散开了,眼角一旁还挂着一行清泪。
娇小的身体微微抽搐着,小脑袋也耷拉到了一边。那刚刚还勾魂摄魄的小舌头此
刻也停下了运动。她就这样殒命在她的提督手里。

  「对不起,丹阳。」提督用手掌轻轻盖上她的眼皮,他双手抱着那颗小脑袋,
趁着她的身体仍然温暖的机会,狠狠地射进了她的小嘴巴里面。白浊色的液体淫
靡地挂在她的嘴角,可爱的小脸蛋逐渐失去了血色。他扛起来丹阳的身体,将她
放回了浴缸里面。一旁桌上的文件上,一个红勾渐渐浮现出来:丹阳,处刑完成。

  他再次调好水温,仔仔细细地清洗着她的每一个角落。那原本粉嫩的花瓣此
刻也开始变得青黑,她无力地瘫软在浴缸内,任由身旁的男人将她浑身摸了个遍。
小小的身体静静地躺着,好像睡着了一般。

  血液已经放干净了,再不放的话会形成一道道淤瘢,让少女的美观大打折扣。
原本如桃花般的肌肤此刻也变得苍白如雪。他抱着她的身体,将她放在了案板上。
一道银光闪过,他将她分成了数份。

  他捧起那颗娇小的脑袋,此时此刻的她正轻闭着双眼,平静地躺在水池里面。
淡淡的血迹从颈口流出,在水中弥漫开来。他将喉管插进水龙头内,拧开了水龙
头。清凉的水随即拂过少女的脸蛋,穿过她的喉咽。最终从那张樱桃小嘴中流了
出来。白浊色的液体被水流稀释,尽数淌进下水道内。他的手转了转,小心地清
洗着那漂亮的脸蛋,丹阳的嘴唇此刻已经苍白,但仍然充满弹性。那个可爱的小
舌头此刻正耷拉在嘴边。淡紫色的秀发被水流打湿黏连在一起,犹如芙蓉出水般
的诱惑迷人,只可惜这朵芙蓉花苞已被掐断,再也无法盛开了。

  少女的首级是最好的口交器,她在有着其他材质无法比拟的舒畅感的同时,
还有让人赏心悦目的容貌。他将她从水池中取出,用毛巾小心地擦干,如丝般的
秀发落在他的手上,让他感到格外舒适。他再次捧起她的脑袋,轻轻用力,掰开
了她的嘴唇。刚才还在努力服侍他的丁香此刻正乖巧地躺在那里。他咽了一口口
水,下体再次不争气地硬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气,再次将那老二送了进去。没有
了少女的努力,棒棒进入口穴的难度还是很高的,那陶瓷般的牙齿轻轻地刮在包
皮上,给他带来一股难以言状的酸爽感。少女的眼眸轻合,神态显得十分安详,
犹如一个纯洁的天使。但天使也有坠落的时候,此刻的丹阳就正是如此。她小小
的嘴巴被一根异物充满,肆意地在里面冲撞着。小小的虎牙时不时地顶到他的根
部,给他带来一阵又一阵的刺激和舒爽。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小脑袋撞击他的频
率也随之增高。

  噗的一声,白色但又有些透明的液体从喉管里滴落,他双手的拇指伸进丹阳
的嘴角里面,缓慢地将他的老二抽了出来。尖尖的牙齿轻轻刮在他的棒棒上,最
终卡在了冠状沟里。他皱了皱眉头,用力掰开了丹阳的下颌。淫靡的液体充满了
她的口腔,她微眯着眼睛,邀功般地张嘴展示着,仿佛在向他炫耀自己的成果。
他捧起来她,将她向后一仰,白色液体顺势滑下了她的食道,仿佛被她吃下去一
样,仅有那嘴角上还挂着一滴牛奶。

  那双细长又嫩滑的美腿他已经惦记了许久,他举起利斧,狠狠地将那双腿砍
了下来。洁白的大腿从案板上弹起,被他迅速地接在了怀里,他抱着那梦寐以求
的尤物,从上到下闻了个遍。少女的嫩肉是不需要额外的工序的,在切片机的作
用下,一条美腿顷刻间变成了等厚的肉片。他把怀中的媚肉放在盘中,用餐刀一
点点地切着。娇嫩肉体怎挡得住尖锐的利器,那白皙的皮肤如豆腐般被切割开来,
伴随着下方的肌肉被提督切成一片片蝉翼。他用叉子轻轻一挑,嘴巴一吸便将肉
片吮进了嘴内。少女的细嫩与清甜顷刻间席卷了整个口腔,细腻的脂肪与清脆的
鲜肉在舌尖的搅拌下散发出无与伦比的美味,沁人心脾的绝味让人欲罢不能。那
一条美腿很快就被他扫荡一空,他捧起那只小巧的玉足,陶醉地轻嗅着,白皙的
脚掌上面没有一丝老茧,可见少女平时的保养十分细致。修长可爱的脚丫前面那
五个粉嫩的小趾头,此刻正微微地蜷缩着。锋利的牙齿一点点地切断着脚趾与整
体的联系。他细细咀嚼着,连着柔软的骨头一起咬烂吞掉。脚掌脚背的细皮嫩肉
也被他一点点地搜刮下肚,没有放过一丝一毫。他摸了摸肚子,打出了一个酣畅
淋漓的饱嗝。

  夜深了,桌子上一片狼藉。他也无心去收拾那场由他引起的悲剧。他抱着那
颗小脑袋,将她放在怀里,关灯爬上床去:「晚安,丹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