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万提现担保

【碧蓝航线-女指挥官与舰娘的幸福日常】(03)女仆队的失败潜入作战(下)【作者:大型萌新滑稽】

查看:作者:佚名

作者:大型萌新滑稽
字数:13629


          3、女仆队的失败潜入作战(下)

  能代身后牵着的,正是来自皇家女仆队的队长,完美女仆贝尔法斯特。和平
时的女仆装不同,此时的贝尔法斯特穿着一身极为华丽的深蓝色晚礼服,合身的
裁剪更突出了她完美的身材比例。在礼服的包裹下,贝尔法斯特的一对酥胸半遮
半掩,露出一道深邃的乳沟。似乎是为了方便夜间作战,贝尔法斯特没有穿她标
志性的白丝袜,而是换上了一双黑丝连裤袜。只不过,这身高贵的礼服的主人,
贝尔法斯特,此时正处于一种极为狼狈的状态:她的双手被反剪在身后,用一根
细麻绳牢牢捆住;而她的一双黑丝美腿也被脚镣铐住,不得不迈着小碎步前进。
为了方便将她牵进拷问室,贝尔法斯特脖子上的项链也被能代换成了一根闪着寒
光的锁链。不难想象,贝尔法斯特被拉进拷问室的这一路上受到了多么残酷的羞
辱。

  「指挥官,这便是潜入港区的另一位探子,贝尔法斯特小姐。请您处置。」

  从能代的口中,汐雨得知了贝尔法斯特被俘的全过程:当天狼星被捕后,贝
尔法斯特并没有放弃自己的任务,而是继续在港区内隐秘的角落潜伏着。通过偷
听重樱舰娘们的对话,贝尔法斯特得知重樱将要为汐雨准备欢迎宴会的情报。为
了获得汐雨制定的作战计划,贝尔法斯特决定铤而走险,穿上华丽的晚礼服潜入
宴会的现场,并伺机偷取情报。

  这本是一个不错的计划——如果天狼星没有招供的话。当天狼星在意乱情迷
之下不小心说出贝尔法斯特的身份之后,能代便立刻锁定了贝尔法斯特的位置。
毕竟,贝尔法斯特那一头柔顺的白色长发在一众黑发的重樱舰娘实在是有些过于
显眼。很快,能代便在港区的宴会厅抓获了贝尔法斯特,并将她带到了汐雨的面
前。

  看着被紧缚的贝尔法斯特,汐雨的内心又是心疼,又是兴奋。作为皇家女仆
队的女仆长,汐雨的日常饮食起居全部由贝尔法斯特一人全权负责,无论是作战
还是服侍,她都从来没有让汐雨失望过。汐雨曾经对这位优雅的女仆长产生过一
些幻想,不过像今天这样被捆绑在自己的面前却是汐雨无论如何都不敢想象的。

  「非常抱歉,主人。贝尔法斯特辜负了您的期待。」

  一见到汐雨,贝尔法斯特便连忙向自己的主人道歉。紧接着,贝尔法斯特就
看到了被绑在十字架上的天狼星。

  「天狼星,你这是……」

  「我……」

  面对衣衫不整的贝尔法斯特,天狼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羞愧地低下了头。
如果不是自己被天城折磨到失神,在意乱情迷之下暴露了贝法的身份,一向潇洒
的女仆长大人怎么会失手被擒?

  「贝尔法斯特小姐,看来你对手下的管教一点都不严格,连最基本的抗刑讯
训练都不合格。你作为皇家女仆队的队长,是否应该为此负责呢?」

  不理会沉默不语的天狼星,天城直接将矛头对准了贝尔法斯特。贝尔法斯特
先是一愣,紧接着也羞愧地低下了头。只不过,天城的这番话在汐雨听来却另有
一番深意。果然,贝尔法斯特轻轻一咬牙,转向了汐雨。

  「主人,是我平日里放松了对天狼星的管教,也疏于锻炼自己的潜入作战能
力,才导致本次作战行动失败。贝尔法斯特,愿意接受主人的一切责罚。」

  汐雨等的就是这句话。她压住内心的激动,尽量平静地点了点头,同意了贝
尔法斯特的请求。她本想继续让天城帮忙选择惩罚措施,可天城的眼神中却闪着
鼓励的光彩,示意汐雨亲自执行。汐雨咬了咬牙,将目光锁定在了一个宽大的皮
拍上。

  贝尔法斯特也注意到了汐雨的目光。和平日里的眼神不同,此时的汐雨的眼
神看起来有些亢奋。看着她的眼神,贝尔法斯特隐约猜到了自己主人的想法:借
责罚自己之名,满足她的施虐欲望。有了心理准备的贝尔法斯特也稍稍放松了自
己的心情,做好了被自己的主人调教的准备——毕竟,为主人献上一切,正是女
仆的义务。无论自己的主人怎样对待自己,都要甘之如饴地接受。

  数分钟后,贝尔法斯特顺从地躺在了拷问室中央的刑床上。为了方便接下来
的责罚,贝尔法斯特手脚上的束缚都被解开,取而代之的,是几道宽大的皮带,
将她的上半身牢牢固定在刑床上。出于恐惧,贝尔法斯特的双腿紧紧并拢,想要
通过这样的动作减轻自己内心的不安全感。

  汐雨站在刑床旁边,看着被束缚的贝尔法斯特,内心的施虐欲正在一点点地
吞噬着她的理性。汐雨记得,贝尔法斯特的这身晚礼服是她亲自挑选的。当贝尔
法斯特第一次穿着这身礼服在庆典宴会上亮相时,就连同为女性的汐雨都无法移
开自己的视线。而此刻的贝尔法斯特正穿着这身礼服,搭配汐雨最爱的黑丝连裤
袜,以她幻想过无数次的姿势拘束在刑床上,静静等待着自己的调教。

  「主人,皇家女仆队队长,贝尔法斯特,已经做好了准备,请主人责罚。」

  「好。现在,抱住你的双腿,举高。」

  「是。」

  贝尔法斯特轻咬贝齿,忍着内心巨大的羞耻感,伸出双手环抱住自己的大腿,
高高地举起了自己的双腿。由名贵绸缎制成的礼服裙摆沿着黑丝连裤袜缓缓滑下,
露出了贝尔法斯特雪白浑圆的翘臀。隔着半透明的丝袜,贝尔法斯特纯白色的内
裤隐隐若现,这副香艳的场景让汐雨的心跳都加速了几分。

  「很好。接下来,我会用这块皮拍打你的屁股,一共三十次。每打一次,你
都要大声地报数,明白了吗?」

  「明白了,主人。」

  汐雨和贝尔法斯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不过她们颤抖的原因却并不相同。汐
雨是因为兴奋与心疼,而贝尔法斯特则是因为害怕。果然,即便是完美的女仆长,
即便她明白汐雨不会真的打疼自己,可在面对自己主人的惩罚时也难免会感到害
怕。

  「啪!」

  「啊!!」

  由于视线被自己的双腿挡住,贝尔法斯特完全看不到汐雨手中的动作。突如
其来的抽打让贝尔法斯特忍不住痛呼出声。汐雨的力道并不重,只是贝尔法斯特
有些过于紧张了。可即便如此,汐雨还是被吓了一跳,连忙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贝法你没事……」

  「贝尔法斯特小姐,这就是皇家女仆队的忍耐力吗?」

  汐雨关心的话语还没说完,就被天城冰冷的质问打断了。

  「刚才主上命令过,每次抽打都要大声的报数吧?

  「……是的。」

  「少报一次,多打十下。」

  天城严厉的声音让贝尔法斯特如坠冰窟,就连汐雨也为天城的手段而感到震
惊。不等汐雨提出意见,天城便一把夺过汐雨手中的皮拍,站在了贝尔法斯特的
身后,一把脱掉贝尔法斯特的连裤袜,直接撕碎了她的内裤,又将她的连裤袜穿
了回去。这样一来,贝尔法斯特的小穴和屁股都完全暴露在了天城和汐雨的眼前。
粉嫩的无毛小穴印在薄薄的连裤袜上,让汐雨的眼睛都直了。

  「贝尔法斯特小姐,接下来你都要以这样的姿态来迎接我的抽打,我一定会
给你留下一段难忘的记忆。」

  「是,我会好好记住的。」

  「好,那我们开始。」

  「啪!」

  「嘶……一……」

  天城的力道可比舍不得下手的汐雨重得多。仅仅是第一次抽打,贝尔法斯特
就觉得自己的屁股像是要被烧着一样。难忍的剧痛让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紧
接着,她便强压住自己的痛感,大声报出了数字。

  「很好,看来只有这样的力度才能让你保持清醒。」

  「啪!」

  「二……呼……」

  不等贝尔法斯特回答,天城手中的皮拍便再一次亲吻上了贝尔法斯特的臀部。
这一次,隔着黑丝袜,汐雨注意到了一个小细节:贝尔法斯特的小穴在一张一合。
很显然,这是贝尔法斯特在剧痛之下做出的下意识动作,试图通过绷紧臀部的肌
肉来减轻痛感。

  「啪!」

  「三……」

  「啪!」

  「四!」

  ……

  天城手中的皮拍还在狠狠地抽打着贝尔法斯特的臀部,可坚强的贝尔法斯特
总算是忍住了痛呼的冲动。只不过,从她吃力的声音来看,天城的这几下可让她
吃了不小的苦头。在天城抽完第十下之后,有些心态的汐雨挥挥手,示意天城先
停下,随后拿出手帕,轻轻拭去了贝尔法斯特额头的汗水。

  「贝法,你还能忍得住吗?」

  「请主人放心……这点痛……我能忍得住……不过,天狼星……」

  贝尔法斯特这一提醒,汐雨的视线才再度回到了天狼星的身上。自从贝尔法
斯特进入拷问室以来,失去了利用价值的天狼星便一直被绑在十字架上,忍受着
火焰的炙烤。此刻,天狼星脚下的地板上已经形成了一片小水滩,她的双眸低垂,
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

  「贝尔法斯特小姐很关心手下嘛。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忍住剩下的三十鞭,
我就放开她。主上,如果您心疼的话,可以去给她一些水喝。」

  听到天城的话,汐雨立刻从房间的一角拿起水壶,小跑着送到了天狼星的嘴
边。感受到自己嘴边的清凉,天狼星艰难地睁开眼,冲着自己的主人挤出一个微
笑,小口小口地喝起了水。汐雨没有意识到的是,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忘记了自
己指挥官的身份,反而开始服从起了天城的指令。

  皮拍击中臀肉的声音再次响彻整个拷问室。紧接着,贝尔法斯特那压抑不住
的痛呼声和报数声也再次钻入了汐雨的耳朵。这场针对高贵的女仆长的惩罚游戏
还在继续着……

  「啪!」

  「三十九……」

  「啪!」

  「四十……唔……」

  经过四十次残酷的抽打后,就算是完美女仆贝尔法斯特也有些吃不消。她报
数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吃力,中间还夹杂着几声沉重的喘息声,显然是正在忍受
着极大的疼痛。隔着被汗水浸湿的黑丝袜,汐雨能明显地看出,贝尔法斯特的两
片臀瓣已经变得通红,正在止不住地颤抖着。

  「好,惩罚结束。贝尔法斯特小姐,请站起来吧。」

  「是。」

  听到天城的命令,贝尔法斯特咬着牙放开了自己的双腿,勉强从刑床上站了
起来。当然,在起身的过程中,贝尔法斯特不可避免地碰到了自己的屁股,火辣
辣的痛感让贝尔法斯特差点再次痛呼出声。

  「贝尔法斯特小姐,现在你可以解开天狼星小姐了。」

  「是。」

  贝尔法斯特咬着牙关,迈着艰难的步伐走向天狼星的身旁,解开了天狼星双
手上的麻绳。被火烤得迷迷糊糊的天狼星睁开眼,当她看清眼前的人是贝尔法斯
特之后,早已到达极限的天狼星再也坚持不住,一歪头便昏了过去。见此场景,
天城按下墙边的通讯器,命令能代走进拷问室,抱起了昏迷中的天狼星。临走前,
天城在能代的耳边交代了几句话,能代点点头,将天狼星抱出了刑讯室。

  「天狼星她不会有事吧?」

  「请主上放心,她只是过度劳累加上有些脱水而已。要知道,我们给她注射
的媚药可是很消耗精力的。我会让能代好好照顾她,很快就能恢复正常。」

  在得到天城的答复之后,汐雨那一颗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她悄悄转
过头,努力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紧接着,她的目光便回到了贝尔法斯特的
身上。

  「接下来,我要好好考察一下你作为女仆的基本功。」

  「是,主人。」

  贝尔法斯特微微低着头,抿着嘴唇答应了汐雨的要求。尽管她的臀部还在火
辣辣的疼,可在女仆的基本功方面,她对自己依然有着充分的信心。想到这里,
贝尔法斯特的表情稍微放松了一些。

  思考间,汐雨已经拿来了用来「考验」贝尔法斯特的道具:一根粗大的震动
棒,和一个用于固定的底座。她打量着贝尔法斯特的身材,将震动棒的顶端固定
在了地面上方略低于贝尔法斯特臀间的位置。

  「现在,蹲在上面。」

  「是。」

  贝尔法斯特当然明白震动棒的作用,可她不明白这样的装置和「女仆的基本
功」有什么关系。不过出于女仆的职责,贝尔法斯特没有提出任何疑问,只是答
应了一声,便直接站在了震动棒上方,缓缓蹲了下去。当然,聪明的她直接用自
己的小穴口对准了震动棒的顶端。这样的动作倒是让汐雨甚是满意。

  「把手伸到两边,手心朝上,举平。」

  「是。」

  闻言,贝尔法斯特立刻做出了自己主人要求的动作:半蹲着身子,下体顶在
震动棒的顶端,双手平举,仿佛要给指挥官递茶一般。到这时,贝尔法斯特也猜
到了汐雨的打算。果然,汐雨不知从哪拿出了两个餐盘,放在了贝尔法斯特的双
手上。

  「现在开始,半小时内保持这个姿势不能动。我会在你手上的盘子里放一些
茶具,如果掉在地上的话,就继续受罚。」

  「是,主人。」

  贝尔法斯特点点头,站在一角的天城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示意计时开始。
紧接着,汐雨打开贝尔法斯特身下的震动棒,一阵令人心悸的「嗡嗡」声从贝尔
法斯特的胯下响起。猛然受到刺激的贝尔法斯特轻哼一声,总算是忍住了自己颤
抖的动作。

  「很好,要保持这个动作哦,我亲爱的女仆长小姐。」

  汐雨嘴上「鼓励」着贝尔法斯特,手上的动作也一点都不慢。她拿来四个大
茶杯,在贝尔法斯特双手的托盘上各放了两个,端起茶壶,在茶杯里倒满了滚烫
的茶水。做完这些,她又倒了两杯热茶,与天城一起小口小口地啜饮起来。

  「天城,我刚才的表现怎么样?」

  才一坐下,汐雨便迫不及待地问起了天城自己的表现。作为一名关心手下舰
娘的指挥官,汐雨平日里对港区的大家都极为温柔,像今天这样冰冷地对贝法下
命令还是第一次。聪明的天城当然明白自己指挥官的感受。她微笑着点点头,向
汐雨传授了一些施虐者的技巧,汐雨也耐心地听着,完全忘记了正在忍耐的贝尔
法斯特。

  十分钟后。

  一阵叮叮当当的脆响声让汐雨和天城重新注意起了可怜的贝尔法斯特。经过
漫长的罚站,此时的贝尔法斯特已经没有了平日里的潇洒从容,她的双眼迷离,
脸色潮红,全身各处都渗满了汗珠,一双黑丝连裤袜也被汗液浸成了半透明的颜
色。在这个动作的折磨下,贝尔法斯特的全身都在不停地颤抖着,而先前那叮叮
当当的声音也正来自于此。

  「贝尔法斯特小姐,时间才过了十分钟哦,这就坚持不住了吗?」

  「我……呼……还能……呼……坚持……」

  听着贝尔法斯特粗重的喘息声,汐雨压住自己内心的兴奋,开始在贝尔法斯
特的身旁四处观察了起来。在汗水的浸润下,贝尔法斯特的白色短发紧紧贴在她
的脸庞上,有几根头发还遮住了她的视线,迫使她不得不鼓起嘴巴吹开脸上的头
发。在震动棒的作用下,贝尔法斯特的下体更是不堪入目。她的连裤袜的裆部早
已被淫水完全打湿,有几滴粘稠的淫水更是沿着震动棒流了下来。身体的酸痛与
下体的刺激令贝尔法斯特苦不堪言。她无数次想要彻底扔掉手中的托盘,用自己
的双手痛痛快快的自慰一场,可作为女仆的尊严制止了她的这一行动。

  「」只是三十分钟而已,自己一定可以坚持过去的……「

  贝尔法斯特这样安慰着自己,努力忍耐着。恍惚中,她忽然感觉到有人在为
自己擦汗。她睁开眼,正对上了汐雨温柔的目光。

  「别动,我帮你擦擦汗。」

  「谢谢……主人……」

  贝尔法斯特微微闭上眼睛,享受着汐雨的擦拭。她断定,汐雨是在用自己的
手帕来为她擦汗,她甚至能闻到自己面前传来的淡淡幽香。心神激荡的贝尔法斯
特忍不住向前倾了一下,想要离自己的主人再近一些……

  「哗啦!」

  当贝尔法斯特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时,一切都太晚了。几大杯茶水被悉数泼到
了汐雨的身上,白瓷制成的茶杯也在一阵脆响中被摔成了碎片。好在贝尔法斯特
已经坚持了十几分钟,滚烫的茶水早已变得温热,没让她被烫伤。只可惜,汐雨
那身漂亮的纯白色海军指挥官夏季制服被淋得湿透,紧紧地贴在了她的身上。而
早已耗尽了体力的贝尔法斯特也软软地倒在了汐雨的怀里。

  「指挥官大人~ 我·来·了·哦~ 」

  就在这时,拷问室的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娇媚的声音。正抱着贝尔法斯特的
汐雨稍微愣了愣神,才听出了这声音的主人:那位港区知名的病娇舰娘,赤城。
看着自己怀中满眼迷离的贝尔法斯特,再看一眼自己半透明的制服,一向沉着冷
静的汐雨终于慌了神。

  「请等一下!」

  「吱呀——」

  汐雨的话还没说完,赤城便推开拷问室的大门,冲到了汐雨的面前。紧接着,
赤城的表情便立刻阴沉了下来。

  「指挥官,这碍眼的家伙是谁?」

  「是……皇家的贝尔法斯特……我们正在惩罚她……」

  「这便是指挥官所谓的『惩罚』吗?」

  赤城显然不打算听信汐雨这套说辞,不过碍于天城也在场,赤城还是强压着
火气没有发作。只见她的眼珠一转,便开始向汐雨汇报起了战况。

  「指挥官大人,潜入港区的探子好像不止天狼星和贝尔法斯特小姐两位哦。」

  「什么?难道还有第三位探子?是谁?」

  「呵呵~ 这个问题,就要请指挥官大人好好地问问她了……」

  赤城一指汐雨怀中的贝法,眼中的妒火也越来越强盛……

  「贝尔法斯特小姐,快醒醒~ 」

  赤城急迫的声音让贝尔法斯特逐渐恢复了神智。她艰难地抬起头,重新确认
起了自己的处境。在她的面前,汐雨正拿着一捆粗麻绳,用略带抱歉的眼神望着
她,而在她的身后,手握皮鞭的赤城正笑吟吟地盯着她。

  「指挥官大人,您可不能手下留情哦。不然的话……」

  赤城的话并没有说完,可无论是汐雨还是贝尔法斯特都听出了她话中的寒意。
汐雨有充足的理由相信,只要自己在接下来的拷问中稍微手下留情,赤城就会毫
不犹豫地将自己切成几块,永远留在她的身边。在巨大的压力下,汐雨的额头上
也开始渗出了一丝汗珠。

  「贝法,快告诉我,第三位探子是谁?」

  「请主人原谅……贝尔法斯特,不能告诉主人……」

  「指挥官大人,快开始吧。」

  「嗯。」

  在赤城的催促下,汐雨点点头,开始了对贝尔法斯特的捆绑。

  汐雨先是将贝尔法斯特的双手反剪到背后,将她的手腕紧紧绑住。随后,汐
雨命令贝尔法斯特并拢双腿,在她的脚踝、膝盖与大腿上各自捆绑了几圈。当汐
雨的手碰上贝尔法斯特的双腿时,完美的触感让汐雨忍不住多捏了几下。与先前
被调教过的确捷相比,贝尔法斯特的双腿更加丰满,摸起来的手感也更加舒适。
贝尔法斯特当然也感觉到了指挥官的「揩油」,可她对此并不排斥。作为合格的
女仆,她早已做好了将一切都献给汐雨的准备。更何况,被揩油总比受刑强。

  「指~ 挥~ 官~ 」

  赤城冰冷彻骨的声音让汐雨瞬间停下了揩油的动作。为了不让这位病娇舰娘
彻底发作,汐雨定了定神,开始专心捆绑起了贝尔法斯特。在赤城的指导下,贝
尔法斯特很快就被绑得严严实实:她的四肢都被剥夺了活动的权利,一对巨乳也
被两个绳子呈横向「8 」字形勒紧,在将贝尔法斯特勒得痛苦万分的同时,也极
大地刺激了汐雨的施虐欲望。而在贝尔法斯特的下身处,一根粗麻绳死死勒住了
她的下体,在她的小穴口处还特意打了一个粗大的绳结,只要稍微一动就会被刺
激到她的敏感点。

  「贝尔法斯特小姐,被紧缚的感觉如何?」

  「……」

  面对赤城的挑衅,贝尔法斯特抿着嘴唇,没有回答她的问话。作为完美的女
仆长,作战失败被俘已经让她丢尽了脸面。为了在心爱的主人面前守护自己作为
皇家女仆的尊严,贝尔法斯特暗自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撑过这次拷问,绝不
让重樱得知第三位探子的身份。想到此处,贝尔法斯特咬着牙转过头去,做好了
忍受一切拷问的准备。

  「看来我们的贝尔法斯特小姐想当英雄呢。那么,指挥官大人,接下来就交
给您了。可不能放水哦~ 」

  汐雨点点头,按动手中的遥控器,将两根从天花板上垂下的粗麻绳分别系在
了贝尔法斯特的手腕和脚踝处。随着麻绳再度升高,贝尔法斯特也逐渐被面朝下
吊在了半空中。在汐雨的精心控制下,贝尔法斯特的头部微微低垂,双腿略微抬
高,全身的重量都被压在了四肢上。这个姿势显然给贝尔法斯特造成了极大的痛
苦。尽管贝尔法斯特的忍耐力很强,可她的眉头还是忍不住皱了起来。

  「哦?指挥官竟然要对她用骏河问吗?原来指挥官大人是隐藏的拷问的专家
呢,呵呵……」

  汐雨的俏脸一红,没有理会赤城。在私下里,汐雨不知道看过多少拷问调教
类的小说,对各种拷问方式都有所了解。不过,这件事除了确捷之外没有人知道,
汐雨也绝不愿意让赤城得知自己的这一小癖好。赤城饱含深意地看了一眼汐雨,
便开始了对贝尔法斯特的讯问。

  「贝尔法斯特小姐,还不打算告诉我探子的身份吗?」

  「……」

  贝尔法斯特没有说话,仍然保持着沉默。在残酷的「骏河问」刑罚下,即便
是贝尔法斯特也有些吃不消。她只觉得自己的肩膀像是被撕裂一般的痛,脑袋也
因为重力的作用而变得涨痛不已。

  「指挥官大人,看来贝尔法斯特小姐还不打算招供。请继续加刑吧。」

  「嗯。」

  汐雨 点点头,思索着接下来要选用的刑罚。很快,她的目光便锁定在了贝
尔法斯特因为紧缚而变得更加丰满的爆乳上,而她的手中也多了两个狰狞的鳄鱼
夹。贝尔法斯特也注意到了汐雨的目光,她努力压住自己心底的慌乱,极力保持
着自己作为女仆长的尊严。

  「唔……」

  当鳄鱼夹咬住贝尔法斯特因为紧缚而变得极度敏感的乳头时,剧烈的疼痛还
是让她忍不住发出一阵闷哼。她的反应让汐雨手上的动作略微迟滞了一下,毕竟
是日夜服侍自己的女仆长,汐雨终究还是舍不得让她受到这样的折磨。

  「主人,不用担心我,我还能坚持。」

  贝尔法斯特吃力地抬起头,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好让汐雨放下心来。看着正
在忍受熬刑的贝尔法斯特,再看看不远处监视着自己的赤城,汐雨终究还是狠下
心将乳夹夹在了贝尔法斯特最为娇嫩的乳头上。无论如何,自己亲自施刑总好过
赤城来施刑。

  「贝尔法斯特小姐,好好想一想,第三位探子是谁?」

  「不知道。」

  即便正在被残酷的「骏河问」所折磨,贝尔法斯特依然没有丝毫屈服的打算。
这不仅是为了完成皇家刺探情报的任务,更是为了在汐雨面前保全自己的尊严。
自己手下的天狼星已经屈服了,如果连自己也在赤城的拷问下说出情报,那自己
作为女仆长的尊严也会彻底被撕成碎片。更何况,贝尔法斯特也能感受到汐雨下
手时不舍的眼神,自己的主人终究还是手下留情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贝尔法斯特的意志力也在一点点地被消磨。足有汐雨
小拇指粗细的麻绳深深地勒进了贝尔法斯特的皮肤之中,绳索边缘的毛刺也让贝
尔法斯特苦不堪言。汗水从她的身体各处渗出,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而她的呼
吸声也变得粗重了起来。

  「贝法,你还能坚持得住吗?」

  「谢谢……主人……关心……贝尔法斯特……还能坚持……」

  「不愧是皇家女仆队的队长,意志力真是顽强。我倒要看看你能忍多久。」

  说罢,赤城轻轻拉了一下汐雨的衣角。汐雨立刻会意,跟着赤城来到了房间
的一角。

  「指挥官大人,第三位探子我们已经抓到了,是皇家女仆队的黛朵。」

  「嗯?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在我进来之前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告诉指挥官大人这个消息。」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赤城的话让汐雨又是惊讶,又是愤怒。她没想到这个神秘的第三名探子竟然
早已被赤城发现,更没想到赤城会隐瞒这一情报,让贝尔法斯特白白受了这么久
的折磨。可接下来赤城的话却让汐雨哑口无言。

  「指挥官大人的想法,天城姐姐都告诉人家了哦~ 人家只是想让指挥官大人
虐待得更尽兴一些……」

  几分钟后,汐雨与天城返回了贝尔法斯特的身前。此时的贝尔法斯特也已经
接近了极限。她全身各处的关节都在剧烈地颤抖着,一身华丽的礼服也被汗水浸
得湿透。汐雨连忙解开贝尔法斯特身上的麻绳,让她平躺在地面上。终于得到休
息的贝尔法斯特在地上大口地喘息着,努力恢复着自己的体力,做好了继续熬刑
的准备。

  赤城并没有让她休息太久,很快,她便再一次牵起贝尔法斯特胸前的锁链,
将她拖出了拷问室外,沿着走廊向最深处走去。一路上,贝尔法斯特都在打量着
走廊两侧的房间,试图找到先前被能代带走的天狼星的身影。终于,赤城在一间
狭小的牢房的门口停下了脚步,而贝尔法斯特也终于见到了自己牵挂的天狼星。
当她看清房间里的景象时,眼前的场面让她大吃一惊:为了防止被注射了媚药的
天狼星偷偷自慰,天城特意嘱咐能代,将天狼星的双手反剪到身后,用一条极短
铁链拴在房间角落的地环上。在天城的设计下,天狼星唯一的释放方式就是夹紧
双腿。被媚药折磨到失神的天狼星急中生智,索性跪在地环前,让铁链绕过自己
的下体,通过自己身体的扭动来获得一些可怜的快感。可即便如此,这样的刺激
还是远远不够。天狼星身下的铁链飞快地抖动着,上面沾满了她的淫水,可她始
终不能通过冰冷的铁链达到高潮。绝望的天狼星只能通过无助的呼喊来释放自己
内心的苦闷。

  「主人……我骄傲的主人……求求你,让天狼星高潮吧……请狠狠地惩罚天
狼星……呜……」

  与此同时,走廊深处的另一间调教室中。

  与刚才的拷问室不同,这间调教室里并没有太多的道具,最显眼的道具是三
张并排摆放着的的分娩床。与普通的分娩床相比,这里的分娩床上多了许多拘束
用的道具。床头的位置固定着一副精钢打造的手铐,而在分腿架附近则设有几根
宽大的皮带。而可怜的黛朵,就被拘束在最左侧的分娩床上。她的双手高高聚过
头顶,被手铐死死锁住,丝毫不能动弹。而她的一双白丝美腿也被拘束在分腿架
上,向着两边大大张开,露出了女仆裙下隐藏的纯白色内裤。更令她感到羞耻的
是,自己的双腿正好朝着调教室的大门,只要有人进来,就会看到自己这样羞耻
的姿势……

  远处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黛朵连忙屏住呼吸,试图确认来者的身份。而
她的内心也开始忍不住胡思乱想。来的人会是自己的主人吗?听说自己的妹妹天
狼星便正在被主人拷问,如果是主人来拷问自己的话,自己能在主人的手下坚持
多久呢?不知道主人看到自己的这幅样子会怎么想……

  就在黛朵胡思乱想之际,调教室的门被人打开了。紧接着,两声惊呼同时传
入了黛朵的耳中。

  「姐姐!」

  「黛朵!」

  当看清调教室内的场景时,天狼星和贝尔法斯特都大吃了一惊。天狼星还不
知道自己的姐姐也参与了这次行动,更不知道连她也被俘虏。而贝尔法斯特则为
黛朵的被俘而感到震惊不已。自己明明忍住了拷问,为什么黛朵还会出现在这里。
直到这时,一向潇洒而又自信的女仆长才第一次体会到了绝望的感觉。这次由自
己主持的潜入作战行动终究还是彻底失败了。

  「咳咳,大家请安静一下哦。」

  赤城的声音再度响起,沦为阶下囚的三位女仆乖乖闭上嘴巴,望向赤城。赤
城对女仆们的反应颇为满意,她拍拍手,宣布了起了「游戏规则」。

  「接下来,我想请三位高贵的女仆小姐们举行一场比赛,比一比你们作为女
仆的忍耐力。当然,只要是比赛就会有奖励。本次比赛的奖品就是——自由!」

  天狼星和贝尔法斯特互相看了一眼,每个人的眼里都充满了浓浓的不信任感。
她们不相信赤城愿意就这样轻易地放走自己。不过赤城也不管这么多,她牵起天
狼星和贝尔法斯特,命令她们躺在分娩床上,并仔细地为她们扣好了拘束具。随
后,她从分娩床边的一个柜子里抽出一根细细的橡胶水管,在三人眼前晃了晃。
赤城按动柜子上的按钮,在一阵水泵的运转声中,橡胶水管的末端便喷出了一股
湍急的水流。赤城没有再说话,可贝尔法斯特三人的心中都产生了一股不好的预
感。

  「先从贝尔法斯特小姐开始吧。」

  说罢,赤城拿起橡胶管走到贝尔法斯特身前,一把撕开贝尔法斯特黑丝连裤
袜的裆部,粗暴地把橡胶管塞进了她粉嫩的菊穴之中。而贝尔法斯特也发出一声
颇为销魂的呻吟声。尽管她早已做好了准备,可在自己的主人与下属面前被侵犯
菊穴的羞耻感还是瞬间击破了她的羞耻心。

  「接下来是作为姐姐的黛朵小姐。」

  「不要……不要……求求你……我什么都告诉你……只要不在主人面前……」

  「哦?这才刚刚开始,就开始求饶了吗?」

  可怜的黛朵早已被恐惧所吞没。即便她没有亲眼见到天狼星和贝尔法斯特被
拷问的场景,可看着自己妹妹那衣衫不整的模样,再看看女仆长大人被抽得通红
的臀部,黛朵不难想象自己接下来将会面对怎样残酷的拷问。只不过,她的求饶
并没有打动赤城。无奈之下,她只好转向自己的主人,汐雨。

  「主人!黛朵什么都愿意做……求求主人……」

  「赤城……」

  「哦?指挥官大人心软了吗?难道指挥官大人连这样的程度都无法接受吗?
如果今后真的捕获了俘虏的话,该怎么让您拷问呢?」

  赤城连珠炮般的提问让汐雨哑口无言。她还想反驳些什么,可想到赤城在走
廊上反复保证过的「绝对不会伤害到她们」,她还是把求情的话咽了回去。

  「赤城,记得不许伤害到大家。」

  「放心吧,指挥官大人。我会好好疼爱大家的。」

  「主人……」

  看着满脸不忍的汐雨,黛朵的心中也逐渐失去了希望。尽管主人下达了「不
许伤害大家」的命令,可自己的菊穴终究还是难逃被侵犯的命运。黛朵缓缓地闭
上眼睛,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缓缓流下……

  「接下来,是天狼星小姐。」

  赤城的魔爪终于伸向了天狼星。在目睹了贝尔法斯特和黛朵的状况后,天狼
星已经放弃了求饶的打算。无论是强硬如女仆长,或是软弱如姐姐,都无法避免
被折辱的命运,天狼星索性闭上眼,任凭赤城将橡胶软管插进了自己的菊穴。

  「好,准备工作就完成了。接下来,我会给每个人都灌入1000毫升的灌肠液。
坚持最久的人获胜。现在,比赛开始。」

  说罢,赤城按下柜子上的按钮。一股灌肠液被灌入了三人的体内。面对这份
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三人的表现各不相同:被拘束在中央的贝尔法斯特紧咬贝
齿,极力不让自己呻吟出声,好让自己能够在主人和下属的面前保全最后的尊严;
心存愧疚的天狼星轻哼了几声,最终也忍住了呻吟的冲动。在她眼中,贝尔法斯
特和姐姐都是因为自己才被俘的,作为「罪魁祸首」的她没有资格呻吟。相比之
下,黛朵的表现就差了许多。腹部传来的胀痛让黛朵在分娩床上极力扭动着身躯,
口中的呻吟与求饶也从没有停下来过。不过赤城当然不会理会她的求饶。在注满
1000毫升的灌肠液后,赤城关闭了开关,同时拔出了三人菊穴中的橡胶管。

  「计时开始。」

  赤城一声令下,三人便同时开始了痛苦的忍耐过程。得益于她们羞耻的姿势,
汐雨能够清晰地看到三人菊穴口的动作。三人之中,天狼星的动作最为轻微,如
果不是她微微隆起的小腹,汐雨几乎看不出她正在经历怎样痛苦的忍耐。贝尔法
斯特的状况要难看许多。尽管她已经拼尽全力想忍住排泄的冲动,可由于她先前
被天城用皮拍重重地抽了四十下,她每次用力都会让被抽得通红的屁股产生一阵
刺痛。而当汐雨的目光移到黛朵的身上时,软弱的黛朵早已到达了极限。她粉嫩
的菊穴不停地微微开合,一股股细碎的水流也从她的体内流出。

  「主人……求求您……不要……呜……看……」

  黛朵乞求的话并没有说完。在一阵呜咽声中,黛朵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一股粗大的水流从她的菊穴喷出,将调教室的地面弄得一片狼藉。排泄之后的黛
朵无力地瘫软在分娩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出神。

  「黛朵小姐出局。贝尔法斯特小姐,天狼星小姐,加油吧。」

  赤城冷冷地宣布完「战况」,转身坐在了汐雨的身旁,用力握住了汐雨的手。
这既是在威胁汐雨,也是在向女仆队的三人宣誓主权。不过,此时的三人哪有心
思去看赤城的小动作。天狼星和贝尔法斯特还在极力忍耐着排泄的欲望,她们的
全身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口中的闷哼声也越来越大。

  「对不起,我骄傲的主人……天狼星……忍不住了……」

  第二个出局的是天狼星。和黛朵一样,天狼星的菊穴口也开始断断续续地喷
出小股的灌肠液。不过,由于天狼星体内的媚药依然在生效,在喷射的同时,天
狼星也彻底达到了高潮。一股清亮的爱液从她的小穴口喷出,汇入喷涌而出的灌
肠液里喷了一地……

  「比赛结束,获胜者是贝尔法斯特小姐。」

  赤城大声宣布了比赛结果,被拘束的三人也同时松了一口气。贝尔法斯特终
于获得了自由,而黛朵与天狼星姐妹也不用再忍受被灌肠的痛苦。可就在此时,
赤城却突然拿起先前贝尔法斯特用过的软管,重新插入了贝尔法斯特的体内。突
如其来的刺激让贝尔法斯特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怒视着赤城。

  「赤城,你干什么!你说的比赛已经结束了!」

  「没错,比赛是结束了。接下来的是表演赛。」

  「你!」

  「永远不要相信你的拷问官,这是连天狼星小姐都知道的道理。」

  面对赤城如此赤裸裸的无赖行为,贝尔法斯特十分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紧
接着,赤城又将黛朵与天狼星的软管也插入了她们的体内。随后,赤城拍拍手,
重新宣布起了「表演赛」的规则。

  「接下来,我会依次给你们每个人灌肠,知道你们坚持不住为止。因为这是
表演赛,所以没有胜负,结束比赛的权力在我手中。开始!」

  赤城按下开关,三股湍急的灌肠液再度进入了三人的体内。这一次,由于没
有了胜负的限制,三人也不再继续忍耐,开始放声呻吟。一时间,整个调教室都
被三位女仆娇媚的呻吟声填满,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无比淫糜……

  随着时间的推移,黛朵突然发现了一丝异样。与第一次灌肠时不同,这一次
她似乎可以用力将灌肠液排出体外。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黛朵开始将自己
体内的灌肠液偷偷排出,好让自己的肚子稍微好受些。随后,天狼星也发现了这
个小秘密,在剧痛与羞耻心的压迫下,天狼星也开始排出自己体内的灌肠液。不
过她们都没有声张,只是悄悄释放着自己的压力,嘴上依然在呻吟。

  看着二人的小动作,赤城笑了笑,在汐雨的耳边低声解释起了原因。

  「指挥官大人,这是我的新发明哦。这一次,她们三个的灌肠管是连接在一
起的,不过我给贝尔法斯特小姐的一端装了单向阀门,灌肠液只能进不能出。你
看,黛朵小姐和天狼星小姐看起来这么舒服,其实是在折磨贝尔法斯特小姐哦~ 」

  听到赤城的解释,汐雨震惊地睁大了眼睛,仔细观察着三人的反应。贝尔法
斯特的肚子已经明显地隆起了一大块,可天狼星与黛朵的肚子却没有什么显著的
变化。贝尔法斯特不是没想过排出,可是她肉体的力量又如何能敌得过单向阀门
呢?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小腹越来越鼓,徒劳地挣扎着,喊叫着,却不能
缓解自己丝毫的压力。

  「时间到!」

  赤城的声音让贝尔法斯特的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这个残酷的「比赛」
终于结束,自己也即将重获自由。尽管自己的小腹仍然在不断地传来剧痛,可她
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只想痛痛快快地排泄出自己体内的灌肠液,然后尽快离
开这里。只可惜,赤城才不打算就这么轻易地放过她。从汐雨的角度能够看到,
赤城拿起一根金属制成的肛塞,背着手走到了贝尔法斯特的身前,猛地拔出了她
菊穴内的软管。紧接着,还不等贝尔法斯特反应过来,她便用力将这颗粗大的肛
塞重新塞回了贝尔法斯特的体内。

  「呜啊……赤城!!为什么!!!」

  「我只说胜者会获得自由,可没说什么时候获得自由。在我决定放走你之前,
你都要好好陪我玩哦。」

  「不要,不要……主人……快救救我……」

  赤城的话语终于彻底粉碎了贝尔法斯特的心理防线。什么女仆长的尊严早已
被她抛到脑后,无助的她只能向自己的指挥官求救,好让自己获得一丝解脱的可
能。不过赤城才不会让她如愿。她伸出自己毛绒绒的狐狸尾巴,在贝尔法斯特饱
受折磨的下体处挠动了起来。可怜的贝尔法斯特没有一丝躲闪的余地,只能眼睁
睁地看着自己的下体继续被折磨,拼命地哭喊,求饶……

  这场针对高贵的女仆长的惩罚游戏,还远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