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万提现担保

【明日方舟-烈焰灼心】【作者:franciszh】

查看:作者:佚名

作者:franciszh
字数:15964


               烈焰灼心

              陨星X史尔特尔

  「咕咚咚……」

  「呼……呼……」

  陨星大口灌下运动饮料,擦了擦嘴角的水渍。她擦擦额头的汗水,惬意地放
松发酸的肌肉。

  她低下头,淡黄的双眼落在腹部;她的腰腹强壮,线条精干,齐整地排布着
六块棱角分明的肌肉,正随着呼吸轻轻起伏,滴滴饱满的汗珠顺着白嫩的肌肤缓
缓滚落,汇入蜜枣般的肚脐中。

  她伸手搭在汗涔涔的结实腹部,抚摸着细腻顺滑的肌肤;指尖顺着平滑流畅
的马甲线落下,按压在豆腐块一般的肌肉块上;柔韧的肌肉块抵触着压力,微微
陷入。她稍稍往下扯了扯运动短裤,显露出下腹的肌肉块和清晰的人鱼线,满足
地笑笑,抚摸着腹部沟壑分明的肌肉线条。

  「好像更壮了呢……哼哼……」她伸展着后背,感受到背肌愉悦愉悦的活动。

                 砰

  「啊!」身后房门洞开,陨星一惊,脸蛋一红。

  「你在这里……」身后传来轻蔑的女声。

  「吓我一跳……」陨星微笑,转过身,只见一个纤瘦的女孩冷冷靠在门框中;
她的长发如烈焰般鲜红,淡紫色的双眼清澈如水,清秀的脸上却写满不屑。

  「孩子,你吓到我了。」陨星拍拍胸口,才注意到一只手仍搭在短裤上,只
好羞怯地缓缓收回。

  女孩视线冷冷落在她身上,从羞红的脸颊,修长的脖颈,饱满的胸,健壮的
腹,再落到股间。

  「怎么?要吃晚饭吗?」陨星干笑,理了理长发,「晚饭我放微波炉里……」

  「要你……」女孩迈步上前,按住陨星的肩膀,紫色的眼眸直直望入淡黄中,
「干你哟……」

  「……」陨星垂下脑袋,轻轻抿唇,「不是说不可以呢……史尔特尔小姐,
只是这里不合适吧……哎哎,你……」

  「……哼……」女孩俯身,咬在陨星的肩膀,尖锐的牙齿刺入肌肤,湿润的
舌舔下滴滴汗珠。

  「那个……等我冲下澡吧……」陨星脸色窘迫,颤抖着回避下,却被女孩看
似瘦弱的手臂抱紧。

  「不要……」女孩枕在她的胸口,闷闷呻吟,她抬起头,淡紫色中闪过渴求。

  「好吧……」陨星苦笑,轻吻下女孩漆黑的尖角,「这次别太重呢……」

  「哼,可由不得你了,」史尔特尔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尖锐的银牙,在灯光
下闪过晶莹的光。她惨白的手指,挑起陨星的下巴,挑衅地打量着陨星的脸庞,
柔顺的金发,柔和的双眼,精致的相貌,微红的脸颊……

  吻在那双薄唇上,牙齿轻轻下,吮着湿润的唇;她将粉舌探入陨星的唇中,
轻轻舔舔。

  「别想跑……」她伸出舌头,舔下嘴唇,低声念着,将陨星按倒在长椅上,
湿润的牙齿咬在陨星锁骨柔嫩的肌肤处,印下浅浅的血痕。她舔舐陨星脖颈处的
汗水,牙齿咬住运动内衣。

  「哈哈,轻点嘛……」陨星顺从地脱下内衣,袒露饱满的胸脯。

  「哼……」史尔特尔冷笑,嗅着陨星运动后的汗水气息,心跳砰砰,浑身发
热;她咬住粉润的乳尖,牙齿刺入柔嫩的肌肤,轻轻吮吸。

  「啊……」健壮的陨星不禁轻轻呻吟,顺着女孩一推,倒在长椅上,「孩子,
你真要……」

  「安静,」女孩咧嘴笑笑,俯下身,纤长的手指从胸口圆润的弧度,向下,
停留在腹部滑腻的肚皮上。她的指尖沿着流畅的马甲线下滑,手掌按在结实的肌
肉块上,指甲轻轻划过,在白嫩的肌肤上留下道道红印。

  「美味呢……」她贴近紧致的肌肉块,舌尖抵在细嫩的肌肤上,舔去饱满的
汗珠,咸咸的气息,渗入她的舌尖;女孩深吸口气,口中发力,尖锐的牙陷入因
为疼痛绷紧的肌肉块中,同时指尖在蜜枣般的肚脐中打着转,浸润在温热的湿润
中。

  「唔……」陨星全身震颤,酸痛的肌肉在史尔特尔压迫下紧绷,「轻点……」

  「哼……」她伸手扯了扯陨星的短裤,手掌沿着清晰的人鱼线,滑入陨星微
微发热的股间,「进去了?」她语气难得有些迟疑。

  「去吧……」陨星觉得温热的手指,犹疑地在「入口」出试探,似在转着圈,
却迟迟不探入。她笑笑,一手拍拍女孩的后背,一手捏了捏她的手背,以示鼓励。
女孩点点头,惨白的脸上笑笑,手指摸索着,逐渐伸入紧张的内壁中,慢慢往深
处移动。尖锐的指尖小心翼翼地触在敏感的内壁上,偶尔刺入柔嫩中,陨星不禁
轻声呻吟,然而依然鼓励地握住女孩另一只手,直到指甲抵在深处。女孩的手指
反复摩挲,耐心地拂过内壁的敏感处,轻轻勾起,直到湿润流在指尖;同时牙齿
咬紧陨星锁骨,闷闷呻吟……

  「哦……」愉悦感如电流,流经全身,浸润在酸痛的肌肉中;陨星抱紧怀中
的女孩,嘴角隐隐上扬……

  「孩子你可真是的。」

  陨星草草拉上短裤,指尖触及股间湿热,微微颤抖下;她胸前依然袒露,扛
住瘫软的史尔特尔,走向卧室方向,小心地将她放在床上躺好。

  「也不等人家先冲个澡,」她俯身,吻吻女孩的额头。

  她脱去史尔特尔的短靴,轻轻剥去丝袜,手指沿着精干的长腿,耐心地向上
按摩着……

  指尖在大腿附近摸到液体流过的痕迹,她微微一怔,抬头注意到深红短裙间
的潮湿,脸上不知不觉羞红。

  「我……我先去冲澡……」

  「别走……」史尔特尔拉扯她的发丝,轻声道,「待一会……」

  「好,」陨星微笑,停步,「要吃晚饭吗?」

  「吃你哟……」红发女孩浅笑,拉住陨星的手指,咬下去。

  「啊,还要吃我吗……」陨星尴尬笑笑,脸颊一红,视线从女孩精致的脸上,
落在她腰间。短T 恤稍稍上撩,一层薄汗凝在平坦的腹部,平滑的马甲线和镶嵌
其中的小巧肚脐,随着平稳的呼吸微微起伏。

  目光再次落到女孩短裙上的湿润。

  「这里……」红发女孩握住她的手腕,搭在她的裙摆,「进来吧……」

  「啊……可是……」陨星迟疑,「合适吗……」

  「来吧……」史尔特尔淡紫色的眼中难得荡漾柔情,「至少这段记忆会是真
的……」

  「嗯……」

  「哼,你什么时候这么懦弱?」红发女孩挑衅,捏捏陨星结实的腹肌,「我
印象中那个佣兵呢?」

  「哈哈,这都什么时候的事了……」陨星轻笑,舒展身体,随手除去发绳,
披散下一头金发,「希望我能回想起来吧。」

  她弯下腰,轻吻在女孩额头,鼻尖相碰,吻在薄唇上,牙齿磕在一起。

  「哼,抓到你了……」陨星浅笑,含住女孩脖子上的项链,轻轻吐出。

  「快点吧……」史尔特尔轻蔑微笑,握住陨星的手腕,引导那只手按压在平
坦柔韧的腹部。陨星在她牵扯下上床,跨在女孩腿间,膝盖顶在女孩腿上。

  女孩的胸口急促起伏,强健的心脏砰砰作响。

  「呵呵,心急火燎的呢……」陨星的手轻轻挣脱,灵巧地解开女孩的腰带,
指尖停在小圆润的肚脐上,慢慢下移。

  然而指尖触到裙上潮湿的部位,再次犹豫。

  她伸出食指中指,在裙边小心翼翼地比划着,「这样够吗?还是说……」

  「磨蹭什么呢!」史尔特尔笑出声,「进去吧……」

  「嗯……」陨星两根手指,撩拨开短裙,小心探入女孩的股间,触到潮湿;
她咽咽口中的唾液,手指继续探入,谨慎拨开,逐渐滑入稚嫩的内壁中;手指浸
入温软湿润中。内壁兴奋地舒张着,包裹住纤长的手指,鼓励地摩擦着……

  「可能会有些痛……」陨星舔去女孩脖颈处的一层薄汗,咬住锁骨,不久淡
淡的铁锈气息渗入口中。

  「那样记得更清楚……」史尔特尔抿出一丝微笑,手臂揽在陨星强壮的腰间。

  「嗯……」陨星顶在史尔特尔的胯上,身体晃动着,手指深入,不住摩挲在
娇嫩的内壁,速度逐渐加快,潮湿的液体涌出,浸满她的手掌,渗在手腕上……

  「快点……」史尔特尔咬住下唇,压抑住喉间的呻吟声,泪珠从眼眶中滚落,
滴滴落在枕上……

  「哦……」

  躯体碰撞着,心跳逐渐合拍,回响在房中。

  「孩子,怎么流泪啦?」陨星枕在枕上,撩拨着史尔特尔额前垂下的红发,
轻轻吻了吻她眼角,舌尖流过咸咸的滋味,「弄疼你了吗?」

  「哈,就你?」史尔特尔轻轻锤下陨星的腹部,拳头摊开,捏了捏柔嫩的肌
肤,「别想了……」她轻轻咬了要陨星的肩膀,手指爱抚地贴在浅红的咬痕上。

  「哈,轻点……」陨星揽住怀中的少女,吻吻她的唇,「可真是个小恶魔…
…」

  「嘁……」史尔特尔轻笑,伸手摘下颈中项链,贴在陨星的肌肤,为她戴在
颈间,「戴上。」

  「哎?」胸口垂下的小十字架项链,微微闪光,「给我吗?」

  「你逃不掉的……」红发女孩轻笑,银牙闪亮,扑上前咬住那修长的脖颈,
「不许跑了……」

  「那我可不敢呢,嘿嘿,」陨星握紧项链,收入怀中,贴在肌肤上。

  「……」史尔特尔不语,手指沿着陨星饱满的胸,落到棱角分明的腹肌上,
流连在肌肉间的沟壑,在肚脐处打着转。

  「怎么……」陨星低头,顺着女孩手指的活动,肌肉微微绷紧,「喜欢吗?」

  「吃我。」史尔特尔「啊?」陨星惊讶脸红,「这……怎么……」

  「呵呵,魔王总要有她的城堡吧,」史尔特尔收回手指,舔舔汗湿的指尖,
「就这里了……」

  「哦?」陨星羞怯笑笑,「这怎么好……」

  「因为我想,」女孩灵巧地跨在陨星腰间,指尖点在陨星粉润的乳尖,轻轻
按压下去。

  「这……」陨星思考,嗅着史尔特尔身上的汗水气息,咽下唾液,「那就…
…请进吧。」

  「哼……」史尔特尔轻笑,俯身咬了咬陨星的锁骨和脖子,再拉开床头柜,
拿出一个小药瓶,倒出浅白的药片,含入口中。

  苦涩的药片在她舌尖消融,落入喉中,慢慢滑落。

  「……咳咳……」史尔特尔轻轻咳嗽,头晕目眩,踉跄倒下……

  「小心……」陨星忧心地搀扶住,抱住女孩瘦弱的手臂,女孩趴在她怀中,
微微喘息,衣物逐渐宽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缩小,直到……

  落在陨星结实的腹肌块上。

  「……」红发小人跪坐在肚脐偏上方的沟壑中,神态迷糊,努力辨别方位。

  她注意到浑身裸露,并不在意,而是饶有兴味地抚摸着白嫩的腹部肌肤,踩
踏在紧致的肌肉块上,「哼……」

  「唔……唔……」陨星尽量控制肌肉活动,尽量让小人保持平衡。

  「还挺结实,」史尔特尔重重锤在陨星的肌肉块上,似乎对柔韧的手感满意;
在她敲打下,肌肉保护下的肠胃委屈地发出咕噜咕噜的蠕动声。

  「唔……」陨星喉间闷哼,腹部肌肉因为疼痛,抽搐着,不过史尔特尔仍能
保持平衡。

  「啧……」红发女孩笑笑,尖锐的脚趾沿着白嫩的肌肤划动,踩踏着柔韧肌
肉块,逐渐向上。不过那饱满的胸脯让她有些犹豫。

  「送我上去……」她重重踢在胸腹间的膈肌方位。

  「唔……」陨星呻吟,无奈笑笑,伸出手,小心护住娇小的女孩,托到面前。

  红发女孩在她手心燃烧着。

  「哼……」女孩轻蔑地扫视那只白嫩的手,目光对上淡黄色的浅池中,「来
吧。」

  「请进哟……」陨星笑笑,嗅着女孩身上流动的荷尔蒙气息,她慢慢张开口,
淡淡的酸涩气息吹拂在那头火红的长发上;她粉润饱满的舌头犹豫地伸出,舔舐
女孩的发热的躯体,慢慢卷起,然而女孩头上的尖角扎入舌肉中,痛地轻轻呲牙,
女孩勉强落入口中。

  「嘁……」史尔特尔半跪在厚实的舌上,透过齿间透过的光亮,观察着口腔,
从粉润饱满的腮肉,洁白的牙齿,再到脚下粉嫩的舌,以及逐渐积聚在身上的唾
液。

  「……」她踩在舌上,抚摸着舌上纹路,轻轻吻在方才尖角戳中的方位,牙
齿轻轻咬在舌肉上,含入一口唾液。

  「唔唔……」舌震颤着,克制的呻吟声从深处的洞穴中传来。

  「很痛吗……哼……」她的目光落到下垂的纺锤状小舌,以及分列在口中的
扁桃体。

  「唔……」身下的唾液积聚地如同浅池,黏在她的双足;粘稠的液体缓缓向
洞口中流动,牵动喉部肌肉不住舒张。

  「哼,下去吧。」她踢踢脚下的舌肉,刺激着舌部肌肉;果然,陨星的舌卷
起,将小巧的史尔特尔送入洞口;喉咙配合地做出吞咽动作,「咕咚」一声,将
小巧的食物推下去。

  「啧,」史尔特尔缩起身子,小心地收着头上尖角,然而尖角还是划过喉部
肌肉;肌肉抽搐着,好在仍将她平稳送入狭窄的食道中。

               砰砰、砰砰

  强壮的心跳声略显急促,湿热的软肉摩擦在女孩纤瘦的身上。

  「嘁……」红发女孩身体贴合管道的轮廓,指甲刺入心跳传来的方位。

  「唔……」

               砰砰、砰砰

  哼……抓不到呢……

  她冷冷看着粉润食道壁,手掌附上,微微发动法术技艺,手掌逐渐加热,刺
激食道壁的血管活络,肌肉加速蠕动,将她推向食管更深处;脚趾划到娇嫩敏感
贲门上端;贲门吃痛撑开,在粘液润滑下,她逐渐滑入洞口,坠入一团柔软中。

               砰砰、砰砰

               咕噜、咕噜

  酸涩的气息氤氲着,合着薄薄的湿气黏在史尔特尔身上;她坐在一团温软湿
热的地面上,沉默打量着所在空间……

  这里略显空旷而宽敞,四壁呈现优美的弧度,底部略显平衡,形状像是不规
则的袋子一般;墙壁红润偏粉,显出饱满的肉色,布满或浅或深的褶皱,随着
「砰砰」的节奏,慵懒地蠕动着;滴滴液体沿着墙壁上的褶皱弧度,缓缓滚落,
为墙壁染上一层晶莹水色。

  「……」她伸出惨白的手指,搭在墙壁的褶皱间,沿着凸显的线条比划着,
直到手指逐渐被蠕动的软肉吞没,才抽出;她注意到饱满墙壁下遍布的血管网络,
随着心跳声不住舒张;脚上的触感滑腻而柔软,她低头注意到双腿浸没在浅浅的
清澈「池水」中,褶皱握住她那尖锐的脚趾,柔和地按摩着。

  「哼……」她轻笑着,尖角在墙壁上摩擦,染上一层粘液。

  「啊……」陨星轻声呻吟,传入她耳中;她的尖角上顶,刺破粘膜,插入柔
韧的软肉中。

  「唔……」陨星忍痛,柔声道,「史尔特尔……你到里面了吗?」她语气羞
涩,「有没有摔到呀?」

  啧……真是软弱……

  「嗯……」史尔特尔收回尖角,抬头看着鲜红的血液从两个伤口中渗出,沿
着褶皱的弧度缓缓流下,汇入一滩浅池中,不久创口处舒张数下,逐渐弥合:
「嗯。」

  「啊,那就好……」松口气,「嘿嘿……这里是你的城堡呢……」

  「……」史尔特尔无言,手掌贴在墙壁上,湿滑绵软的触感,「喂……我问
你……」她抿住唇,悄声道,「我那里……什么样?好看吗?」

  「啊?这个……」心跳加快,呼吸加速,「很美呢……真是难忘的美景,呵
呵呵……」

  砰砰,砰砰「嘁……」史尔特尔轻笑,按了按平平的左腹,额头顶在褶皱间,
尖角小心回避着软肉,轻轻摩挲着,再用银牙咬了一口结实而酸涩的胃肉。

  不许跑……哼哼……

  她的手指停在咬痕出,不住打转。另一只手伸向身下,轻轻摩挲稚嫩的股间。

  「那个,孩子,我想去洗澡了呢,在里面……请随意呢。」

  「呼……呼……这可真是的……」

  陨星爱抚在左腹部的肌肉块上,沿着肌肉轮廓,停在左腹处。

  腹中不时传来微微的刺痛,扎在娇嫩的粘膜上,痛得她咬住下唇,微微呻吟。

  呵呵……真是调皮呢。

  「该洗澡了呢……」她嗅到身上的汗味,苦笑。只是身上也混入了她的气息
呢……洗掉吧。

  她翻下床,草草收拾下散乱在床边的衣物,小心挑起史尔特尔的T 恤、短裙、
内衣和短袜,低头注意到床单上残留的两片淡淡湿润,脸蛋一红。她收起床单,
携着衣物,带到洗衣间耐心处理,准备分批清洗。

  她的短裤湿哒哒的,黏在身下,她小心地脱去,放在衣物上。

  陨星转入洗浴间,瞥见镜中那个表情疲倦,然而嘴角含笑的健壮女孩。

  呵呵……真好……

  她指尖停留在强壮的腹部,沿着平滑的马甲线,抚摸着结实的腹肌块。她迈
入淋浴间,清澈的温水淅淅沥沥落下,顺着饱满胸口的轮廓,在腹部沟壑纵横的
平原流过;她的手指从腹部清晰的人鱼线滑落,轻轻蹭下股间……

  「呼……呼……」陨星披着浴巾,侧躺在床上,手指点在微微左腹微微下沉
的地方,笑笑,「唔……你在这里……还是这里呢?」修剪齐整的指甲陷入白嫩
的肌肤,刺入柔韧的肌肉上。

  「……哼……」

  咕噜……咕噜……

  胃肠舒适活动,摩挲在腹中小巧的食物,绵长的咕噜噜声,清晰响在卧室中。

  「还不满足么……」

  刺痛感戳在她的左腹偏上方的所在,她内心一颤,手指搭在刺痛的方向,指
腹安抚着委屈收缩的肌肉,按压下去。

  在这里吗……呵呵……

  好饿……

  陨星好像意识到消耗多大热量。

  这就……喂饱你,嘿嘿……

  「那个,孩子,我想吃点东西呢,今晚……咳咳,」陨星脸上一红,「一起
吃我拍的健身餐吧。」

  「我不吃你那健身餐……」语气厌恶。

  「啊?我做的白煮禽胸肉这么不好吃吗?」陨星不悦,「那……啊……哎哟
……」

  「……嘁……」踢打感戳在左腹,刺入脆弱的粘膜中,击打着娇嫩的胃肉。

  「哎哟……那再吃冰淇淋好吗……」

  「哼……这算收买么……」停顿,「香草的……」

  「是,魔王大人……」陨星轻笑,擦拭额头冷汗,下床;她微笑下,手指在
床上方才湿润的地方抚过。

  还是个孩子呢……

  陨星笑笑,走进厨房,匆匆料理一份禽肉沙拉,细细咀嚼,味道平淡的食材
在口中逐渐嚼出滋味。

  腹中不出所料传来抗议的踢打……嗯……

  她揉揉肚子,勉强解决小份沙拉,缩在椅子上安抚许久,胃中终于平静。

  至于微波炉里的快餐……

  她犹豫看看那盒炎国风味的速食炒饭,咽下口水,放回冰箱。

  然后颇有负罪感地拿出包装朴素的香草冰淇淋,一勺勺将香草和奶油冰淇淋
送入口中,奶香气息在口中绽开,浓郁的香甜味道流入腹中。

  白练了……

  「啧……都化了……」

  史尔特尔回避着脚下的生菜叶,踩在,接过融化大半的冰淇淋,含入口中,
黏答答粘在手上。

  「喂,都化了!」她对着贲门方向叫道,拳头砸进紧致的贲门肌肉中,拉扯
着潜藏其下的软肉,指甲划出道道血痕……

  「唔……」陨星宽敞的胃袋抽搐下,蠕动的肉壁将杂乱的食物向贲门方向推
搡,黏糊糊站在女孩身上。贲门肌肉收缩,吐出女孩的手臂。她打量着湿润的手
臂,浅色的指甲染上一丝鲜红。

  「……孩子你轻点……唔……吐出来可不好……」陨星喉间咕哝,隐蔽打几
个轻嗝,「我……我尽量……」

  「嘁……」史尔特尔挑了挑长发上的蔬菜叶,厌恶地甩到身边。

  「咕咚……」

  吞咽声,食道肌肉蠕动,不久贲门口略显痛苦蠕动,送入一份……大约一勺
量的冰淇淋。

  「你……」红发女孩惊讶,愣愣瞪着在粉润软肉间缓缓消融的冰淇淋。

  真傻……

  「啊……嘿……嘿嘿……」大姐姐勉强笑笑。

  「啧……」女孩俯下身,一口口吞下冰淇淋。清凉的香甜在口中化开,流淌
入腹中,燥热的心冷静很多,视野下的粉润肉壁也显得柔和许多,友善地对着她
收缩舒张,粘稠的清液涂抹到她的身上。

  「还要吗?」陨星笑着问道。

  「……不用了,」她戳戳贲门,「至少我不用了,谢谢。」

  「也不能只吃冰淇淋呢……」

  「知道……」

  史尔特尔扫视身边,胃袋半满,装着精细咀嚼的沙拉……不过她没有胃口,
草草挑了几片还算干净的生菜叶胡萝卜的,入口嚼嚼。

  她跪在软肉间,尖角贴在褶皱缝间蹭蹭,紫色的眼睛寻找相对干净平整的角
落,匍匐爬行过去,大咧咧倒在其中,后背贴在墙壁的弧度上,双腿翘起,脚趾
有意无意戳入软墙中,轻轻挑起粘膜,再细细打量着环境。

  我来过这里吗……

  她按揉额前,苦苦思索。

  脑中浮现出类似的红润、饱满的不规则肉袋,以及湿哒哒、黏糊糊的清澈液
体,或许也有这般混杂的食物,而她纤瘦的身子梗在其中,手上凝聚着灼热的源
石技艺,引而不发……

  然而如幻影般转瞬即逝。记忆中的红润,并没有手掌摸上去的那般紧致滑腻。

  「喂……你……」她脚趾轻轻戳了戳软肉,「咳……你,之前吃过我吗?」
她脸上微红。

  「啊……这个……」陨星尴尬地笑笑,「嗯……你吃过我呢……算不算?」

  「什么?」史尔特尔一怔,回想起齿间流过的柔韧和舌上的柔嫩,不好意思
地垂下头,「嗯……」她抱住腹部,揉搓着自己惨白的左腹。

  脚底粉润的褶皱,友善地抱住她的脚趾,揉揉她的脚踝。

  「我问你……吃过我没有……」

  「那没有哟……」陨星语气温柔,「咳咳……所以希望你喜欢那里……」

  「啧……」饱满的清澈水滴,点点滴滴落在柔嫩的粉色软肉上,「毕竟是魔
王的城堡。」她转身,前胸贴近身后的墙壁,沿着流畅的弧度蹭蹭,高挑的胸埋
入褶皱中,心脏跳动与墙壁上的血管搏动频率逐渐重合。她张开口,尖锐的牙齿
埋入粘膜下,轻轻撕咬柔韧的软肉,苦涩的酸水合着铁锈气息的血水在舌尖化开,
流了下去。

  「哎哟……」陨星叫出声。

  哼,史尔特尔听到疼痛的叫声,心跳加快;她伸出手,拍打在方才咬住的地
方;咬痕下,鲜红的血液合着心跳的节奏,从伤口缓缓流出,晶莹的胃液渗入粘
膜下,侵蚀着娇嫩的肌肉组织。

  「……」她的手指抚摸在伤口处,指甲轻轻挑了挑胃肉,柔嫩的质感在手上
停留。

  算了……今天不折腾你了……

  她冷笑下,手指按住伤口处,慢慢坐下,身体陷入软肉中,逐渐被蠕动的肉
壁包裹住。

  「史尔特尔……你如果想的话……咳咳,」陨星咳嗽数声,「可以打上去的。」

  「什么?」红发女孩不敢相信「因为……因为是你的城堡了,哈哈……」停
顿,语气严肃,「而且你伤不到我的。」

  啧……

  「不用了,没心情。」她冷哼一声,踩踏在脚底绵软的软肉中,尖利的趾甲
轻轻划过,在水润的表面留下淡淡的划痕。

  「啊……嗯……嗯……」

  头顶的肉壁微微下陷,大约是陨星捧住腹部揉搓吧。

  「嘁……」「魔王」笑笑,埋入褶皱中,枕在滑嫩的肉壁上,抚摸身下显露
出的纵横血管网络,嗅着淡淡的香草甜香(和禽肉、生菜等的气息),闭目小憩。

  咕噜……咕噜「安静……」史尔特尔迷迷糊糊,无意识地踢踏下去,陷入绵
软中,轻轻笑笑;她在褶皱间翻身,埋入另一层温暖的湿软中。

  「可恶……」她的鼻尖顶在柔软间,牙齿轻轻咬下去,沾一口鲜血,再昏昏
沉沉睡过去。

  「哎哟……」

  只是苦了陨星。小小的史尔特尔,依然暴躁,而娇弱的胃袋,只好由她发泄
……

  怀宝宝是这样吗……

  陨星苦笑,捧住左腹偏中部的部位,轻声咳嗽。

  她叹口气,揉揉肚子,披着浴巾倒在床上,随意披上毛毯。床单已经换过,
她的手指抚摸着方才潮湿的地方,隐隐还有液体的痕迹。

  「晚安啦,亲爱的……」

  陨星小心枕在枕上,一手搭在腹部按压在柔韧的肌肉上,忍忍住腹中偶尔传
来的疼痛感,逐渐陷入梦中。

  希望你在梦中不再疲倦。

  红发女孩挥舞燃烧的长剑,锋刃荡清战场。

  女孩眼中燃烧着黄昏的残阳。

  「唔……」

  史尔特尔头痛欲裂,艰难扶住额头按摩。

  可恶……又梦见这些……

  她尝试起身,手掌撑地,然而却陷入一团不便着力的软滑中,随着不住蠕动,
被包裹入一团紧致的柔软中。

  「什么……」史尔特尔愠怒,腿上挣扎,重重踢在墙壁上,尖角刺入软肉中,
扎破脆弱的粘膜,鲜红血液涌出,热热地浇在她的长发上。

  「唔……」含糊的呻吟传来,「痛……」

  鲜血溅到史尔特尔唇边,她伸出粉舌舔舔唇边;铁锈的气息刺入脑中,让她
清醒几分。

  这是什么地方……

  她紫色的双眼逐渐清晰,在略显昏暗的管道中,足以视物。她不屑地扫视着;
她半跪在一团粉润的软肉间,珊瑚状柔软温顺的绒毛轻轻擦拭着她的身体,黏糊
糊的液体粘在她的身上,有些麻痒。管道明显更为狭窄,布满了层层叠叠的褶皱,
其上密布着致密的血管和神经网络,因为疼痛轻轻抽搐。头顶的尖角刮蹭着管道
上端,鲜血依然渗出,滴滴落到她腿边,滴落在她惨白的肩头。

  「哎哟……」陨星的声音带了哭腔,「孩子……怎么啦……」

  我在……她的肠子里?

  「嘁……」史尔特尔手掌按在伤口处,手心微微发热,刺激肌肉活动,伤口
逐渐愈合,尽管脆弱形成的粘膜,似乎难以承受肠液的侵蚀。

  「唔……唔……」陨星咕哝梦话,再次坠入昏沉沉的梦中,「快睡吧……孩
子……」

  这是城堡的地窖吗……呵呵。

  脚底流淌过黏糊糊的肠液,与滴滴鲜血混合,就像是暗河一般,顺着肠肉上
的褶皱,汇入更深处暗淡的肠管中。

  「哼……」她手扶住肠壁,发力按压下去,紧抓住一团湿滑。

  「唔唔……」陨星梦中嘟哝,「史尔特尔,多吃点嘛……太瘦啦……」

  吃你……

  红发女孩冷哼,尖牙一口咬住肠肉,牙齿刺入软肉中,撕咬着。铁锈气息,
内脏的气息,柔韧的肉质感……

  「啊……」

  以及陨星疼痛的呻吟声。

  史尔特尔冷笑,吸了口鲜血,收回牙齿,静静看着肠肉上的伤口无助地抽搐
……

  不许跑……

  咕咚,咕咚……

  和熟悉的肠胃蠕动声不太一样的声音。史尔特尔疑惑,顺着声音方向转过头,
只见不远处肠肉抽搐着,肠壁上的开口张开,喷涌出深红色的液体,不久狭窄的
管道中充斥着苦涩气息。

  「……这是葡萄酒吗?哼……」她冷冷看着渗出的深红色液体,嗅到苦涩的
气息,见液体慢慢流向她的方向,嫌弃地回避着,然而腿上还是沾上了湿滑的液
体。

  「嘁……」红发女孩甩甩腿上的液体,踢在肠壁上,趾甲刺入软肉中。

  「哎哟……哎哟……」

  肠肉吃痛,不适地收缩着,渗出丝丝血迹。

  「怎么啦孩子……迷路了吗?」咽口水声,「唔唔……」

  「哼……」史尔特尔擦擦脸上的粘液,「你别管……」

  「跑太深可不方便出来了呢……」

  「那……我想知道……」红发女孩冷笑,「怀宝宝的地方在哪里……是不是
更深的地方。」

  「啊!」陨星好像清醒了,语气紧张,「那个……不好的……不可以……」

  砰砰,砰砰心跳加快,牵动身后的肠壁蠕动加快,顶在女孩纤瘦的后背上。
肠道逐渐炙热,几乎贴在史尔特尔的身上,黏答答地贴住她的身体;女孩嫌恶地
挣脱,尖角刺入收缩的肠肉中。

  她略微思索,脑中浮现隐约的「人体构造」……

  好像是这回事……

  「哼……」她踢下脚下的褶皱,缩起身体,埋入软肉间,「我知道……」

  她数着墙壁上一根根鲜红的血管,耳中混杂着心跳声和内脏蠕动声;她包裹
在炙热的,牙齿轻轻咬下去,「不要多说了……」

  「哎哟……好痛……」陨星轻声呻吟,「孩子,你……还好吗?」

  「……」红发女孩头枕在突起的一层褶皱上,耳朵贴在搏动的血管上,「你
……你先关心自己吧。」

  「哈哈……我没事呢,」停顿,「但我怕你迷路呢。」

  身旁的软肉微微下陷,大概在摸索女孩的所在。

  「呵呵……这里是肠道呢,嗯……我……抱歉我不熟悉呢。」

  「……我有办法出去。」

  「啊,可不要刺破了……」

  「怎么会……」史尔特尔微笑,伸出食指,轻轻在肠肉上画个十字的符号。

  她打哈欠,倒在肠肉环抱中,仰头数着头顶密布的血管,疲倦地沉入梦中。

  呵呵……到底睡了吗……哎哟……

  史尔特尔又做梦了。她在梦中砍过一丛丛虚影,倒在一团结实的怀抱中,笑
着睡去。

  「啊……要迟到了……」

  阳光照射在女子的眼皮,闹钟……啊……我忘了定了……

  她懊恼地坐正,揉揉头发。毛毯从胸口滑落,落到腹部,掩住精壮的肌肉块。

  啊……

  腹中隐隐作痛,特别是右腹部刺痛,娇弱的肠肉蠕动着,委屈地发出「咕噜
咕噜」声。

  史尔特尔……

  她揉揉右腹处,指尖停在微微下沉感肚脐上的位置。

  还在睡吗……呵呵呵……

  她好像听到腹部轻微的鼾声,微笑。

  啊……赶快啦她翻身下床,草草换上内衣,洗漱过后,在厨房做个简易三明
治近乎囫囵吞下;面包、禽肉、生菜叶及其他蔬菜沉在胃部,在胃搅动下混杂,
微微顶在腹部,有些不适,微微有种呕吐感。

  「唔……」

  她揉揉肚子,安抚躁动的肉袋,手掌顶在突起的所在,匆匆走回卧室,换上
OL装束;她换上整洁的白衬衫,小心将史尔特尔的项链塞入衬衫下,埋入胸口,
贴近心脏;她换上浅黑的外衣和短裙,套上丝袜和长靴,准备再简单化妆……

  「迟到啦……」

  陨星扶额,看了眼时钟。距离上班不过五分钟了……

  她叹口气,慌慌张张跑出门,随着上班人群一同挤地铁……

  「陨星小姐,路上堵车吗?」

  成熟的女声传来,浅发女子出现在身后,似笑非笑。

  「抱歉……我迟到了……」陨星尴尬笑笑,「抱歉,梓兰小姐……」

  「呵呵,没什么,」梓兰友善笑笑,轻轻拍拍陨星的肩膀,「今天争取把那
个人物稿写出来吧。」

  「什……什么……稿?」陨星脑中空白,一时没注意。

  「啊?」梓兰不太开心,「『空』的个人巡演报道的稿子呀,忘了?」

  「哦……不好意思……」陨星难为情地笑笑,退入办公室。

  她接了一杯速溶咖啡,打开终端。

  又要写稿了……

  她苦恼地灌下一大口微涩的咖啡,翻找资料,对着MSR 偶像空的照片和寥寥
数行的文稿发愁。

  就先写……「空的时尚品味」吧。

  咕噜……咕噜……

  温热的咖啡在胃袋中流转,浸润着娇弱的肉壁;草草吞下的三明治还在胃中
搅动,贴在胃部细小的伤口处。

  好热……

  她脱去外衣,挂在衣钩上,拍拍肚皮,点在肚脐附近的肌肉块上。柔软敏感
的肠道,方才就开始躁动不安呢,在腹腔中不住绞动。

  「你在这里吗?」她无奈点在肚脐附近,解开衬衫下摆,袒露出偏下方的腹
部。肌肉块合着呼吸的频率轻轻起伏,渗出薄薄一层冷汗。

  「哎哟……要吃早饭吗?」陨星轻咬下唇,捂住腹部,「你在哪儿呢……」

  「……哼……不用你说……」

  「轻点啦……我还要写稿呢……」大姐姐轻笑,指腹拂过潮湿的腹肌,用力
揉揉,「早上吃了三明治……还有咖啡,你。喜欢嘛……哎哟……」

  还真是活跃呢……

  陨星苦笑,左手匆匆拉下衬衫下摆,视线转回终端,构思稿件行文。

  腹中传来绵绵不绝的绞痛感,她咬咬唇,不住灌下咖啡,尝试抑制住痛感…


  逐渐从右边转到左边了呢……

  辛苦啦……

  「陨星小姐,喝点咖啡吧,」

  「!」

  陨星敲完一段文字,斜躺在椅上,手掌搭在腹部,轻声呢喃什么……

  不想梓兰这时候出现在身后,递上一杯温热的咖啡。

  陨星匆匆掖住衬衫下摆,故作镇静地转头笑笑,「呵呵呵,谢谢呢……」

  「……」梓兰挑眉,望着终端上的文字,赞许点头,「进度不错呢。」

  「咕咚咚……」黑咖啡让陨星头脑清醒几分;她揉揉额头,对梓兰微笑,
「希望如此吧。」

  「呵呵……」梓兰看着陨星喝下咖啡,轻笑,「这么说不好……但刚才看陨
星小姐对肚子说话的样子,是不是怀宝宝啦?」

  「啊……」陨星脸上通红,匆匆摆手,尴尬笑笑,「没……没……这怎么会
……」

  她的手按在腹部,银白的牙齿轻咬下薄唇。

  「我就说呢……」梓兰轻笑,「呵呵,可以问下,陨星小姐有男友吗?」

  「啊……」金发女孩难为情地低下头,「哈哈,没有的……」

  「那……有女友吗?」梓兰贴近她身边,轻挑下陨星下巴,「也许陨星小姐,
更喜欢……?」

  「哈,这个……」陨星脸颊泛红,「嗯……我倾向于不回答吧。」

  「嗯。」梓兰轻笑,鼓励地拍拍陨星肩膀,「加油呢……」

  她的目光落在陨星白衬衫下微微显露出的清晰肌肉线条。

  「啊,陨星小姐……真是健壮呢。」她的小手捏捏陨星结实的手臂,「真好,
真想给你建议几套衣服呢。」

  「那有劳呢,呵呵呵,」陨星笑笑,掩住微微刺痛的腹部;汗湿的肌肉块在
微微抽搐。

  「那……待会午饭可以一起吗?」梓兰指指门外,「那边的汉堡味道很好呢。」

  「啊,这样吗……」陨星掩饰额头的汗珠,礼貌点头,「好呀。」

  「那,中午见。」梓兰扶扶帽子,轻笑,走出办公室。

  ……怎么就答应了……

  「哎哟……」金发女子身体前倾,腹部抵在桌沿,「只是同事啦……哎哟…
…」

  腹中刺痛逐渐从右腹转向左腹,划过娇弱的肠肉,扎入胃肉中,大概是……

  你在这里吗?呵呵呵……

  「安静……」回应声沉闷,又显得疲倦,「不是因为那个……」

  「那午饭会多吃点呢……哎哟……」

  陨星全身发颤,腹部顶在冰冷的桌边,冷汗滴滴滚落。她咬住下唇,强打精
神,啜一口咖啡提神,继续敲字……

  「这家氛围不错,所以我很喜欢,」梓兰饮一口葡萄汁,轻笑,「您认为呢?」

  「这个……」陨星捋下耳边垂下的金发,「嗯。」

  她有些拘谨地坐在椅上,视线回避着笑吟吟的浅发女子,小心观察着餐厅环
境。两人所处的小包间(「编辑部的会员卡还没用呢,总得物尽其用吧。」梓兰
见她犹豫不决,还出言安慰)安静宜人,气氛优雅,只是显得她身前的汉堡套餐
略显格格不入…

  特别是对比梓兰面前不过一份沙拉和面包。

  「是不是有些多…」

  「说笑了,」梓兰咯咯轻笑,「您身体强壮,多吃一些也没什么吧。」说着,
她举起果汁,「干杯?」

  「呵呵呵…那…不客气了呢。」陨星笑笑,举起柠檬水,「咕咚咕咚」灌入
喉中。

  陨星拿起一个汉堡,眼角注意到梓兰心不在焉地咀嚼生菜叶,而愉悦的目光
落在她身上,稍微有些不好意思。她矜持地握住汉堡,一口咬下去…

  松软的面包,醇香的酱汁,粘稠的奶酪,以及韧性恰当好处的兽肉排在口中
绽开,欢愉在她舌尖跳动,落入食道中。她矜持的吃相,逐渐近乎贪婪,只是一
心大口享用汉堡…

  「喜欢吗?」梓兰微笑,「虽然我不会吃的嗯……」「美味……唔…」陨星
隐蔽地揉揉腹部,惨淡笑笑,继续咀嚼,勉强吞下一个汉堡,再敷衍地挑些配菜
……

  毕竟胃不满意呢…

  唔唔…好疼…

  「陨星小姐,您这是……?」

  「没什么,只是……有些不适呢……」陨星抿唇,表情不适,冷汗顺着额角,
从脸颊上滚落。

  「哎呀,吃太快了吗……」梓兰蹙眉,凑近陨星身边,灵巧的手指拨开陨星
搭在腹部的手掌,挑开衬衫下摆的纽扣,白嫩的小手按在汗湿的腹肌上,温柔地
安抚隐隐绞痛的胃部。

  「您……不必如此的……」陨星紧张地看着几乎趴在身上的女子,脸上通红。

  「说什么呢……」梓兰抬头,对她微笑下,轻轻吻下陨星的下巴;她伸出细
腻的手指,挑了下陨星的下巴,滑到修长的脖颈,轻轻解开上衣衬衫的纽扣……

  「梓兰小姐……」陨星摇头,伸手挡了下梓兰的手指,「很感谢您……但是
……请停下。」

  「嗯?」梓兰语气诧异,收回小手,抱在前胸,「您……不喜欢吗?」

  「因为……并不合适……哎哟……」陨星挣扎下,礼貌地退到一边,掖了掖
衬衣,指甲在肌肤上划出一道血痕,「因为我……目前和人同居呢,所以这些事
情最好……啊……」

  「啊?」梓兰叉腰,表情不快,「有……同居的为什么不早点说?」

  「嗯……只是那个人……哈哈,还不算我女友。」陨星浅浅笑笑。

  她的腹部似乎震颤下。

  「什么?」梓兰挑眉,好奇道。

  「我想等她准备好了再做决定吧,」陨星轻笑,「那孩子呢……记忆没有恢
复,现在说这些太早啦。」

  「……」梓兰精致的面容从惊异,逐渐变为理解的微笑,她拍拍陨星按在腹
部的手背,「不用多说了呢……」

  她为陨星倒一杯温水,小心喂陨星饮下,再饶有兴味看着陨星解决剩下的食
物(为她的胃口暗暗惊讶)。

  「嗯……亲爱的……」梓兰搀扶着陨星回到办公室,轻轻在她颊上一吻,
「那么以后还可以一起玩吗?」

  「啊?这……」

  「不用着急回答。」梓兰扶正帽子,对着陨星抛媚眼,转身走出办公室,
「如果今天稿子写不出来,明天也可以呢。」

  「……」陨星捧着腹部,愣愣看着女子走远,对着腹部叹口气,「好啦,你
……孩子,你休息下吧。先让我把稿子写完好不好。」

  腹中钝钝的疼痛感早已减弱,尽管绵绵的余痛仍挠在她的上腹部。

  陨星苦笑,一口灌下一杯温水,继续撰写稿件……

  哎哟……

  唔……

  史尔特尔悠悠转醒。

  她疲倦地睁眼,注意到自己趴在绵软的地面上,突起的褶皱耐心地揉搓着小
巧的胸口,包裹住细嫩的乳尖,沿着凸起的肋骨涂抹上黏滑的肠液。

  嘁……

  这是哪儿……

  她依稀记得陨星温柔的眼神,以及柔和蠕动的肉壁……

  被那家伙吃掉了吗……

  她扶住额头,迷迷糊糊的记忆在脑中搅动,头痛欲裂……

  「嘶……」她的手掌按在缓缓蠕动的肠肉上,柔和湿滑的触感从手上传来…


  至少触感是真实的……

  「可恶……」她身体前倾,贴紧肠肉。体温传到炙热的女孩身上,安抚着
「嘁……」她轻轻咬了咬肠肉,在血管细密处,留下浅浅的牙印。

  先回胃袋吧……

  她厌恶地踢一脚肠壁,也不管肠壁委屈地蠕动,而是对着肠管思索。

  哪边……?

  砰砰,砰砰……

  她静心倾听,在肠胃蠕动的咕噜咕噜声中,分辨出清晰的心跳声。

  她的手指搭在搏动的血管上,摸索着心脏的跳动。

  先往那里吧……

  她舒展下身躯,并不在意尖锐的犄角刺入头顶的肠肉中;她匍匐在管道中,
顺着层层叠叠的褶皱,在湿滑的管道中缓缓向上,尽管每次转角都「难免」划到
娇弱的肠肉。

  唔……

  陨星的呻吟声,闷闷从头顶传来,她不禁笑笑,低头咬一口软肉,继续前进。

  粉润的肉壁不住蠕动,看得久了也有些恍惚。

  史尔特尔略有些不耐,随手掐住身前的软肉……

  她敏锐的眼睛,注意到褶皱中藏了一个细小的痕迹,像是十字的标记。

  这是……这是我留下的记号吗?

  她抚摸着藏在软肉中,微微泛白的伤口,思索着。

  脑中混杂的记忆,逐渐清晰……

  嘁……无聊……

  至少大概确定了方位。她继续攀爬,在肠肉摩擦下,身体越来越热,近乎燃
烧。

  啧……那可不至于……

  她擦擦潮湿的额头,却忘了手掌本就湿润黏滑。

  啧……

  她才注意到口干舌燥,腹中空空;本就瘦弱的身体,此时显得虚弱。

  「……」她舔舔干净的肠肉,咬上去,铁锈气息渗入鼻中。她犹豫是否应该
继续咬下一块肉。

  哎哟……

  算了……

  她舔舔渗出的鲜血,勉强恢复一点体力,继续往上攀爬。

  她绕过分泌深红色液体的管道,踢掉脚上沾上的苦涩液体,大约转到十二指
肠的部位,缩在宽敞的部位休憩。

  快上去了吧……

  她贴在肉壁上,有意无意听听外部的动静。

  「陨星小姐,可以一起……?」

  陌生的成熟女声悠悠传来,史尔特尔耳朵竖起,仔细倾听。

  呢喃燕语一般的声音呢……

  你……

  无名火起,燃烧在女孩胸中。

  可恶……

  她咬到嘴唇渗出鲜血,重重踢打在肠壁上;十二指肠吃痛,剧烈抽搐,搅动
在腹腔中。

  「唔唔……」

  她不解气地补上一脚,继续往上,翻过狭窄的幽门;迎面一股咖啡的香气,
她任由自己倒在咖啡的浅滩中,小口喝着混入酸涩胃液的咖啡,补充水分。

  好热……

  她倒在咖啡的浅池中,犄角刺入粘膜中,顶在软肉上。

  「嘁……」她啐一口唾液,捏成拳头,重重打在伤口处,连续刺激着粘膜下
娇嫩的肉壁。

  哎哟……好痛……陨星因疼痛轻声呻吟,「只是同事啦……哎哟……」

  「不是因为这个……」

  女孩枕在软肉上,手指戳了戳肉墙,逐渐打盹……

  不多时,松软的物体落在她身上。女孩警觉起身。

  不过是面包。以及……

  咀嚼得有些粗糙的兽肉排和生菜叶等等。

  啧……

  饥饿的女孩冷眼看着食物浸在浅浅的胃液池中,伴随着胃壁蠕动,填满胃部。
她随手撕开兽肉和面包,贪婪咀嚼。

  哼……真傻史尔特尔发力蹬踏在幽门处,幽门肌肉委屈地蠕动着,抱住女孩
精干的长腿,送她进入肠管中……

  她缩在肠道,继续倾听;随着梓兰诱惑的嗓音,史尔特尔握在肠管的手逐渐
握紧,指甲刺在娇嫩的肉中,牙齿恨恨咬下去。

  你……可恶……

  「哎哟……痛……」

  尽管梓兰小姐提出开车送一程,不过陨星还是婉拒,拖着疲惫的身躯挤地铁,
筋疲力尽地倒在公寓的沙发上。

  稿件到底写出来了,然而肚子却越来越痛,好像有什么哽在腹中,抵在娇弱
的软肉上,不住摩擦。

  是她在活跃吗……

  陨星苦恼低头,无奈揉揉肚子。

  「史尔特尔,怎么啦……哎哟……」她勉强踢去长靴,脱下外衣,无力倒在
沙发垫上喘息,「啊……」

  你心情不好吗?

  「……」

  「怎么啦,亲爱的……唔……」

  「……你都说些什么……」

  「啊?」陨星疑惑,手按在汗湿的肌肉块上,安抚着,「你说什么呀……」

  「明知故问……」

  「你是说……午饭和梓兰小姐……哎哟……说的吗?」陨星抿住唇,一滴汗
珠从额头滚落,流入她的唇中。

  咸咸的呢……呵呵「啧。」

  「啊……」陨星调整坐姿,所在沙发上,爱抚着腹部,「嗯……你也知道…
…你身体和精神状况如何……啊……」停顿,咽口水,「所以情感问题呢……还
是要等你恢复了再决定呢……哎哟……」

  女孩沉默,重重咬在肠肉上,久久不松开。

  「啊……」陨星疼痛叫出声,身体抽搐;胸口的项链滑落,垂在颈上,在夕
阳下闪着火红的光。

  「……」她托起项链,细细观察项链精致的做工。

  「你不许跑……」史尔特尔松口,轻拍着伤口,缩在肠肉褶皱间,「你……
不许跑。」

  「啊……」陨星拍拍肚子,泪珠顺着脸颊滚落,「也许我已经跑不了了呢…
…」

  她默默拍拍肚皮,过了一阵子,站起身,从冰箱取出一份香草冰淇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