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万提现担保

【龙族-在路明非面前将绘梨衣调教成母狗:口交,中出,饮尿,最后沦为男人的坐骑!】【作者:通痴道人】

查看:作者:佚名

作者:通痴道人
字数:10684


  廉阀睁开了眼睛,地面上不远处是两个他所熟悉的人。廉阀看了看自己周围,
不由的嘀咕道:「不会吧?我这么强的吗?打怪升级都不需要,就这么厉害了吗?」

  为什么廉阀发出这种感慨呢?

  自然是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漂浮在二十米处的高空宛若平常了。廉阀摸
了摸下巴看向了下面,那个男的我就算不认识,那个暗红色头发的一定是绘梨衣
了。不用他猜想,他的内心就自动获得了答案。

  如同走下楼梯一般,廉阀一步步的踏着空气向下走去。不少东京市民抬头对
他指指点点。廉阀不由的皱了皱眉头:「烦死了。」他只一挥手,半个东京便沦
为了一片废墟。地面的市民们都看呆了,犹如看着魔鬼一般的看着廉阀。

  路明非和绘梨衣同样如此,面前的男人战斗力直接突破了他们想象的天际,
即便是所谓的龙王,也不能做得到抬手就毁灭半个东京吧?更别说这个男人如同
踩死了一群蚂蚁一般的杀戮。

  廉阀走到了绘梨衣的面前,他挥了挥手就将绘梨衣的言灵·审判解开,然后
赋予了她语言精通。廉阀伸手握住了绘梨衣那白皙的脸颊,深深的闻了一口:
「啊,真香啊!」

  他的速度快的惊人,握住以后绘梨衣才反应过来,她发出一声惊叫,想要逃
脱廉阀的咸猪手却发觉那只大手如同铁钳一般紧捏着自己的脸颊,那白嫩的肌肤
被捏得通红,绘梨衣不由得哭了出来,那种被他人所掌控的感觉可真是糟糕啊!

  路明非同样反应了过来,他怒吼着向廉阀挥拳:「你这个混蛋!」却被廉阀
随意的一脚踹翻在地:「呦,你小子别惹我哦!」廉阀绕到了绘梨衣的身后,捧
起绘梨衣的一缕暗红的头发,深深的吸了一口,他的脑袋随着发丝移动,脖子仰
起,宛如陶醉其中。他癫狂的笑了起来,然后在绘梨衣的耳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真香啊!我的小美人儿~ 」

  路明非怒不可遏,他的双拳紧紧捏住,再次冲上前去:「混蛋,给我适可而
止啊!」却被廉阀随手隔着空气握住了脖子,廉阀欣赏着路明非双手紧捏住自己
的脖子,拼命挣扎的样子。看着他的脸憋得通红,喘不过气来,廉阀露出了反派
的笑容。

  「不,不要,求求你放过他吧。」绘梨衣在一旁哀求着,她心思单纯,当她
看到面前的男人随手便毁灭半个东京后就知道自己完全没可能赢的了他,那么与
其反抗,还不如乖乖求饶呢。

  廉阀歪了歪脑袋,露出了古怪的笑容:「英雄救美?美救英雄?」

  绘梨衣颤抖着,露出了勉强而又讨好的笑容,她并没有听出男人话里的意思。

  男人的手更加用力的捏住了路明非的脖子:「好啊,我给你个机会,我放过
他,你拿什么给我换呢?」

  「我,我把龙血给你好不好?」男人掐住路明非的手更加用力了,在绘梨衣
的眼里路明非已经奄奄一息,只剩下双腿还在时不时地跳动着。

  「你,你到底要什么?我,我都给你。」绘梨衣那轻灵的声音在男人耳边响
起。

  廉阀满怀恶意的看着身穿红白巫女服的少女,他舔了舔嘴唇:「我要什么你
还不知道吗?」

  绘梨衣颤抖着身子,她并非不谙世事,况且眼前的男人暗示的已经足够明显
了,粉色头发的巫女看向了垂死的路明非,在心里悄然说了一句:「对,对不起
了sakura」,然后闭上了那对好看的红色瞳孔,一串晶莹的泪珠儿从她的眼眶中
流出。

  「我,我从此以后属于您了。」

  廉阀摸了摸那头顺滑的红发,露出了狞笑:「不,你应该自称母狗。」

  绘梨衣的身子轻颤,晶莹的泪珠儿滴落到地面:「母,母狗从此以后属于您
了。」

  廉阀隔着空气紧捏着路明非的脖子,狠狠的按在了地上,发出轰隆的响声:
「看来,你还是不在乎他的命啊!」

  绘梨衣叫出了声:「不,不要啊!绘梨衣,上彬绘梨衣是主人的母狗,永远
都是。」粉发的巫女跪倒在地,轻蹭着廉阀的小腿。

  廉阀哈哈大笑,松开了手,路明非咳嗽着慢慢的醒了过来:「不,不可以,
绘梨衣你怎么可以向这个混蛋屈服!」路明非倔强的向男人怒吼着。

  而廉阀则摸了摸如同母狗一般蹲在他身边的绘梨衣那头好看的粉色头发出声
嘲讽道:「哎呦,我还忘记了我们的主角了?」

  廉阀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绘梨衣则一脸紧张的看着路明非,似乎在害怕廉
阀会做出什么伤害路明非的事情。廉阀随手打开了一个次元通道,对面赫然是正
在和凯撒聊着天的诺诺,红发的少女正一脸娇羞的说这话,显然是因为与未婚夫
相处的极为愉快。她和绘梨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明与暗,尊与卑。

  廉阀露出了好玩的笑容:「选一个,我仁慈的将选择权赋予你。你是选择那
边的正在和那个帅气小哥聊的正欢的红发美人儿还是选这边这个跪在地上的粉发
小母狗呢?」路明非闭上了眼睛。廉阀却还在说着残酷的话:「你可以赌一赌嘛,
万一我过不去呢?万一我去了打不过他们呢?你选择让我放弃哪一个呢?你不说
话的话,我就当你是默认放弃了那边的红发美人了。」

  空气如同死一般的沉寂,自卫队开始赶了过来,天空上有不少直升机飞过。
但廉阀只是挥了挥手,那些直升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至于去哪里了?谁知道
呢?

  「倒计时,5.4.3.2 ……」

  「我选绘梨衣!」路明非怒吼道!他将头埋进了膝盖里,一行血泪从他的眼
睛里流了出来,显然很是痛苦于做了如此决定。

  绘梨衣那原本清澈的红瞳变得暗淡起来了,那原本的生气变得死气沉沉。

  廉阀那可恶的声音再次传来:「诶,这可不行啊!你只说名字,我怎么知道
你是什么意思呢?」廉阀故作恍然大悟的神色:「哦,我懂了,你是想拯救绘梨
衣是吧?好吧,那就如你所愿吧!」

  路明非的声音颤抖:「我说,放弃绘梨衣……」

  绘梨衣有些喘不过气来,那颗早已被刺的遍体鳞伤的心宛如破碎一般。被自
己心爱的人所放弃,哪怕,哪怕他犹豫一二也好啊!何况那个女人明明,明明已
经有人陪伴了,即便如此,都不会选择我吗?

  绘梨衣想要萌生死志,却被男人搂在了怀里。廉阀发出了啧啧的惊叹声:
「真的不愧是舔狗啊!」廉阀亲吻着绘梨衣那娇嫩的脸庞,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伴随着啧啧的水声,那是男人的大嘴在啃咬着少女娇嫩的脸庞。

  路明非不敢看去,他闭上了眼睛,不过那啧啧的啃咬声却如此具有穿透力,
他清晰的听见了那恶心的声音。

  「我要给你一个惊喜!」廉阀随手往空气中一拽,一个红发少女出现在了路
明非的面前,她惊奇的看向了路明非:「明妃!好,好神奇啊?我明明在洛杉矶
和凯撒聊天来着,怎么就突然见到你了?」没错,出现在路明非眼前的正是他所
暗恋着的师姐:诺诺。

  路明非双眼血红,努力的挣扎着,却被空气压住,无法动弹,只能挥舞着手:
「你答应过我的!你明明让我选的!你混蛋,你这个骗子,你不讲信用。」

  廉阀哈哈大笑,眼泪都笑出来了,他的大手环住了诺诺的腰,深吸了一口诺
诺的发香味:「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自然全都要嘛!而且我说的是不过去,你
看这分明是你的师姐自己送上门来的。怎么能算我违约呢?」

  诺诺这才注意到半个东京被毁,自己努力挣扎却无法逃离男人的狼爪。廉阀
的大口咬住了诺诺的小嘴,无视了路明非那要杀死人的眼神与诺诺来了一场深吻。

  廉阀拍了拍诺诺的翘臀就将她送进了自己的专属空间中,他的大嘴吻着面露
死色的绘梨衣对路明非说:「我要你亲眼看着我如何玩弄喜欢你的女人,哈哈哈!」

  廉阀随手一挥,就令路明非获得了绘梨衣的多种视角。他将绘梨衣放在了地
上,绘梨衣如同木偶一般的任由着廉阀的摆布,她张开双臂,整个人呈现大字的
躺在了地面上。她自然无须担心灰尘的缘故,毕竟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廉阀是比言
出法随更为夸张的意出法随,只要他想,就算再不符合常理的事情都会出现在他
的面前。而此刻他的想法则是:在路明非面前好好的玩弄着绘梨衣。

  廉阀向绘梨衣慢慢踱过去,欣赏着这个小巫女的绝美容颜。他的衣服随着他
的走动而自动脱离,最后一丝不挂的他走到了紧闭着双眼的绘梨衣面前。廉阀俯
下了身子,大手慢慢解开绘梨衣那件粉白色的巫女服。

  大手先是拉住那好看的粉色蝴蝶结,只是轻轻一拉便分开了绘梨衣宽松的上
衣,白色的和服衣襟慢慢的向两边脱落,虽然有着胸衣的遮掩,但是那雪白的酥
乳依旧清晰可见。廉阀抓住和服的衣摆然后向一边慢慢的掀开,绘梨衣那身白的
耀眼的娇躯慢慢展现了在他的面前。

  绘梨衣的脸蛋绯红,虽说她紧闭着眼睛,但是那炽热的眼神可不是她闭眼就
可以躲避的。而另一边的路明非则更是赤红着眼睛:「混蛋,你这个混蛋!」

  廉阀的大手抓住了绘梨衣的红色长裙,慢慢的褪了下去。那两条白皙修长的
双腿不自觉的扭在了一起,显然是对于将自己这纯洁的身子暴露在男人的面前很
不适应。廉阀看着现在的绘梨衣很是满意,面前的少女躺在了她那件纯白的和服
之上,她那白玉般的身子染上了情欲的粉红,令廉阀不由的食指大动。

  廉阀就这么趴在了绘梨衣的身上,他的大手不住的游动着,感受着绘梨衣那
姣好的身躯。那双狼爪紧握住绘梨衣的那两座雪峰,用力的捏着。绘梨衣先是痛
的叫出了声,随后紧咬住嘴唇,努力克制住自己的痛觉。廉阀也不管身下少女的
反应只是尽情的享受着青春少女的美好。

  他的大嘴吻住了绘梨衣的那对粉唇,绘梨衣先是紧紧的闭上小嘴,但是随着
廉阀粗舌的强硬攻势,那张樱桃小嘴随之慢慢打开,廉阀那粗大的舌头就这么径
直闯入其中。粗舌滑过那洁白的贝齿,粗重的鼻息打在了绘梨衣的鼻子上,那强
烈而又灼烫的鼻息被绘梨衣吸了进去,绘梨衣不由的头晕目眩起来。

  那强烈的男性气息入鼻,从小单纯的她哪里经受过这种阵势,不过是被抱了
一下便爱上了路明非的绘梨衣差点晕了过去。男人却不放过她,粗舌滑过她那贝
齿,在香甜的小口中不断的游荡。绘梨衣全身无力,很快便失去了抵抗能力任由
着男人的大舌闯入了自己的小嘴里。大舌卷起那薄薄的小舌,廉阀不住的吸吮着。
绘梨衣那小嘴里的香甜津液慢慢的流入了男人的大嘴里。

  廉阀的大舌与绘梨衣的小舌头就这么缠绕着,卷在了一起,舌头滑过她的口
腔内壁,时不时地撞击着喉间软肉,慢慢的将那香软小舌拖出来,两条软舌就这
么暴露在空气中,啧啧的水声就这么在空气中响起。

  路明非的脸色通红,他并不喜欢绘梨衣,但是他也不是瞎子,自然能够看出
绘梨衣对自己的喜欢。即便是自己不要的东西,被别人强硬的占有也会不舒服吧?
何况是一个如此落落大方的美人呢?

  他不想看面前这幅场景,可即便是他闭上眼睛,廉阀在他面前占有着绘梨衣
的样子都一清二楚的向他呈现。

  良久,廉阀松开了绘梨衣的小舌。绘梨衣则喘着粗气,满脸潮红。她无神的
望向了天空,嘴角不断流下那透明的津液,粉嫩的小舌吐露在外,一副被吻得失
神的样子。

  廉阀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笑容,接下来可就要来点有趣的了。他抱着绘梨衣的
柳腰,然后将其扔在了路明非的身上。自然他们之间并未有着身体上的接触,廉
阀一点都没有发福利的想法,所以路明非与绘梨衣之间有着一层厚厚的空气墙将
两人割开。

  但是这压根不影响路明非看到绘梨衣如今的媚态。那粉红的脸颊,水盈盈的
眼睛,嘴角不断滴落的口水,无不说明那个深爱着他的女孩,如今被他人亵玩着。
路明非想要闭上眼睛,可闭眼压根不影响他看见绘梨衣此刻的状态。

  绘梨衣也逐渐回过了神,害羞的求绕着:「不,不要啊!求求你,不要,不
要在sukara面前做。」即便是绘梨衣这种单纯的性格,也知道这个恶魔的打算,
更不必说女孩天生的羞怯令她更是耻辱极了。

  但廉阀显然是个自己爽就行了的恶人,哪里会管绘梨衣的想法?与之相反,
绘梨衣叫的越大声,他反而更加兴奋呢!

  他粗犷的走到了绘梨衣的身后,肉棒在绘梨衣的小穴上磨蹭着,将那漂亮的
蝴蝶形的阴唇分开。路明非如同身临其境的看一场AV:一个深爱着他的女孩被强
暴的AV. 那雪白的软肉被分开,露出了里面粉嫩的膣肉。

  廉阀的肉棒磨蹭了几下绘梨衣的蜜穴,她颤抖着身子发出了哀求:「不,不
要啊,求你了,至少,至少不要在sakura的面前啊!」

  但廉阀就是享受这种在路明非面前痛肏绘梨衣的感觉,肉棒径直捅入绘梨衣
的蜜穴内,不加润滑。绘梨衣不由的发出了痛呼声,她的双腿发软,只能靠廉阀
的双手支撑着。而廉阀的肉棒足有二十五厘米,再加上他的意念加成,更是消除
了痛感。

  他完全不顾身下少女的痛呼,肉棒强硬的挤开那狭窄的甬道,开辟出一条新
的道路。那膣内的软肉紧紧的夹住了廉阀的肉棒,如同蚌肉一般,鲜美多汁,廉
阀抽出了肉棒。绘梨衣不由的长舒了一口气,以为自己的劫难已经到头,但是廉
阀的肉棒却停在了绘梨衣的穴口,然后那根染上淋漓鲜血的肉棒径直撞了进去,
绘梨衣不由的发出了一声惨叫声。

  这一次肉棒狠狠的撞破了绘梨衣的那层处女薄膜,廉阀的小半跟肉棒就这么
闯入了绘梨衣纯洁的小穴之中。

  「痛,痛,痛,求,求你了,不要这么用力,呜呜呜。」那根肉棒如同一把
钝剑一般插入了绘梨衣的小穴里,绘梨衣只觉得自己的小穴火辣辣的,自己如同
被劈成了两半一般,随着知觉的恢复,她又觉得下体传来了充实的快感。一时间,
疼痛与快感交织,绘梨衣不由的有些失神。

  廉阀乌黑的下体狠狠的撞击着绘梨衣那白嫩的翘臀,不断的传来啪啪的撞击
声。这声音是如此的刺耳,路明非此刻无比的期望,自己要是个聋子该有多好?
但显然就算他是聋子,我们的反派廉阀也会令他听见绘梨衣的浪叫声。

  随着廉阀的抽插,绘梨衣的下体也逐渐分泌出大量的淫水,润滑保护着绘梨
衣的蜜穴。那透明的淫水带着绘梨衣的处女之血,顺着空气墙慢慢的滴落到路明
非的脸上。那透明混杂着鲜血的污浊就这么砸倒了路明非的脸上,慢慢的流淌着,
路明非不由露出了嫌恶的神色。

  而廉阀则开口故意侮辱道:「绘梨衣,快看路明非的样子,他的脸上可全都
是你的淫水和处女血诶。」

  绘梨衣满脸羞红,无奈的叫着:「sakura,我,我不是故意的,呜呜呜,我,
我喜欢你啊!Sakura. 」

  廉阀则在后面用力的肏着绘梨衣那粉嫩的蜜穴,听着绘梨衣此刻的表白,廉
阀的肉棒更加粗大了。肉棒挤开那蜜穴深出的软肉,足有二十五厘米的肉棒撞向
了绘梨衣的子宫内壁。那硕大的龟头仿佛化身成为攻城锤一般。

  「呜,呜,要,要死了~ 肉棒,好,好大的肉棒,绘梨衣要被主人的肉棒肏
死了……」路明非不敢置信的看着绘梨衣,显然没想到平日里单纯,天真,温柔
的绘梨衣竟然会说出这种话。廉阀嘿嘿的笑着,我是神,让她知道点词汇怎么了?
我要是想的话,我可以更改你的认知,让你成为一个离不开肉棒伪娘。路明非的
眼里透露着绝望与恐惧,如此强大的敌人,该如何解救诺诺姐呢?

  廉阀的粗大肉棒轰击着绘梨衣的蜜穴底部,就这样敲打着那子宫软肉。绘梨
衣不由的夹紧了双腿,蜜穴内的软肉同样死死的咬住了廉阀的肉棒。终于,绘梨
衣支撑不住了,一道洪流从她的小穴中涌了出来,绘梨衣露出了一脸痴笑,两条
修长的美腿不住的抖动着。而廉阀的肉棒趁此机会闯入了绘梨衣的子宫之中。

  肉棒挤开了子宫颈小缝,那粉嫩的软肉紧紧的夹住廉阀的肉棒却被那犹如铁
棒一般的肉棒碾压而过。肉棒彻底捅进了绘梨衣的子宫内,剧烈的疼痛袭向了绘
梨衣,她如同大虾一般想要蜷缩着身子却被廉阀狠狠的压住,动弹不得。

  绘梨衣的那光滑平坦的小腹鼓起了一个小包,那是廉阀的龟头所撑起的肉块。
此刻廉阀的肉棒彻底的全根而入绘梨衣的小穴之中,肉棒进入了那纯洁而又神圣
的子宫中,将绘梨衣彻底的完全占有。

  「子宫,子宫被塞得好满,呜呜呜,绘梨衣,绘梨衣要死了……」红发的巫
女眼白上翻,腰部折成一个不可思议的曲线,嘴里说出各种淫靡的话,完全脱离
了那个单纯的少女形象。

  身下的路明非看的失神,看着喜欢自己的少女经历这种残酷的开发,看着绘
梨衣的子宫被廉阀的巨大肉棒狠狠塞满,然后鼓起一个大包,他的肉棒同样硬起
了,将他那条宽松的运动裤都顶出了一个大包。

  廉阀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他的大手狠狠搓揉着绘梨衣那不过是盈盈一握
的乳鸽,感受着少女的青春与活力,他的大嘴咬住绘梨衣的晶莹耳垂,轻轻的说
着:「看,你的sakura对你现在的情况很兴奋呢!」

  绘梨衣还在不住的淫叫着,她艰难的低下头看向了那盯着她那对被玩弄着的
雪乳的路明非,不由得脸蛋更红了:「不,不要看啊~sakura !」绘梨衣的声音
带着一丝哭腔,然后又被廉阀的肉棒狠狠的撞击着她的子宫软肉。绘梨衣彻底变
成了一头沉迷于情欲的雌兽。

  「肉棒,肉棒,巨大的肉棒,啊……」一声声悠扬的浪叫声,伴随着绘梨衣
那头好看的红发乱舞。廉阀揪住了她的头发,然后一发为二,如同骑马一般,紧
握着缰绳。肉棒不住的鞭挞着绘梨衣的小穴。

  路明非简直就要看呆了:面前的绘梨衣是那么的妩媚动人,她的姿势如同魅
魔一般,高高撅起的臀部,向前凸起的两颗雪乳,樱红的乳头,以及那高昂着的
头和那乱舞着的红发,她身上的香汗慢慢的滴落在自己的身上,恍惚中路明非似
乎看见了诺诺在自己的身下婉转低吟的姿态。

  伴随着绘梨衣一声悠扬的呻吟,廉阀将自己的精液通通注入了绘梨衣的子宫
里。那滚烫的精液烫的绘梨衣身子发颤,眼睛里都是那情欲的爱心。精液通通注
入了绘梨衣的胎床上,微微回过神的绘梨衣不由无助的叫喊着:「不,不要啊…
…快,快拔出来。」她努力的挣扎着,却被那宛如铁钳般的大手握住了那一手可
握的腰肢。廉阀将自己的精液通通注入了绘梨衣的子宫里,上亿的精子一拥而而
上扑向了绘梨衣的精子,然后顺利的结合成为受精卵。绘梨衣能够感觉到自己的
体内似乎有着生命的诞生,她的眼神失去了光芒。

  路明非看着绘梨衣那平坦的小腹慢慢鼓起,如同孕妇一般,他知道,里面灌
满了这个可恶男人的精液。他想起身反抗,却被紧紧的压在了下面,只能看着这
个该死的男人肏着他的绘梨衣,一时间除了怒视,他似乎没有别的做法。

  廉阀拔出了自己的肉棒,将自己的肮脏肉棒在绘梨衣那水嫩的红唇上擦拭着。
那缺少着肉棒堵住的嫩屄倾泻出如同洪水一般的精液,通通滴落到路明非的身上。
路明非的嘴里都是那腥臭无比的精液,他紧闭着眼,但那粘稠的精液却将他的脸
彻底埋住,要不是那乳白的精液,他那有趣的脸色一定会令廉阀特别感兴趣。

  绘梨衣颤抖着,那粉嫩的蜜穴一张一合,廉阀饶有兴致的用手指一滑,然后
捻起一团粘稠的液体,放在绘梨衣的面前,炫耀式的捏着,然后将自己的手指塞
进了绘梨衣的小嘴里。即便绘梨衣发出呜呜的拒绝声,确还是被塞了满口的精液,
她那嫩滑的小舌被男人揪住,然后细细的把玩着。

  廉阀松开了嫩滑的小舌,将自己的肉棒用绘梨衣的那头好看的暗红色头发卷
起,然后轻轻的撸动着,那头秀发很是柔顺,他将自己的肉棒顶在了绘梨衣的后
脑勺上。那软下去的龟头再次硬起,顶端分泌出粘稠的透明液体,逐渐浸湿着绘
梨衣那头暗红色长发。肉棒摩擦着绘梨衣的头皮,发出了呲呲的响声。

  绘梨衣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晕晕沉沉,头发被后面的男人狠狠的拽起,后脑一
次次的惨遭撞击。廉阀的大手继续用绘梨衣的秀发包裹着自己的肉棒,狠狠的撸
动着。秀发的发梢戳动着他那敏感的龟头,如同小蛇一般的,似乎要进去一般。

  终于廉阀有些按捺不住的抱住了绘梨衣的脑袋,肉棒左右晃动着,磨蹭着那
头秀发,狠狠的射在了上面。龟头中飞溅出大量的白色黏液,将绘梨衣的头发染
成了斑斑点点的白色。肉棒将绘梨衣的那头秀发当做了抹布一般,细细的擦拭着,
将全部的精液留在了绘梨衣的头发上。那乳白色的精液沿着绘梨衣的秀发慢慢流
淌而下,犹如牛奶一般的滴落。

  绘梨衣的身子轻颤,静静的忍耐着这个男人对自己的羞辱,她咬紧嘴唇,向
下摩挲着,似乎想要亲吻她的sakura. 但我们的大恶人廉阀显然不会这么轻易的
放过绘梨衣。他的那根粗大的肉棒如同鞭子一般羞辱的鞭打着绘梨衣的脸颊。

  绘梨衣的小脸被鞭打的通红,上面沾染上星星点点的精液,她努力躲闪着,
试图逃离那根肉棒的袭击。但是面对如同神一般的廉阀,她哪里躲得过去呢?廉
阀如同挥舞着利剑一般的将自己的肉棒乱舞着,砸向了绘梨衣的小脸,肆意的凌
辱践踏着她的尊严。

  绘梨衣的小嘴微张,而廉阀则趁此机会将肉棒狠狠的塞入了她的小嘴里,彻
底将她的小嘴塞满。绘梨衣想要报复,她的牙齿重重的咬了下去,却只觉得自己
似乎咬在了橡胶上。肉棒顶端的龟头狠狠的撞击着她的喉间软肉,令绘梨衣只能
发出可怜的呜呜声。他的肉棒压着绘梨衣的嫩舌,将那只有樱桃一般大的小嘴撑
开,直令人担忧那张小嘴是否会就此破裂,绘梨衣的小嘴鼓鼓囊囊,时不时地还
被肉棒撞击着脸颊。

  她的眼白上翻显然是被撞得失神,眼睑有晶莹的泪水慢慢的滴落,那是对于
自身处境的哀恸。但廉阀却不管胯下少女的心情,肉棒径直捅入,甚至插入了绘
梨衣的食道内,将她的食道撑起,令那原本白皙修长的鹅颈鼓了起来。他的两颗
睾丸胡乱的撞击着绘梨衣那白皙的下巴,沉重的撞击声响彻在路明非的耳边。

  廉阀抱住了绘梨衣的脑袋,将那根二十五厘米的巨根全部插入了她的小嘴里。
绘梨衣翻着白眼,发出了喝喝的呛水声。廉阀舒服的叫出了声,然后将大量的精
液注入绘梨衣的小嘴里,那浓稠的精液顺着绘梨衣的喉道流入了她的胃里面。还
有的则顺着肉棒与口腔的缝隙从她的气管中倒灌而入鼻子中。如同流鼻涕一般的
将大量的精液从她的鼻子里流淌而出,她的嘴角同样如此,大量的精液顺着嘴角
滴落而下。

  廉阀抽出了肉棒,大量的精液如同瀑布一般的从绘梨衣的小嘴中涌了出来。
绘梨衣的眼白上翻,仿佛彻底失去灵魂一般。躺在下面的路明非揪心极了,即便
不喜欢绘梨衣,但是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喜欢自己的女孩遭遇这种伤害,他的肉
棒不由的梆硬,努力的蹭着身子,想要缓解肉棒带来的欲望。

  廉阀还不放过绘梨衣,他突然有了尿意,虽说是神,但他无所不能。肉棒跳
动着,很快就有金黄色的尿液从他的龟头中射了出来。如同涂鸦一般,他晃动着
自己的肉棒,大股大股的尿液从天而降,先是淋湿绘梨衣的头发,接着是小脸和
身子,如同洗了一个尿液淋浴一般。

  这还不止,廉阀为了故意折辱她,还用那龟头瞄准着绘梨衣的脸颊,那尿液
如同高压水枪一般的射在了绘梨衣的脸上。绘梨衣紧闭着双眼,想要抬手遮挡,
却被空气所束缚,她只能努力的摇晃着脑袋,试图逃避那腥臊的尿液,但是廉阀
就是故意和绘梨衣玩着猫鼠游戏。无论绘梨衣怎么躲闪,那尿液都会命中绘梨衣
的小嘴和鼻子。

  廉阀似乎对绘梨衣的身子产生了兴趣,将自己的龟头对准着绘梨衣的雪乳一
阵冲射,那原本散发着奶香味的乳头此刻却是骚味十足。女性神圣的哺乳器官遭
到了廉阀的亵渎,绘梨衣被这种羞辱打击的嘤嘤啜泣着。廉阀还不罢休,将那尿
液对着绘梨衣的蜜穴又是一阵扫射,将那雪白的身子变成了黄色。绘梨衣如同泡
在了尿液中一般。

  廉阀抓住了绘梨衣的头发,然后将那还在尿着的肉棒塞进了绘梨衣的小嘴里,
浓浓的尿液灌入了绘梨衣的小嘴里,那酸涩的尿液顺着绘梨衣的食道继续的往下
冲刷着,灌进了她的小口之中,将绘梨衣那平坦的小腹慢慢的撑大,如同西瓜一
般,里面盛满了尿液。有的尿液甚至沿着气管从绘梨衣的鼻子里冒了出来,这样
一幅凄惨的样子,恐怕绘梨衣的哥哥源稚生来到这里都认不出,这么一个低贱的
浑身都是尿液的少女是她的妹妹吧?

  绘梨衣只觉得满嘴都是那熏人的尿骚味,自己的喉道中,那种难受的滑腻感
是尿液在灌入其中啊!而她很快就感受到了腹胀,她的胃里已经被廉阀的尿液灌
的满满的,如同孕妇一般,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肚子在胀大。娇嫩的鼻子被那
刺鼻的尿液所滑过,那种恶心的感觉令她差点吐出来。

  迷糊中,她只看到面前的魔鬼轻轻一点,肚子里面的尿液似乎消失,快速的
向下流淌,然后将她的膀胱憋大。

  「呜呜呜,好,好难受~ 」绘梨衣感受到阵阵尿急的感觉袭击着自己的大脑,
好想,好想尿出来……但是尿道似乎被男人封闭住了一般,属于男人的尿液不断
地撑大着自己的膀胱,强烈的尿意袭击着她的大脑,不敢动弹,她的下身似乎变
成了一个水球一般,稍一动弹,膀胱内的尿液就会泄出。

  「求,求,求你,让我尿出来吧。」曾经那无比高贵的强大少女,如今竟然
为了排尿而跪在了男人的面前。

  廉阀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好啊,不过我想骑马,这里有没有母马啊!」

  绘梨衣立刻乖顺的趴在了地上,胸乳紧贴着地面,屁股高高撅起,等待着男
人的降临。廉阀顺从的跨在了绘梨衣的身上,绘梨衣被那尿液差点冲散了意识,
但是此刻她的尿道似乎被打开了一二,有几滴尿液从她的下体中流出。她憋红了
脸想要将尿液挤出,但就像是医院的点滴一般,那尿液只是匀速的滴落的。

  绘梨衣自然明白这是这个魔鬼的恶趣味,她那玉白的双手撑在了地上,艰难
的向前爬行的。她的身子颤抖,不由的夹紧了双腿,可是下身膀胱的快感还是不
断地向她袭来。

  而廉阀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可以折辱她的机会。他揪住了绘梨衣的秀发,用力
的拉起,令绘梨衣那原本低垂着的脑袋高高抬起,他的大手抽打着绘梨衣的翘臀,
大声呵斥着:「母狗,爬都不会吗?」而绘梨衣则被这巴掌打的双腿不住的乱颤,
然后瘫倒在地上。廉阀狠狠的踹着绘梨衣的膀胱,还不断地怒斥着:「骚母狗,
贱母狗,爬都不会!」而绘梨衣则不住的翻滚着,她的下体不受控制着飚出一缕
尿液。她不由的露出了甜美的笑容,似乎是被凌辱后得到了快感。但很快她就再
次痛苦了起来,尿道再次被封闭,下体再次传来那种肿胀的痛感。

  「不,不,不,主人,求,求求你,饶了我吧……」

  廉阀再次跨上了绘梨衣的身上,拍打着绘梨衣的翘臀,向前前行着。将那头
红色的秀发当初了缰绳一般的控制着方向。廉阀玩的可谓是不亦乐乎,而绘梨衣
则累的香汗淋漓,但是为了能够排尿,她努力的取悦着廉阀。

  正在这时,天空中一只巨手伸了下去,将廉阀丢了出去,然后那只巨手由此
消失了。而路明非与绘梨衣则重新获得了自由。路明非站了起来,将绘梨衣搂在
了怀里,安抚着惨遭凌辱的女孩。

  一股浓浓的尿液从绘梨衣的下体中喷射出来,绘梨衣不由发出甜美的呻吟声。
但她很快就扑到了路明非的怀里哭诉了起来:「sakura,sakura,呜呜呜,保,
保护我。」

  路明非的神色复杂,但他还是将绘梨衣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三个月后,一处神圣的教堂中。路明非穿上了帅气的西装;而绘梨衣则一身
白色的蕾丝长裙,这是他们两人甜蜜的婚礼。

  苍老的神父问出了庄严的问题:「路明非,你是否愿意照顾眼前的女子,无
论贫穷还是富有,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
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路明非一脸深情的看向了绘梨衣,他的大手将绘梨衣的小手紧紧的握住:
「我愿意~ 」

  神父又看向了绘梨衣:「绘梨衣小姐,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
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
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绘梨衣露出了羞涩的笑容,同样紧握着路明非的大手:「我愿意,我愿意和
sakura永远的在一起。」

  两人对视一眼,默契一笑。

  这时,天空黑了下去,一个人影出现,赫然是此前的廉阀。廉阀对着天空怒
骂着:「你有本事再抓我啊?回你的精神病院去吧!」

  他看向了在场的宾客,不由的眼前一亮,他猥琐的搓着手掌:「绘梨衣,酒
德麻衣,诺诺,吸溜,老子今天有福了!」

  众人怒斥着男人,想要冲上去,却发现自己只能张嘴却无法动弹。

  廉阀邪笑着将三女搂在了怀里,一场好戏,似乎又要开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