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万提现担保

【崩坏3-希儿的小心思】(上)【作者:茶馆的读书人】

查看:作者:佚名

作者:茶馆的读书人
字数:12540


  早上睡眼朦胧的起来,舰长略有些烦躁的看向窗外。装修的声音非常嘈杂,
哪怕宾馆的隔音已经很优秀了,但还是能传来一点。

  舰长习惯了在安静的环境中维持整个睡眠的过程,所以哪怕异动声已经小了
许多,但还是能将其吵醒。

  「唔……」

  怀中,似乎是舰长的动作略有些打扰到了芽衣,少女哼唧了几声,紧抱着舰
长的手臂不由自主的用上了点力,小脑袋也是又往舰长的怀里缩了缩。

  舰长将视线收回,当看到芽衣这番如同小女孩求抱抱一般的姿态,会心一笑。

  女孩的大腿此刻还缠在自己身上,坦诚相待的身躯,不留一丝空隙。虽说昨
天晚上整整被芽衣榨了三次,每一次都是全力将自己身体内的精华灌入对方体内,
但此刻……

  不得不说,早晨的确是个神奇的时间段,舰长的身体再一次诚实的做出了反
应。又或者,其实三次对于舰长而言,并不算多么难顶的次数?

  还是挺难顶的,只不过是怀里的女孩太诱人了。舰长略带些苦笑的想到,迟
早得被这丫头榨干……

  双手不老实的在芽衣光滑的背部滑动,并且只要略一低下头,就能看见女孩
胸前的那一抹风光,此刻正被自己略显宽厚的胸膛紧紧的挤压着。

  很舒服……相当舒服……对于舰长而言,那种又大又软的触感,光是用手就
已经足够令他流连忘返了,更别说身体上的触感。

  早早挺立起来的小兄弟,已经能感受到一处温热的地方在呼唤他的进入了。

  可惜芽衣现在还在睡觉……舰长觉得他不能打扰自己女孩的睡眠,尤其是芽
衣,因为对方有很大的起床气……

  这还是琪亚娜先发现的。

  是怎么发现的就不谈了,总之那天当舰长路过芽衣宿舍的时候,正巧见到穿
着睡衣的琪亚娜从房间里被扔了出来。

  他还是第一次见芽衣会对琪亚娜发那么大的火。

  从那以后舰长就知道了,芽衣有很大的起床气——具体来说,是相当大。

  但幸好,正当舰长犹豫是直接起床,还是说强顶着那个噪音再睡一会儿的时
候,芽衣醒了。准确来说是和舰长一样,被吵醒了。

  「唔……好吵……」

  「芽衣?」

  「嗯……」抱住舰长的手臂略微放松了些许,芽衣揉了揉眼睛,和刚起来的
舰长一样朝着窗外望去。

  「什么情况啊。」

  「许是别人在施工。」

  「唔……烦死了……」芽衣推开舰长,迷糊的小脑袋摇了又摇,把被子往头
上一蒙,似乎是以此来隔断外界的噪音。

  「我要睡觉!」

  颇为孩子气的发言从被褥底下闷闷的传来,舰长听了只感觉一阵好笑,和平
时的芽衣,完全就是两种感受。

  这下也不需要做考虑了,被子都被抢光了,他还睡个毛啊?

  站起身,走到窗台边才发现,一共两扇窗,结果昨晚就关了外窗,内窗没关
——怪不得,这怎么说也是四星的酒店,没道理连隔音都处理不好,是自己的疏
忽。

  将窗户关上,这下外面的噪音就穿不进来了。但舰长也是没了丝毫困意。

  穿衣服吧。

  看着满屋子散落的衣服,舰长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
始,芽衣做这种事是愈发放得开,所以每次都会弄得……很疯狂。

  昨晚甚至还把琪亚娜的衣服偷了出来当做调情的工具——虽然很爽就是了,
但现在舰长只能祈祷琪亚娜别发现的那么快。

  正当他如此想的时候,个人终端突然是震动了一下。

  舰长眯起眼……

  来电显示:黑心学园长舰长松了口气。

  「喂?德丽莎。」

  「舰长,和芽衣在外面玩的开心吗?」

  莫名的,舰长觉得德丽莎的语气好像带着点恼火的意味。

  「额……开心。」

  「今天一大早我侄女就跑进来跟我哭诉,说自己的生日礼物找不到了,还信
誓旦旦的说肯定是被芽衣拿走了。」

  舰长额头开始冒冷汗,原来根本就不是借的而是偷得吗?

  「喂,你和芽衣怎么玩我都无所谓,但麻烦你们不要让事情干扰到我行吗?
你能想象早上七点不到就被侄女从被窝里揪出来一顿哭诉的我,现在是什么心情
吗?」

  能想象……非常能想象……德丽莎恼火的原因看来是找到了。

  「额……是我考虑不周了。」虽然舰长从始至终都是属于不知情者,但他还
是下意识的把责任揽了过来。

  「琪亚娜就在旁边,你自己和她说。」

  德丽莎的话音刚落,琪亚娜的声音就从终端里传了出来。

  「呜呜呜!舰长!你们是不是把我的装甲给偷走了!」准确来说是芽衣偷得,
我是丝毫不知情,但舰长想了想,还是安慰道。

  「抱歉啊琪亚娜,没和你说。衣服就在我这,放心,没坏。这样,你想要什
么补偿?都可以提,我一定满足。」

  「芽衣的妹汁?」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挂电话。」

  「唉!?别呀别呀!我!……我换一个就是了……」

  此刻德丽莎的卧房内,学园长半眯着双眼,望着琪亚娜刚才还一脸哭唧唧的
模样,现在立马就喜笑颜开,不由得半捂着脸。

  你这丫头……你是被那个男人吃死了啊……

  「那……那舰长,我也想要!……」

  可惜,那个『我也想要』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舰长就突然是觉得有人从后
面环住了他的脖颈,随即,一道很是慵懒的声音传来,说道。

  「你想要什么呀?琪亚娜……」

  「啊!芽!……芽衣!?你怎么在舰长的身旁?」

  舰长的脸色有些僵硬,而芽衣的表情则显得似笑非笑,仍旧赤裸着身躯的她
也没有什么害羞的意思,贴靠着舰长的后背,凑近了终端说道。

  「你还没回答问题呢,琪亚娜,你想要……什么?」

  「额……我……」琪亚娜支支吾吾了半天,最终,脸色通红的她只得是慌张
道:「没!没什么!我就是想说,舰长好久没和我陪练了!想要舰长过来陪练!
嗯!没错!就是这样!我!……我先挂了!」

  说完,终端里就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

  芽衣凑到了舰长耳边,哈了口气,随即轻缓的咬住了舰长的耳朵。

  「舰长……琪亚娜好像……有点喜欢上你了呢……」

  舰长嘴角微扯,偏过头,故意装不知道。

  「是吗?不会吧,那可是琪亚娜啊,那个脑袋不怎么好使的琪亚娜,她能懂
『喜欢』这两个字怎么写的再说吧。」

  「嗯?」芽衣直起身,随即,突然是转到了舰长身前,坐在他的大腿上。

  不着片缕的身体就那么直愣愣的展现在舰长的眼前,以至于视线都有些没法
从对方身上挪开。

  「美吗?」

  「美……」舰长纯属是下意识的回答了芽衣的问题。

  芽衣缓缓的拉过了舰长的大手,在舰长略显呆滞的眼神中,覆盖在了自己一
侧的乳房上。柔软滑腻的触感,让舰长下意识的用力捏了几下。

  「嗯!」满是魅惑意味的呻吟声在耳边响起,芽衣贴上来吻了下舰长的嘴唇,
随即喃喃道:「就算再美,也只是舰长一个人的玩物罢了,不打算……再尽情的
享受一下吗?」

  极具挑逗性的话语,彻底的撩拨起了舰长本就充沛的欲望。

  刚穿好的衣服瞬间便是再度脱了下来,在芽衣的惊呼声中,胯下重又昂扬起
来的巨物简简单单的一顶,便是粗暴的进入了芽衣体内。

  坐在舰长腿上,芽衣的脸上满是兴奋的潮红之色,每当舰长在她体内肆意冲
撞驰骋的时候,都能给她心里带来极大的满足感,因为这能让她清楚的认识到,
自己这幅身躯对舰长到底有着怎样的诱惑。

  芽衣抱住了舰长的脑袋,让他能在自己小穴内进出的同时,品尝她胸前的两
颗粉嫩的樱桃。

  当真如同一个玩物,尽情的供舰长玩弄。

  「芽衣……芽衣……」

  嘴里喃喃着对方的名字,舰长一手揉捏着芽衣堪称丰满的乳房,一手则扶持
着芽衣的纤腰,让自己下身的耸动能更加的激烈一些。

  芽衣的身体配合着舰长的冲击不断地扭动着,她清楚的知道要怎样动作,能
让自己的爱人感受到最为强烈的快感。

  这些,都是一次一次和舰长做爱时总结下来的经验。很多事情都是相对的,
正如舰长迷恋芽衣的身躯一样,芽衣同样疯狂的迷恋舰长的身体。

  灼热的肉棒在芽衣的小穴内疯狂的挺动,明明已经来访过许多次,但每次都
能让舰长为之疯狂。

  「嗯!……啊!……舰长……舒服吗?芽衣的身体……还让你满意吗?」

  少女的呻吟,宛若能将人勾入情爱深渊的靡靡之音,不断的在舰长耳边回响。
舰长找到了芽衣胸前的那一抹嫣红,舔弄吮吸着,这也让少女的呻吟声更加高亢
了起来。

  芽衣的身躯,从上到下,每一处地方,都让舰长恨不得同时的去玩弄,去享
受,尤其是她的酥胸。

  不管是大小还是形状,都是舰长最为喜欢的类型,大一分显得臃肿,小一分
则显得不够,宛若竹笋般挺立,让人爱不释手。

  「啊!……舰……舰长,你就那么喜欢……我的胸吗?」

  虽然这幅身体已经被舰长把玩了无数次,但芽衣仍旧觉得敏感,强烈的快意
让她不由自主的单手掩住了嘴唇,羞于发出更多的呻吟。

  「喜欢……喜欢的不得了……唔!芽衣!要……要!……」

  芽衣的眼睛睁大了些许,经验以及和舰长的默契都在告诉她,舰长要到了。

  「嗯!可以……可以哟,不用忍耐,想什么时候射进来……都行!芽衣……
芽衣也快……嗯!……也快了……」

  舰长的双手猛然卡住了芽衣的纤腰,下身开始了疯狂的耸动,而这最后的疯
狂所带给芽衣的快感,也更是成倍的往上增加。

  真的要变成……舰长的形状了……

  「芽衣……芽衣!唔!……」

  就在喷发前的那一刹,芽衣猛然凑过来吻住了舰长的嘴唇,强烈的刺激冲破
了大脑理智最后的一道防线……射了……

  龟头顶在了芽衣的子宫口,即便晚上已经榨取了三次,但依旧射出了许多白
浊的精液。

  这般强烈的快感也是让芽衣的身躯一阵颤抖,泄出了淫水——又一次的被舰
长……送上高潮了……

  二人互相拥抱着彼此,享受着这段高潮过后的余韵。

  仍然还保留着些许硬度的肉棒没有抽出,停留在芽衣已经开始缓缓收缩的小
穴内。

  「舰长还真是……欲求不满呢~ 」

  「还不是你烧?」抬起手掌,在芽衣的翘臀上拍了一下,舰长略作无奈的说
道:「我对琪亚娜真的没那种心思。」

  「是吗?」

  「这种事我总不好发誓吧。」

  妩媚的一翻白眼,芽衣重新埋进了舰长的怀抱当中。

  「舰长我自然是相信的。」

  「闺蜜就不能信了是吧?」

  「讨厌。」轻敲了一下舰长的胸膛,芽衣半是撒娇半是烦忧的说道:「舰长,
你对自己未免太不了解一些了。」

  「嗯?」

  双手环住舰长的脖子,芽衣凑到舰长耳边,只不过这次,她没有了调情的兴
致。

  「你可是相当受女孩子欢迎的呢……舰长。」

              ······

  回到圣芙蕾雅,和芽衣在女生宿舍的门口分别,舰长便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办
公室。

  桌上的文件依然是那份关于最新装备补给的调令,舰长之前一直在磁暴和断
光之间纠结,现在想了想……

  将磁暴的调用理由写上,舰长准备将其塞进文件袋留档。

  符华班长,不是对你有什么成见,而是我实在做不到在和一个女孩鱼水之欢
过后,拔屌就忘了对方的好。

  但说到这个……舰长略感头疼的想到了另外一个女孩。

  正巧此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

  房门打开,不知为何,舰长屏住了呼吸,好像略有一些紧张。

  然而,当他发现站在门外的并不是那位乌拉尔的银狼,而是那个有着如同大
海一般湛蓝色瞳孔的妹妹后……

  舰长松了口气,却又叹了口气。

  「是希儿啊。」对于这个总是柔弱示人的小女孩,虽然平常接触不多,但舰
长还是对其报以微笑。除了在那几个熊孩子面前,舰长还是很愿意营造一种较为
能令人舒心的上下级氛围。

  「有什么事吗?」

  「那个……舰长。」

  小手捏着裙角,希儿的眼神略有些闪躲,这位可爱的小妹妹似乎仍旧有些拘
谨。舰长略一思索,便再度开口道。

  「不用紧张,希儿,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告诉,我虽然上了年纪,但应该还
算不上严肃吧?」

  上了年纪……

  「噗!」捂着嘴唇,希儿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毕竟舰长明明也才二十多岁,
只是略长于她们而已。

  对此,舰长只是面露微笑,他没有选择继续说话,因为他知道,希儿应该能
靠自己冷静下来了。果然,并没有让他等多久,这位和布洛妮娅一样,是舰长心
中乖巧小孩的希儿说道:「舰长,姐姐突然接到了任务,是学园长安排的。」

  「嗯?然后呢?」

  「她需要离开圣芙蕾雅学院一趟,走之前姐姐拜托我,在她不在的这段时间
来照顾舰长。」

  ……

  舰长眨了下眼睛,他看着希儿依旧纯洁无垢的神情,一时间——心绪翻涌。
希儿,你可能还没能明白,你姐姐所谓的『照顾』,是什么意思吧……

  但思来想去,感觉布洛妮娅虽然有点小腹黑,也不至于坑妹妹吧?所以应该
只是单纯的照顾。

  因为自己没办法一直跟在自己身侧,所以就把妹妹送过来,当做是补偿吗?

  老实说,舰长有被感动到。

  嘴角翘起一抹微笑,舰长摆了摆手,随意道:「那你就当几天我的小秘书好
了,怎么样?可以吗?」

  「啊!好……好的!谢谢舰长!」

              ······

  接下来的一个月内,希儿便以舰长秘书的身份跟随在舰长左右,要处理的工
作也不多,都是些文案的活。

  还有就是,如果有人想要来找舰长,都得要先和希儿通报才行。

  所以久而久之的,便是让希儿发现了一些比较……奇怪的事情。

  「希儿?在写会议报告呢?」

  温和的声音传来,希儿赶忙抬起头,发现是芽衣姐姐。

  「芽衣姐姐?嗯,在帮舰长写上次会议的记录,芽衣是有什么事情要找舰长
谈吗?」

  「嗯,是的,麻烦你去通报一下吧。」

  「不用,芽衣姐姐直接过去就行了。」

  「那就谢谢希儿咯……」

  等芽衣走后,希儿略微皱起自己可爱的眉头,并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本本记
录了一笔。

  「这个月琪亚娜找了舰长三次,姬子阿姨是四次,符华班长是五次。学园长
除了上次会议就只来了一次,还有萝莎利娅姐妹俩也来过一次,而芽衣姐姐……」

  希儿开始数正的个数……

  「十八次?未免也太多了吧……芽衣姐姐到底在和舰长说些什么?」

  好奇心作祟,希儿有点想要去偷听,但又觉得这样不好……快点啊,另一个
我,快点来怂恿我干坏事啊!

  叹了口气,希儿这次决定——自己来!

  强压下内心当中的那股负罪感,希儿悄悄的挪到了舰长办公室的门口,然后
……

  「唔!舰长……别一上来就这么激烈啊……就那么喜欢吗?」

  「我看喜欢的是你吧,前天明明刚来过……你这个月都来几趟了?希儿估计
都要起疑心了。」

  「那又怎样?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呀!顶……顶到了!唔!……
别吸了,没奶水,还没怀上呢……」

  「怎么还没怀上?不应该啊?」

  「那今天……多做几回?」

  ……

  捂着嘴唇,希儿瞪圆了双眼。她缓缓地挪回座位,纯情的小脑袋里,满是刚
才透过门缝看到的场景,以及在耳边若有若无的淫糜之音。

  原来舰长和芽衣姐姐……是……是这种关系吗?

  希儿朝着舰长的办公室瞥了一眼,有些沮丧的想到:明明以为自己是近水楼
台先得月的……没想到都已经被人吃干抹净了?

  「不甘心?」

  「那当然啦……好不容易有机会靠近舰长,我还以为拿下只是时间问题了。」

  「然后呢?」

  「接下来的那些话和事情,不应该是你来做才比较符合人设吗?」

  「哼哼……我的希儿,你还真是喜欢让我去当那个坏人呢……」

  「那么……拜托了,另一个我。」

  希儿的嘴角,缓缓地勾勒出了一抹微笑。

  ……

  翌日下午,舰长正在处理他今日份的公文。

  「舰长,喝茶。」

  「嗯。」

  端起茶水轻抿一口,舰长继续处理他的工作。

  然而这次和往常不同,希儿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一直站在舰长的身侧,这
让舰长不经好奇的转过头。

  「是有什么事吗?希儿,如果……」

  话说到一半,便是被舰长自己给停了下来,他皱起眉,望着希儿猩红色的瞳
孔,缓缓开口道:「是你?」

  「哼哼~ 真不愧是舰长……」原本纯真的神情忽然间起了变化,带着些许的
邪恶与妩媚。希儿一伸手,勾住了舰长的下巴,「这么快就发现我了。」

  「希儿呢?」

  「她睡着了,又或者说,我趁着她午睡的时候,出来逛逛。」

  随意的打量着这间办公室,希儿考虑了一会儿,随即,直接在舰长略微瞪大
的眼神之中,坐在了他的腿上。

  小女孩身躯的娇小以及柔弱,顺着那一层薄薄的布料,刺激着舰长的感官。

  「希儿?」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叫我希儿啊……」

  「就算是另一种人格,你也仍旧是希儿,这一点,我不会不明白。」舰长平
息下心境,缓缓开口说道。

  而听到这样一番言语,希儿略微显得有些沉默。

  「真是……所以说哪怕是我,对你也不会有什么抗拒的感觉,更别说另一个
我了。」

  「嗯?」

  「没什么。对了舰长,我这里有个问题想要问你呢……」

  邪魅猩红的瞳孔朝着身后瞥了一眼,希儿的手指点在嘴唇上,缓缓向下。

  「昨天芽衣姐姐过来,是和舰长有什么事情要谈吗?能谈一个多小时……」

  舰长的神情一僵,眼神对上了希儿似笑非笑的神情,便知对方肯定是知晓了
一切。

  「希儿,我和芽衣其实……」

  「哎呀,我突然不想听了,」手指一路滑到了自己在女一众女孩里面算是颇
为丰满的胸部,希儿的脸上绽放出了一抹动人心魄的笑容,「舰长知道为什么吗?」

  喉咙下意识的蠕动,舰长问道:「为什么?」

  「不患寡,而患不均。」

  舰长勃然色变!

  但同时,贴着希儿身躯的部分,感官也是愈发敏感起来。心跳的很快,更有
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舰长下意识的看向了被自己放在桌边的红茶。

  「希儿!你都!……」

  「舰长怎么了?是希儿做错了什么吗?」

  满是柔弱意味的声音传来,舰长的表情再一次呆滞了。希儿蔚蓝色的瞳孔,
此刻呆萌萌的望着自己,眼眸之中暗含着委屈的水蕴,似乎不解舰长为何要吼她。

  「舰长,希儿怎么可能……」刹那间,猩红般的色泽再度占据了希儿的瞳孔,
嘴角的笑容也是再度显得邪恶妩媚了起来。

  「怎么可能会对舰长下药?~ 」

  「希儿!?」身躯愈发的滚烫,同时,女孩的清香以及柔软,较之之前更加
疯狂的刺激着舰长的神经,舰长的眼眸已经变得一片通红。

  一时间,他竟有些分不清坐在自己腿上的,到底是黑希,还是白希。只觉得
身体燥热,胯下的那活儿,更是比往常要来的更加兴奋。

  「呀,这么快就兴奋起来了?」希儿缓缓地转过身,趴伏在舰长的身躯之上,
「平时看你那么严肃正经,还以为要多花一番手段,没想到……看来,你好像对
希儿的身体,十分中意嘛……」

  「我……」舰长想要做一番最后的挣扎,但他的理智已经开始逐渐消散。希
儿过分年轻的身躯本身就足够具有吸引力了,更何况……还被下了药。

  「你都在忍耐些什么?我的舰长……」希儿俯下身,让自己的身躯愈发紧的
贴靠在舰长身上。

  是啊……我在忍耐什么?

  残存的理智渐渐消退,右手顺着希儿的身躯,缓缓地攀附上了女孩年幼,却
又已然发育颇具规模的胸部。

  「呀!舰长!你……你在做什么?」

  俏脸通红,蔚蓝色的瞳孔中有着些许的慌乱。希儿稍微直起身,虽说表现上
满含羞意,但对于停留在胸部的大手,却始终没有选择挣脱开来。

  倒不如说,她这样的一番动作,反倒是更加方便舰长去感受希儿胸前的美好。

  但希儿这番话语,还是很好的让舰长重新拉回了些许的理智。

  「希儿……」

  双眼略带迷茫的看着自己握住希儿胸部的大手,即便是隔着一层衣服,都能
感受到那份坚挺的柔软,以及一手把握不住的规模。

  那是属于青春少女的美好。十四岁的身躯所能带给舰长的感觉,就宛若毒品
一般令人上瘾,上一次品尝到这种感觉……还是布洛妮娅。

  这过分的美好所带来的负罪感,让舰长下意识的松开了自己的手。

  「舰长?」

  「希儿……」头脑仅存的那点清明,让舰长想要离开,他觉得自己会伤害到
希儿,而这……是绝对不能被允许的。

  但希儿依旧坐在舰长身上,如同海水一般色泽的瞳孔,倒映出少女的几分柔
弱与不解。

  「舰长为什么要离开?是不喜欢希儿吗?」

  「不是,我……」

  「但是希儿……」身躯重又伏下,希儿紧紧的抱住了舰长的身躯,如同有意
的在舰长耳边喃喃道:「却好喜欢舰长……」

  「!」

  「舰长,我们,都喜欢着你呢……」

  ……

  「呀!」娇小的身躯被狠狠的推到在办公桌上,胸前的衣襟更是已经被撕扯
开来,泄露出了大片少女胸前美好的风光。

  猩红色的瞳孔满是赞许的望着身前的男人,希儿伸出了双臂。

  「对,就是这样,你还在忍耐些什么呢?我的舰长……」

  粗暴的伏下身,压在了希儿的身躯上。十四岁的身躯,柔弱,娇小,稚嫩,
仿若花苞一般禁不起任何的摧残。

  「唔!还挺痒~ 」

  衣衫被舰长粗暴的撕扯开阿里,脑袋俯首在希儿的锁骨处。舰长的舌头伸出,
舔舐,亲吻,极尽所能的享受着青春少女的美好。

  双手攀附而上,扯开碍事的衣襟,握住了少女洁白滑嫩,从未被人所触碰过
的圣女峰。而这一举动,也终于是让希儿忍不住的从嘴里发出了些许的呻吟。

  「嗯!……你还真是喜欢那里呢,舰长。」

  感觉很奇妙,温热的大手覆盖在自己的酥胸上,麻麻的,又有些别样的快感,
内心下意识的想让他更加粗暴的揉捏起来。

  而对于舰长……少女与同龄人完全无法比拟的大小,几尽让舰长抓狂。

  不是说没有触碰过,而是十四岁就如此规模的胸部,他还真的没有触碰过。

  舰长低下头,已然挺立起来的粉嫩乳头,竟是让他有一刹那的失神,毕竟那
实在是过于的美丽——一种属于年轻稚嫩的美丽。

  嘴巴十分粗鲁的含了上去,手上的动作更是停不下来的揉捏着。

  「啊!嗯!~ 对,就是这样,嗯!……好……好舒服……」

  黑色的希儿虽然表现的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可她终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
刺激。而舰长……哪怕只有本能,以他的熟练,对付一个小丫头,也实在是过分
的简单了。

  品尝完了这一侧的乳峰,便去寻那另一处。

  希儿的身体,表现的可谓十分诚实,不自觉挺立起来的乳头,给足了舰长发
挥的空间。

  唇齿戏弄一番过后,又用手指挤压揉捏,这种刺激也是让希儿发出了不堪的
求饶声。

  「别!啊!……要……要忍受不住了……」

  彻底兴奋起来的希儿突然抱住了舰长的脑袋,一低头,小巧的嘴唇堵住了舰
长的嘴,不让他在继续玩弄自己的胸部。

  而希儿这突如其来的主动,只是有一瞬间让舰长停滞了一下,但很快的,便
是再次被其主导了起来。

  舌头撬开希儿的唇齿,找到了那个畏畏缩缩躲在里面的小舌,很快的纠缠了
上去。同时,双手也不忘继续流连在希儿柔软的胸部。

  唇分之际,淫糜的丝线,自两人嘴中缓缓地拉出,舰长凝视着希儿依然迷离
的猩红瞳孔,突然是说道。

  「诱惑我,可是需要代价的。」

  「那舰长……」强忍着那种晕乎乎的感觉,希儿故意的舔舐了一下自己的嘴
唇,装作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说道:「不打算收取这份代价吗?」

  ……

  「呀!」

  惊呼声中,希儿的身躯被横抱起来。舰长一脚踢开了办公室的侧门,将希儿
扔到了他平时午睡用的床上。

  二人很快的又是纠缠在了一起,身上的衣服不断被扔出,不知何时,两个人
都是赤身裸体的状态。

  「怎么不在办公桌那边要了我?」咬住舰长的耳朵,已经快要支撑不住的希
儿喃喃说道。

  「毕竟你是第一次。」

  黑希的神色有那么一瞬间呆滞了一下,那原本应该除了病态就只剩疯狂的双
眼,此刻却不经是闪过了一丝柔和。

  「还有……」

  「嗯?」

  「春药和兴奋剂的效果总归是不同的,下次记好了……虽然也用不到下次了。」

  「唉?」

  脸上刚刚浮现出些许的疑惑,希儿便是感觉双腿被分开,同时下身就如同被
一根灼热的铁棍顶进去了些许,即有些疼痛,又有些酥麻的快感,这让希儿忍不
住的呻吟出声。

  「原来黑希儿,也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吗?」没有急着将自己的肉棒完全送入
希儿的小穴之中,舰长反倒是先调笑了起来。

  身体紧压着希儿赤裸的上身,感受着那份十四岁的丰满与美妙。

  「这个时候就算你想逃我也不会放过你了。」

  「哼!谁!谁要逃了……呀!等下等下!疼……」

  却是舰长又往里面推送了些许,硕大的龟头已经是彻底地顶了进去,而仅仅
只是如此,十四岁的紧致,依然是让舰长也忍不住舒服的呻吟出声。

  「那要不,你换另一个你出来?」

  舰长的这句话,就好像触碰了希儿某个敏感的神经,瞳孔内猩红色的光泽一
闪而逝,希儿近乎于赌气一般的『哼』了一声。

  「才不要!你……你进来吧!我受得住……呀!」

  舰长又往里面送了几分进去,已经能感受到那种象征着处女圣洁的阻碍了。

  蜻蜓点水般在希儿的嘴唇上吻了一下,虽然真的很喜欢欺负现在这种状态的
希儿,但舰长此刻还是展现出了些许温柔。

  「忍一下吧,很快就结束了。」

  「嗯……」黑希儿可怜巴巴的点点头。

  「对了,忘了跟你说句话。」

  「唔?」

  「喜欢你,希儿。」

  话语说完的那一刻,下身略一用力,舰长的巨物便彻底的进入希儿的体内,
享受着十四岁的身躯,所带来的包容与温润。

  「啊!」小脸霎时苍白,希儿一张口咬住了舰长的肩膀,同时,双腿也是紧
紧的夹住了舰长的腰部,试图缓解着破处的那一瞬间,所感受到的痛疼。

  很疼,非常疼,但是……这种被舰长占有的感觉,这种身躯被填满的感觉,
却让希儿感到了一种异样的满足。

  瞳孔的颜色,一会儿变得蔚蓝,一会儿又变得猩红,仿佛在这一刻,两个希
儿彼此有了交汇——毕竟她们都爱着同一个男人。

  敏感的胸部再一次的被舰长温热的双手所覆盖,他没有立马就选择挺动自己
的下身,而是不断的爱抚着希儿的身躯。

  其实前戏的准备已经十分充足了,至少对于舰长而言,里面没有丝毫干涩的
感觉,很是温润,小穴的感觉就如同希儿本人一般,如水一般包裹着舰长。

  同时,她又紧致的让舰长不得不绷紧精神来抵御那份仅仅只是进去,便如潮
水般汹涌而来的快感。

  「还疼吗?」嘴唇在希儿的眼睛以及鼻梁上划过,舰长凑到了希儿的耳朵边,
一口含住,「但不得不说,真的很舒服呢……希儿的里面。」

  「呜!……你!别说了啊!你这个笨蛋舰长……」强忍着不让象征柔弱的泪
水从眼睛里流出,希儿轻轻拍打了一下压住自己身体的舰长。

  「你……你动吧,我觉得……好多了。」

  「动?」

  「嗯?对啊……」

  「是像这样吗?」

  说着,腰腹一个用力的前顶,简简单单的一个抽动,却是让希儿「啊!」的
一声呻吟了出来。

  「你!……你别动的激烈。」

  「这样啊……」舰长了然的点点头,嘴角不经意间翘起一抹笑容,旋即,下
身开始缓慢的进出了起来。

  这种程度的性爱,对于初经人事的希儿而言,自然是相当舒服的。

  如同猫儿一般蜷缩在舰长的身下,享受着舰长那份硕大,在自己体内进进出
出所带来的种种快感。

  「嗯……你,你怎么又开始玩我的胸部了,这么喜欢吗?」

  缓慢的进出中,舰长抚摸着希儿十四岁的酥胸,而此刻听到黑希儿的话语,
看着对方已经舒服到微微眯起的眼睛,嘴角的笑容突然明显了起来。

  「希儿舒服吗?」

  「嗯……嗯……一……一般般吧,也没多舒服。」

  「这样啊……」舰长摆出一副苦恼的表情,同时也是停下了自己的动作,这
让希儿疑惑的睁开眼。

  猩红色的瞳孔中,此刻已经去全然没了那种邪性,只剩下些许的疑惑,以及
独属于黑希儿的那份傲慢与高高在上。

  「看来是我不够努力呢。」

  「唉?你……你要干什么。」

  「那自然是……」舰长的腰腹突然又是一用力!这突如其来的一顶,理所当
然的让希儿「啊!」的一声乱叫了出来。

  那种突如其来的激烈,虽说还会有着些许的疼痛,但伴随而来的,却是一种
快要淹没她理智的快感!

  「好好服侍一下我的希儿咯~ 」

  话音刚落,本来舒缓的性爱节奏,突然是变得狂风暴雨了起来。

  胯下的那杆大枪非常快速的在希儿的小穴内进出,这种瞬间到来的极致快感,
瞬间冲垮了希儿的理智,让她全然不顾尊严,忍不住大声呻吟了出来。

  「你!……啊!不,不要……唔!太快了,太快了!要死了!唔!要……要
死了!」

  身体不断的被冲撞着,嘴巴张开,舌头不自觉的向外吐露,随即被舰长一口
含住。

  本来舒服的要眯起的双眼,此刻要么只能紧紧的闭着,要么就只能向上翻白,
毕竟这……这实在是……太!太舒服了!

  至于说舰长……之前那种缓慢的节奏,同样是一种折磨。

  而现在,龟头一次又一次剧烈的冲撞着希儿的花心,小穴内的褶皱,更是不
断的骚弄摩擦着舰长的巨龙,想要让它更快的降下恩赐般的露水。

  希儿十四岁的身体,无疑是让舰长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升天般的快感。

  同时,看着之前嚣张的不得了的黑希儿,此刻只能在自己的胯下如此无助的
呻吟,乱叫着,那份心理上的巨大享受,也是让舰长更加享受了起来。

  希儿……不仅是她的身体,她的一切,都让舰长几欲着迷。而且初经人事的
身体,总归是那般敏感。

  「等一下!停……停一下!唔!好……好奇怪……啊!~ 」

  当舰长意识到的时候,伴随着一声高亢的呻吟,潮水已然从希儿的小穴内泄
出,冲刷着舰长沉浸在希儿体内的巨物。

  希儿她……高潮了……

  那种十分奇特而又美妙的感觉,当真是她从未有过接触的感觉。

  「唔……呼……嗯……」身躯瘫软的躺在床上,双眼迷离,希儿同样体验一
次升天的感受——原来这就是sex 吗,果然好舒服……怪不得……那个芽衣……
这么频繁的想要过来找舰长。

  「希儿,舒服了?」

  「嗯……嗯……」此刻希儿也懒得继续傲娇什么了,理智被快感所摧垮,就
连这两下肯定的声音,也是用鼻音发出,如同呻吟般勾人且诱惑。

  「但是我还没有舒服唉……」

  「唉?」

  希儿瞪大了双眼,她似乎知道舰长想要做什么,但此刻,刚刚高潮过后的她,
却根本没有半分力气去反抗。

  「等,等一下……唔!」

  本就敏感的希儿,眼下只会更加的敏感。

  而稍微停顿了片刻,便又继续在希儿体内抽插的舰长,也无疑是感受到了更
为明显的快感。

  淫水润滑过后的阴道,让他的肉棒可以更加畅通无阻的在里面抽插。

  至于希儿……她无疑是要继续承受这份从未有过接触的奇特快感,刺激而又
美妙,抗拒,却又疯狂想让她继续。

  希儿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她一定是疯了!才会觉得这件事情竟然是享受!

  肉棒更加激烈的在希儿体内抽插着,并且舰长有趣的发现,明明已经是高潮
过后的身躯,明明应该已经无力动弹的身躯,却是在他一次又一次的抽插中,开
始主动去扭动自己的纤腰。

  舰长耸动着趴伏在希儿耳边。

  「希儿可真是个淫荡的孩子,都会自己扭动了。」

  「唔!唔!才……才不是,希儿才不淫荡,是……嗯!是,是我想要唔!…
…不要……不要啊,啊!停一下……」

  显然,这夹杂着呻吟声的胡言论语,是不可能让舰长停下的,并且……他自
身也感觉快了。

  下体抽插的频率突然是剧烈了起来,他感觉自己快到了。

  而感受到舰长变化的希儿,也突然是反映了过来,舰长这恐怕是要射精了。

  身子猛然抱紧了舰长的身躯,双腿也是夹紧舰长的腰部,希儿仰起头,迷离
道。

  「唔!舰长,要……要射了吗?射……射在里面吧,今天是希儿的安全期,
所以……唔!没……没关系的。」

  希儿的话语,就宛若压垮舰长理智的那最后一丝稻草,龟头顶住了希儿的花
心,这次他可不敢随随便便的突进去。

  希儿的身子好像过分的敏感,所以他只敢这样。但就算如此,花心处那陡然
爆发的吸力,依旧让舰长脑海中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崩断了。

  「希儿……希儿!」

  右手用力的捏住了希儿白嫩的乳房,嘴里也不断呼喊着希儿的名字,舰长放
开了自己的精关,白浊的精液瞬间涌动而出!从舰长的体内喷射而出,他甚至还
能听到精液在希儿体内冲击,所传来的『啪啪』声。

  而这突如其来的滚烫快感,同样是让希儿来到了她的第二次高潮,在又一次
高亢的呻吟中,泄了身子。

  肉棒在希儿的体内不断的跳动,并射出一波又一波的精液。

  终于,在一声满足的喟叹声中,舰长放松了自己的身躯,自然而然的,压倒
在了希儿的身上。

  舒服了……

  只是这么一次的做爱,还不算特别的激烈,但希儿这十四岁的身躯,却依旧
将近要把舰长给榨干。

  只能感慨——妖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