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万提现担保

【春物语-雪之下痴女】【作者:要来一份煎蛋饼吗】

查看:作者:佚名

作者:要来一份煎蛋饼吗
字数:9858


  快到新年了,互赠礼物是人类的保留节目。这天,雪之下雪乃给企比谷八幡
发了个消息,说要他一起去给团子买些新年礼物。

  八幡欣然答应,能和雪乃一起逛逛街,怎么会不开心呢?两人一起约定了见
面的时间和地点之后,就各自准备着出门。

  虽然天气已经有些凉了,但为了美丽的少女,并不会在意这点温度。雪乃上
身穿着黑色的外套,下身是条未过膝的格裙,黑丝笼着她的大长腿,脚上踩着一
双小皮靴。走出门去,寒风习习,但是想着很快就能见到八幡同学,雪乃倒也不
觉得有那么冷了。

  今天是周末,地铁里各位的拥挤,密闭的空间里,气味总是不那么好闻。

  「喂,雪乃,你到哪里啦?」

  接起电话,是八幡同学的声音,雪乃一时间也不觉得地铁里很闷了。

  可就在她和八幡开心地聊起来的时候,忽然有什么东西,贴到了她的身上。

  「是痴汉!」

  敏锐的雪乃,离开想到了那种令人作呕的生物,不为别的,只因有根热热的
东西,靠在了自己的裙子上。

  「小妹妹,和男朋友打电话呢?」

  「。 . .!」

  雪乃一时间进退两难。

  「喂?雪乃,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地铁信号不太。 . .唔!——」

  痴汉似乎发现了雪乃不敢反抗,便得寸进尺,把雪乃的裙边掀了起来,把自
己又大又热的肉棒放到了雪乃的裙底。

  「哦吼吼,不穿安全裤就出门,小妹妹,是不是准备等下让男朋友的肉棒插
进来啊?」

  「混蛋——」

  「喂喂?雪乃?」

  雪乃挂掉电话,手撑在车厢上,眼神左右扫视,期待着谁能救救她。可是周
围的人,似乎都没有发现,此刻正有个美少女,在被痴汉侵犯着。

  痴汉的慢慢伸向雪乃的双腿之间,不过他的动作还是很小,毕竟他也不想被
发现,万一被抓起来,就不快乐了。

  可是,让痴汉万万没想到的,是雪乃居然夹紧了双腿,用自己的黑丝股间,
不断摩擦着痴汉的肉棒。

  「这?!难道是什么陷阱?!」

  痴汉一时间呆滞住了,毕竟痴汉最享受的,就是看女性不敢反抗的样子,雪
乃这样突然的主动,反而让痴汉担心是什么钓鱼执法的团队。

  「怎么,害怕了?」

  透过车厢上窗子的反光,痴汉看到一张本不该出现在少女脸上的,淫笑的脸。

  「行不行啊大叔?这点胆子,就想做痴汉了吗?」

  痴汉一惊,难道自己遇见的,是传说中的,痴女???

  「不会吧?这就不敢玩了?」

  雪乃笑着,轻声说道,然后轻轻地,有节奏地收缩着自己的屁股,用自己的
臀沟,夹着痴汉的肉棒,让黑丝不停地摩擦着。

  痴汉吞了口口水,不得不说,雪乃绝对堪称人间尤物,还这么会勾引人,要
不是在地铁上,痴汉肯定早就把她扒光,把肉棒插进雪乃下贱的小穴里了。

  但是现在,他反而不敢有什么大动作,毕竟痴女这种生物,他只在本子里看
过,现实里,他可不相信,真的会有这种女人。

  然而雪乃,确实是这样淫乱的女人。

  至少在八幡同学背后是这样的,在极端压抑的社交环境下,偷偷出去援交,
乃至变成痴女,成了雪乃为数不多的,释放自己的方式。

  「喂,大叔,你要不要摸摸我的下面,有什么不一样啊?」

  听到雪乃的话,痴汉抖了抖胆子,继续往雪乃裙底最热的地方探去。一开始
是顺滑的黑丝袜,然后突然,黑丝消失,触感骤变,变成了。 . .直接变成了肉
嘟嘟的阴唇!而且,阴唇上,已经有些湿润了。

  「大叔,喜不喜欢呀?」

  大叔重重地喘了口气,他万万没想到,雪乃居然是真空出门,而且穿的,还
是开裆黑丝!大叔又惊又喜,抽回手指,放到嘴里舔了舔,品尝了下雪乃淫乱的
味道。

  酸酸的,涩涩的,是纯正而没有杂质的女味。大叔的肉棒又硬了几分,也越
来越烫,急需特别的液体来降降温。

  「想进来吗?叔叔?」

  「想。 . .想得不行!」

  「想进来几次呀?」

  「十次,一百次,不,一万次!」

  雪乃从窗户里,看着痴汉急不可耐的样子,笑了笑,微微翘起了自己的屁股。
湿滑温热的小穴口,不停的摩擦着痴汉的龟头。淫水顺着痴汉的肉棒,慢慢往下
流着。车厢微微地摇动着,痴汉的肉棒也随之慢慢向着雪乃的小穴里插入。

  「叔叔,你还挺大的嘛。」

  「怎么样?很舒服,对不对?」

  「叔叔啊,我们打个赌吧。」

  雪乃轻轻的娇喘着,手伸到自己的裙底,摸了摸叔叔坚挺的肉棒。

  「打什么赌?」

  「如果你让我在车上高潮了。你就可以到我的家里去哟。」

  「真。 . .真的吗?」

  「是哦,高潮一次就可以住一天哦。」

  雪乃从兜里拿出钥匙,在叔叔面前晃了晃。叔叔动了动嗓子,双眼放光,看
的出来已经跃跃欲试了。

  「但是。」雪乃欲言又止。「要是被别人发现了,我可就要报警了哟。」

  虽然听到雪乃说要报警。但是看着雪乃那已经泛红的脸蛋,叔叔知道,这肯
定是这小骚货用来提升情趣的话。搞不好这个小骚货巴不得自己把她扒光了,在
这里干呢。不过这位叔叔也不是什么变态的痴汉,他只是想在车上好好玩一玩雪
乃而已,至于那个赌约,他也没太当回事。

  于是,叔叔解开自己的外套,围在雪乃的身边,尽可能阻拦着周围人的视线。
然后叔叔双手慢慢拉起雪乃的裙子,手掌压在雪乃的屁股上,一边揉搓着雪乃丰
满的屁股,一边把她的屁股往两边掰着,这样就可以让自己的肉棒更加深入雪乃
的小穴里。

  也许是车上这种公开做爱的场景十分的刺激,叔叔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
肉棒,刚刚开始深入,雪乃的小骚穴就开始不停的抽搐,一股一股的淫液在往外
流着,似乎在不断发生着小小的高潮。

  「真是没看出来呢,我还没开始抽插呢,你就有这么强的反应了。」

  「胡说呢,叔叔,人家才。 . .才没有呢。啊。 . .好大。 . .好烫。」

  「嘿嘿,嘴上说着没有,我看你这小骚逼已经快不行了呢,我告诉你,叔叔
这个大鸡巴,当年可是玩过不少女人,你这种小丫头,肯定吃不消的。」

  「人家。 . .人家才不信呢。」

  「不信?那叔叔我可要开始动了哦。」

  叔叔把脸慢慢靠向雪乃的身后,伸出舌头,在雪乃的脖子上微微舔了一舔。
然后双手捏住雪乃的屁股,把雪乃的臀肉往两边掰开,肉棒慢慢继续往雪乃的小
骚穴里伸入,同时,叔叔还把自己的拇指压在了雪乃的菊花上,拇指轻轻的揉搓
着雪乃的菊花,一点一点的往里深入。

  「讨厌了叔叔,不要总是去玩奇怪的地方。」

  「嘿嘿,这里哪里奇怪,我才刚刚开始,你的小穴就抖起来了吗?」

  「才不是呢,才没有啊。 . .」

  雪乃虽然嘴上否认着,但是她的身体早就暴露了。叔叔的拇指慢慢伸进了雪
乃的菊花,在雪乃的菊花口上轻轻地按压着,也不在乎雪乃今天的菊花到底干不
干净。当然,只能说大叔是幸运的,雪乃今天出门之前确实洗了洗自己的屁股,
现在她的屁股干干净净,甚至还喷了些香水。

  「真香。 . .真香呀,果然美少女的屁眼就是香的。」

  痴汉抽回自己的手指,闻了闻又舔了舔。然后一只手伸进了雪乃的衣服里,
慢慢往上握住了雪乃的奶子。然后他已经发现,原来并没有穿内衣,只是在自己
的乳头上贴了两个十字型的创可贴而已。

  叔叔舔了舔舌头,手指在创可贴上,用指甲轻轻的抠着。轻微的触感,像一
阵阵微弱的电流,刺激到了雪乃的乳头,让雪乃的乳头不断的挺立勃起。这时候
创可贴就成了最碍事的存在。

  雪乃微微扭动着身子,现在她的奶子里充满了欲望,急需要发泄出来。然而
雪乃只是咬紧了牙关,一言不发,似乎想要把这种欲望憋到极限。雪乃的乳头在
不断的挺立膨胀,不停的想要把创可贴挤开,然而创可贴在她的胸部上粘得紧紧
的,根本撑不开。

  「又怎么啦?哪里不舒服,要叔叔帮帮你吗?」

  「唔。 . .叔叔人家的胸口不舒服,你能帮人家检查一下吗?」

  「嘿嘿,哪里不舒服,叔叔来看看。」

  这下,痴汉一边慢慢的抽插着雪乃的小穴,一边用双手握住了雪乃的双乳,
轻轻的揉搓着。创可贴的里面是十分粗糙的,这时候叔叔的双指揪住了雪乃胸口
上的创可贴,用粗糙面不断的摩擦着雪乃的乳头,柔软粉嫩而又敏感的乳头,被
粗糙的创可贴紧紧的摩擦着,又痛又痒。雪乃张开嘴轻呼一声呼出的气息,喷在
车窗上,都出现了些许水雾。也许是喘息的声音有点大,还惊动了旁边的一个人,
让人抬头看看雪乃冲他微微一笑。也许是雪乃的微笑太温柔了,那人只是害羞的
别过头,又偷看了一眼。

  「好险好险,差点被发现了呢。」

  痴汉一边说着,一边伸出舌头舔了舔雪乃的耳垂。耳垂一直是雪乃的敏感处
之一,哪怕只是被舌头轻轻碰了碰,雪乃也浑身一颤,又是一股淫水从小穴和肉
棒的缝隙之间溢了出来。

  「哟,这就泄身了,怎么样?这算一次了吧?」

  「才。 . .才没有呢,这是我正常的反应了,你这个笨大叔。」

  雪乃把手伸到裙底,用手指掐了掐叔叔的肉棒,叔叔一痛,肉棒稍微软了一
些,然后缝隙扩大,又有些淫水漏了出来。

  「嘿嘿,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可就要好好期待一下你高潮的样子呢。」

  痴汉果然是个言出必行的人。他双手的手指紧紧掐住了雪乃的乳头,似乎发
现了粗糙的创可贴是自己的好帮手,用力的快速在雪乃的乳头上揉搓旋转起来,
另一面他加速抽插着雪乃的小骚穴,肉棒虽然抽插的幅度不大,但是频率很快,
再加上车厢现在渐渐晃动了起来,正好可以掩护他的行动。

  粗大而火热的肉棒在雪乃的小骚穴里不停的进出着。这根肉棒最明显的特点,
就是它的龟头特别的大。每一次往外拔出时,冠状沟都会把雪乃分泌出的淫水全
部刮出来。虽然肉棒的棒身本身也比较的粗壮,但是和龟头比起来差了不少。所
以雪乃饥渴的小穴,便会不由自主的往中间收缩。然后让肉壁紧紧的吸住痴汉的
肉棒。小穴越是用力收缩快感就越强烈,似乎小穴里的每一条肌肉都在微微的颤
抖着,想要缠住这根好东西。

  「小妹妹,你可把我吸得很紧呀,你就这么想要吗?」

  「我。 . .我才不想要呢。这种脏兮兮的东西我才不喜欢呢。」

  「可是你的小穴都快要把叔叔的肉棒给夹断了。」

  「嗯,那。 . .那明明是小穴想要。 . .才不是我想要。」

  一边说着,雪乃一边慢慢扭起了屁股,这样,可以让自己的肉壁,至少是某
一侧的肉壁,稍微轻松一些。摇晃的屁股让肉壁和肉棒贴得更紧了,肉壁上的皱
褶紧紧的缠绕在肉棒上,一圈一圈的凸起不断的摩擦着叔叔突出的龟头。

  很快,很久没有做爱的痴汉,就有了想要射精的欲望。然而这时候,他忽然
想起了自己和雪乃的赌约,如果自己先射精了,那恐怕雪乃就要翻脸不认账,这
可不太好。

  于是痴汉慢慢把肉棒抽了出来,然后用自己的手指掐了掐龟头,让自己的欲
火稍微消了消。

  「哟,怎么啦?叔叔不行了吗?」

  「呵呵,小丫头嘴硬,这么瞧不起中年人,可是要吃亏的哟。」

  然后叔叔再次撩起雪乃的裙子,握住自己的肉棒,这一次,叔叔丝毫不再怜
惜她,一只手压着雪乃的腰,一只手压着雪乃的肩膀,然后自己的腰身一用力,
便把肉棒整个塞进了雪乃的小穴里。

  雪乃先是一张嘴,眼睛瞪得很大,差点叫出声来,然后牙齿紧紧的咬住自己
的嘴唇,让自己尽可能的不出声。

  这时候雪乃才明白,自己原来被叔叔摆了一道,叔叔压根就没有使出全力。
叔叔刚才肉棒都没有整根插入,就让自己那么舒服了,要是全插进来,自己不得
上天。

  然后叔叔就彻底让雪乃体验到了上天的感觉。

  这一回,粗大的肉棒直接就从雪乃未经人事的小穴最深处开始抽插,巨大的
龟头,不仅没有拔出来的意思,反而不断的往深处的花心撞击着,紧闭的花心,
原本是用来保护子宫的,可是现在,叔叔那又粗又大的肉棒却不停的向子宫里挺
进。叔叔的大龟头不停的撞击着雪乃的花心,慢慢的把紧闭的花心挤出一条小缝,
然后一点一点的往里深入着,溢出的先走汁带着几颗漏出的精子,也偷偷溜进了
雪乃的子宫里。就这样借着车厢的晃动,叔叔终于把自己的大龟头打进了雪乃的
子宫,这样一开始是用来保护子宫的花心,却仅仅卡住了叔叔的龟头,让龟头躲
在子宫里,感受着子宫温暖的环境。

  「哎呀,小妹妹吸的好紧呀,叔叔我一点都动不了了呢。」

  「混蛋,不可以。 . .不可以。」

  雪乃现在整个人扶在车厢上,双臂往上放着,这样可以用衣袖遮挡住自己的
脸,然而她现在已经伸出了舌头不停的喘息着,发热的舌头舔着冰凉的车窗,这
样子能稍微让自己清醒一点。雪乃吐出的雾气在车厢上凝聚着。然后又被她的舌
头全部划掉。

  虽然感觉自己的肚子里一阵一阵的收缩着,应该是子宫受不了这样奇怪的异
物,想要把叔叔的肉棒顶出去,然而子宫越是收缩,就越是把龟头缠的紧致,再
加上子宫口的紧闭,这样龟头更出不去了。而叔叔则自然是开心的享受着子宫的
服务,毕竟他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年轻女性的子宫了。

  不过这么僵持下去的话,叔叔觉得自己并不能赢下这场赌局,于是他一手捏
着雪乃的乳头,然后张开嘴,咬着雪乃的耳垂,另一只手伸到雪乃的裙底,轻轻
揉捏着雪乃的阴蒂,再加上插在雪乃子宫里的肉棒,四点同时进攻。

  「不要。 . .不要,会坏掉。!」

  「对不起啦,叔叔,我忍不了了。」

  雪乃紧紧的咬住双唇,让自己不出声音,然而她已经兴奋的眼泪都从眼角流
了下来,耳朵上传来的一阵阵吮吸的酥麻,阴蒂上传来的又痛又痒的揉捏,乳头
的创可贴也被撕开,叔叔的指甲掐在乳头上,又痛又舒服。特别是那根粗大的肉
棒,现在正在自己的子宫口上来回进出,如果能听到的话,一定会听到那种啵唧
啵唧的声音,在子宫口上不断的回响,因为叔叔的龟头在反复地进出着。

  虽然痴汉叔叔抽插的幅度并不大,但是速度却很快。特别是龟头不断的摩擦
着雪乃身体里最敏感的部分。雪乃的眼神飘忽着看着周围的人,她一想到随时会
被发现,就变得更加的兴奋。

  终于,雪乃忍无可忍,再也无法抑制住自己高涨的欲望,淫水从她的小穴里
喷涌而出,要不是有肉棒堵着,肯定会喷了一地吧,不过淫水还是从肉棒和小穴
的缝隙里慢慢流了出来,啪嗒啪嗒的,如果有人低头,肯定会看到两人身下早已
是一滩水迹。

  而高潮之中的子宫和小穴也不断的抽搐着,紧紧的包裹吮吸甚至挤压着叔叔
的肉棒,叔叔也无法再忍了,精液也同时噗噗的喷了出来,灌满了雪乃的子宫。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喘息了一会儿,慢慢恢复了精神,然后叔叔一点一点的
把肉棒抽出来,因为如果他抽的太快,淫水肯定会喷涌而出。而雪乃也趁这个机
会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掏出了卫生纸擦拭了一下自己的下体。

  就在叔叔把肉棒彻底拔出的一瞬间,雪乃掏出了一个便携的自慰玩具,然后
把玩具塞进了自己的小穴里,玩具紧紧的贴合着小穴,正好可以把精液和剩下的
淫水全部堵在里面。

  「这次算我赢了吧,小妹妹。」

  「算你运气好。」

  地铁到站雪乃双腿有些发软,有些摇晃的走出了车厢,差点摔倒,幸好有叔
叔在旁边扶了一把。

  「那么我们怎么联系呢?」

  雪乃瞥了一眼叔叔。然后把一把钥匙和一个写着地址的纸条塞到叔叔手里。

  「这是备用钥匙,不要弄丢了,我回来可是要找你拿的。」

  「嘿嘿,放心,我办事你放心。」

  就这样两人告别之后,叔叔又换地铁,向着雪乃的家赶去,而雪乃也赶紧去
约定了商场找八幡同学。

  见面之后,八幡同学看着雪乃发红的脸蛋,觉得特别好看,只是他并不知道,
雪乃这粉红的脸蛋其实是别的男人给干出来的。而此刻雪乃的体内还装着别人的
精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排卵期,会不会怀孕。

  两人就这么一起在商场里随意的逛着挑选着,不过中途雪乃觉得肚子不舒服,
当然不是肚子痛,而是因为精液灌满在里面,总觉得胀胀的,找了个借口冲进厕
所,把下面脱光之后才敢取出自慰器。哗啦一声,精液和淫水流了出来,流到马
桶里,到处都是。雪乃叹了口气,张开嘴舔了舔在肚子里藏了很久的精液,感觉
味道还不错。

  清理完之后,雪乃继续和八幡一起逛街。等买完东西已经临近傍晚。八幡开
心的提着东西回到自己的家里,回忆起一起逛街的点点滴滴,还觉得十分幸福。
可是他并不知道现在的雪乃,已经回到了家里,刚入玄关就被在家里等候多时的
痴汉紧紧抱住。

  「讨厌。 . .这么心急干什么?」

  「嘿嘿,我这不是想你想的难受吗?」

  「我是你的,今晚上好好玩吧。」

  「何必等今晚呢,咱们现在就。 . .」

  「别急嘛,我都饿了,先吃饭吧~ 」

  说着,雪乃很快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只留下一双残留着精斑的开裆黑丝。然
后雪乃围上围裙,走进厨房,开始认真的烹饪着今晚的晚餐。

  说是做晚餐,其实就是煮煮咖喱,做些凉菜,蒸点饭。毕竟,以她现在的情
况,并不能允许她做一些高难度的晚餐。

  「大叔。 . .这么急嘛?让人家先做饭,啊哈。 . .好不好嘛?」

  「诶嘿?我可没阻止你做饭啊?我只是往这里一站,你自己就把小骚穴露出
来给我了。」

  「才没有。 . .啊。 . .轻点。 . .人家,人家只是想用个舒服点的姿势,
做饭。 . .才不想,做爱。 . .」

  「嘿嘿,可我看你的小穴,很想要嘛。」

  雪乃一手搅拌着锅里的咖喱,一手扶在灶台上,而痴汉正抱着雪乃的腰,挺
着肉棒,在雪乃的小穴里飞快的抽插着。没有了地铁里的拘束,两人躲在家里,
可以肆意地做爱了。

  雪乃不需要夹紧小穴了,淫水随着肉棒,在地面洒落,痴汉低吼着,甚至有
些咆哮着,压低了雪乃的屁股,让自己的肉棒,被雪乃的小穴紧紧压住。

  雪乃的手,不断地抖动着,锅里的波纹,随着痴汉的抽插而泛起。

  「啊。 . .啊。 . .好大,好快。 . .这就是,叔叔的真实。 . .啊!」

  「呵。 . .呵。 . .我说了,瞧不起中年人的肉棒,是要被干死的哦!」

  「不要,太大了。 . .好快,小穴要坏掉了。 . .!」

  雪乃丢掉手里的勺子,推开痴汉,然后转过身,跳到痴汉身上,双手抱住痴
汉的脖子,和痴汉舌吻起来。

  痴汉晃晃悠悠地抱住雪乃,然后把雪乃放到灶台上,一边揉捏着雪乃饱满的
双乳,一边抽插着雪乃湿滑的小穴。这时候,雪乃侧过身,拿起勺子,继续搅拌
着咖喱,双脚还夹着痴汉的后背,用黑丝脚跟摩擦着痴汉的身体。

  「叔叔,要不你先射一次吧,不然咖喱要糊了。」

  「糊就糊吧,吃饭什么的,哪有和你做爱重要呀。」

  「讨厌吧,人家现在很饿,真的想吃东西呢。」

  「嘿嘿,咖喱哪有叔叔的肉棒好吃,来吃叔叔的肉棒。」

  说着,痴汉一把抱起雪乃,把雪乃放到地上,然后抓着雪乃的头发,把自己
的肉棒塞进了雪乃的嘴里。淫水的酸味,肉棒的臭味,全部灌进了雪乃的嘴巴中,
雪乃张大了嘴却还是不能包住痴汉的肉棒。雪乃只好尽力的让喉咙放松,这样痴
汉的肉棒能够慢慢往深处插入一点一点的,挤进自己的喉咙,往食道里插进。

  「哦,这就是少女的嘴巴吗?真舒服呀,来动动舌头,舔一舔。」

  「嗯。 . .嗯。 . .嗯。」

  雪乃呜咽几声,然后用舌头舔了舔肉棒的下端。然而肉棒实在是太大了,把
雪乃的嘴巴堵得死死的,雪乃的舌头不管怎么动都只能舔了很少的部分。于是痴
汉拉着雪乃的头,把雪乃的嘴巴当作小穴,慢慢抽插了起来。起初雪乃的喉咙还
很不适应,一阵一阵的反胃,但是等到肉棒在喉咙里摩擦了一会儿,雪乃的喉咙
便适应了臭臭的肉棒,甚至还主动收缩起来。

  「真是不错的口穴呢,这么快就学会了。」

  痴汉抓着雪乃的头发,往两边分开一手抓着一半,然后飞快的挺弄着肉棒,
把雪乃的嘴巴当小穴一样狠狠的抽插着。禁止的嘴巴和喉咙死死的吸住痴汉的肉
棒。再加上刚才已经在小穴里抽插了很久,早就有了射精的欲望。于是在地铁上
已经射过一次的痴汉,再次把自己的精液灌进了雪乃的嘴巴里。

  雪乃张开嘴,任由肉棒精液喷射。只是她没有想到,明明已经射过一次的痴
汉,第二次的精液还是这么浓郁,又腥又臭,闻得她一阵头晕,小穴里淫水止不
住地往外冒着。

  「呵呵,光是吃到精液就这么兴奋了吗?」

  「可是人家肚子可饿了。」

  这时,雪乃肚子真的咕噜一声响,痴汉哈哈一笑,决定暂时放过雪乃,自己
亲手操刀为雪乃准备晚饭。雪乃也真没想到这位痴汉大叔的手艺还挺不错,尝了
尝比自己做的好多了。于是两个人端着饭菜坐到桌上,相对而坐。

  只是刚刚才做完爱的两人,性欲犹存,怎么可能就这么停下来呢?虽然两人
肚子都有些饿,手上端着饭菜,嘴巴一刻不停的嚼着。但是桌下两人却早已开始
暗中交锋。

  雪乃悄悄伸出自己的双腿,慢慢的踩在了痴汉的裆部上,然后自己那双早已
湿透的黑丝脚夹住了痴汉的肉棒。不用痴汉低头,就能闻到那股酸酸的气味,是
脚汗和淫水混合的气味。然而这种气味却让痴汉更加兴奋。

  在淫水的浸润下,黑丝脚变得更加的光滑。雪乃双脚用脚尖夹着肉棒的上端,
然后两脚的脚跟夹住了痴汉的睾丸。接着淫水的润滑,双脚慢慢的上下滑动着,
揉搓着痴汉的肉棒,拉扯着痴汉的包皮。脚跟时不时的压在睾丸上,轻轻的揉搓。

  虽然痴汉已经强奸过不少女人,但是足交却是他第一次的享受。第一次被女
人用脚这么温柔的服侍着,痴汉比起兴奋,更多的是觉得幸福。

  于是他一边吃着饭,一边温柔的看着雪乃,享受着雪乃双脚贴心的服务。

  不过这种温柔也没有持续多久,雪乃就开始加强攻势了。

  雪乃一只脚的脚背勾着肉棒,另一只脚的脚趾压在了马眼上面。虽然黑丝脚
十分光滑,但是对于马眼来讲还是显得十分的粗糙,可是雪乃不仅用黑丝脚趾压
在了马眼上,还用力的摩擦了起来。痴汉又疼又爽,肉棒一下子变得很大,精液
快速汇聚着,很快就要喷射出来。不过这次痴汉丝毫没有忍住的想法,毕竟是初
次被足交,他想这一定要把精液射满雪乃这个小骚女的双脚,留下自己的气味。

  「射了!」

  痴汉一声低后,精液又一次噗噗的喷了出来,虽然和刚才相比有一些稀薄,
但依旧很烫。白灼的精液喷射在雪乃的黑丝脚上,然后借着黑丝上的淫水,慢慢
渗透到黑丝里。

  射完之后雪乃用自己的脚底擦拭着痴汉的肉棒,然后夹住肉棒,用力的挤了
挤,把里面的精液全部挤了出来,精液沾在雪乃的脚上,雪乃双脚相对不停的揉
搓,然后,雪乃居然抱着自己的双腿,把自己的黑丝腿和黑丝脚上的精液一点一
点的,当着痴汉的面舔了下去,一边舔还一边给痴汉抛媚眼。

  甚至,雪乃还在嘴里包着精液的时候,吃了几口饭,张开嘴,让痴汉看了看
裹着精液的米饭。

  一瞬间,还软着的肉棒又再次硬了起来,痴汉一起身,想要立刻干死雪乃这
个小婊子。

  「别急嘛,大叔,我身上黏黏的,咱们洗个澡再做吧。」

  「洗完之后我再来好好干你。」

  大叔想了,想又闻了闻自己的身体,确实有些酸臭,于是坐下来把剩下的饭
菜吃完,就朝着浴室里走去。心急的大叔草草的洗完了身体,毕竟他想着哪怕自
己不那么干净,雪乃这个小痴女也不会嫌弃的。

  出来之后,雪乃进去了,进去之前大叔特别强调了,洗完之后也要把黑丝穿
上,最好就是湿透的黑色,看起来棒极了。

  雪乃蹲下身,在大叔的龟头上亲了一下,答应了大叔便进去洗澡了。

  雪乃一边洗一边拿着手机,还给八幡同学发了条消息,说今天逛街很开心,
让她早点休息,兴奋的八幡同学还发了个笑脸过来问雪乃在干什么?

  雪乃说我在洗澡,八幡同学说那我可以偷看吗?

  雪乃说你要是敢偷看你会后悔的,八幡同学嘿嘿一笑。

  只是八幡同学可能不知道,这个后悔并不是他想的那种后悔吧。

  洗完之后雪乃擦了擦身子,然后本想整理一下头发,却发现在厕所里多了一
个针管,针管里装着奇怪的药水。

  这个东西不是自己家里的,那么只能是大叔的了。看着粉红色的药水雪乃大
概明白这是什么了,她舔了舔嘴唇,与其让大叔给自己打针,不如自己亲自来给
大叔一个惊喜。

  雪乃拿起针管慢慢的扎进了自己的脖子,一点一点把药水吞了进去。

  打完针之后,现在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变得燥热,眼神也有些恍惚,然后乳
头高高的挺起,乳房里又胀又痛,而自己的小穴早已经哗啦啦的开始往下滴水,
必须得靠肉棒堵住才能不露出来。

  原来摇晃着身子朝着客厅里走去,只见大叔正有些紧张的坐在那里。当他看
见雪乃发情的样子,他就知道肯定是雪乃这个骚货自己忍不住把药给用了。

  「真是吓死我了呢,没想到你居然自己用了。」

  「那么叔叔,你要给我什么奖励呢?」

  大叔笑了笑,搓了搓自己早就挺立的肉棒,然后让雪乃跪了下去,雪乃跪在
地上,满脸通红,口水不停的往外流着,像发情的母狗一样。

  痴汉拿着肉棒拍打着雪乃的脸,肉棒一会儿打在脸蛋上,一会儿又从雪乃的
嘴边划过,雪乃伸着舌头,让自己的口水不断的擦在肉棒上。

  「没看出来呢,你的演技还挺不错的,不过这个药效果倒也没有那么强。」

  「讨厌啦,叔叔一点情趣都不懂。」

  雪乃撇撇嘴,然后趴在桌子上翘起了自己的屁股,屁股摇晃着粉嫩的小穴,
一张一合,淫水不断的往地上滴落着。

  而痴汉也再也忍不住了,双手在雪乃雪白的屁股上狠狠拍了几下,留下掌印,
然后抱着雪乃的屁股大肉棒一插到底。

  一次。 . .两次。 . .那一夜说不清楚,雪乃被射了多少次。直到第2 天醒
来时,雪乃的小穴上插着白天用的自慰玩具,而小腹已经高高鼓起了。

  大叔已经不见了,只留雪乃一个人在家里,而家里也到处都是淫水和精液的
痕迹。

  雪乃跌跌撞撞的走向客厅,只见桌子上有这一张纸条。

  「你叫雪乃对吧,真是好听的名字呢,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有兴趣的话我们
下次还是地铁里见吧。」

  「真是恶心的大叔,」雪乃舔了舔嘴唇,「唉,可惜谁让他长了个那么棒的
肉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