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万提现担保

【明日方舟-源石学者的噩梦】(02)迷离淫梦————到底哪只小羊才最淫荡?【作者:冴月冷辉】

查看:作者:佚名

作者:冴月冷辉
字数:6278


   【艾雅法拉】迷离淫梦————到底哪只小羊才最淫荡?

  祠堂内的香烛静静燃烧。

  「噗叽……噗叽……」

  「啊……啊❤ ……」

  在一根根粗大触手组合而成的肉巢里,棕发卡普里尼少女的双腿被缠卷分开。
一根根末端肿胀如锤的触须在她腿根间两片娇嫩的蚌肉来回进出着,汩汩淫靡的
汁水从中拍打而出,令堂屋中回荡着那不曾断停的靡靡之音。

  「前辈,轻点,插得太深啦❤ ……!人家的子宫……好难受……」

  「噗叽、噗叽、噗叽……」

  人高的蛞蝓将它腹部的软足吸附着少女身上每一寸肌肤,宛如包裹鸽子蛋黄
外的蛋清,那身躯每一处毛孔都被摩挲抚弄的快感无孔不入。如锤般肿大的触须
末端一路撞开那肿胀发红的肉瓣,撑开那层层叠叠的皱褶,捣弄至少女体内的最
深处。托着那圈宫颈前最敏感的嫩肉,用触须外皮那根根粗糙的刚毛不断拨弄
,一阵阵难以形容的快感将少女娇小的身躯次次填满,一股又一股菁纯的阴精伴
随她的高潮激射而出。

  「咕呜❤ ……!」

  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高潮了,饱经少女阴精浇灌的触须仍然威猛如初。但
位于其中的卡普里尼少女,她的眼神依旧迷离,纵使无数次的高潮已将身躯弄得
抽搐无力,但她却对触须一次又一次的侵犯浑然不厌。

  「嘿嘿……最喜欢前辈了❤ ,快把艾雅法拉再一次弄高潮吧……」

  蠕动的蛞蝓伸出又一根触手,将那胀满未知粘液的末端塞入少女的唇腔。触
须的根茎如同水管般蠕动,似是为了供给少女能继续高潮下去的营养,亦或是单
纯为了满足她的「愿望」,在少女翻着白眼的状态下将那散发浓厚腥味的粘稠液
体灌入少女滚动着的喉咙深处。

  她是艾雅法拉吗?当然是的,但到底是什么,将这名充满智慧的天灾学者变
成了这副模样?

  湿哒哒的黏液挂落在少女的唇角,随着她香舌的微吐沿锁骨处未被腐蚀的衣
物淌落。在这无止境欲求的高潮里,艾雅法拉正面对着这样一幕————

  【前辈……慢一点,艾雅法拉就在这里,哪里也不会去的哦❤ ……】

  那是一张柔软的帘幕大床,两道一丝不挂的身影如肉虫般纠缠在其上。在艾
雅法拉充斥爱欲的视线里,那名以兜帽遮掩面容的男性正如自己所愿般将自己压
在身下,用他那粗壮的男根一次次将自己征服。

  【前辈,艾雅法拉好喜欢你……真的好喜欢……】

  虽然男人不发一言,但他一次次将自己顶撞到高潮的坚硬灼热已表明了他对
自己如炽火般的爱意。艾雅法拉很满足于眼前男人倾注给自己的爱意,以致于不
论过去多久她都甘愿用自己的身躯去尽情满足男人的欲望。

  只不过……

  【咕❤ !哈,前辈又把人家弄高潮了,前辈就这么喜欢艾雅法拉的身体吗…
…唔?】

  在迷离中伸出双臂,环紧眼前「爱人」的脖颈将脑袋凑得与爱人更近一些
,在那似不知疲倦的肉棒顶弄下艾雅法拉迎来又一波足以将自己赶赴极乐之巅的
高潮。可就是在这高潮后欲望片刻的潮落,艾雅法拉忽然看见,自己所拥抱人影
的异样。

  是她的错觉?还是看花了眼?艾雅法拉发现,明明都将视野凑到了男人近处
,她竟然没有看清那张在自己记忆中无比深刻的容颜。

  比起他在月夜舰桥上向自己诉说未来时的淡然微笑,此时他的面庞仿若被这
不应存在的兜帽像结界般所笼罩。不论艾雅法拉如何定神,她都无法看清爱人在
遮掩下的容颜。

  「博士……?不对,你是谁……快放开我!」

  不知何处的熏香缭绕在这封闭的空间内,头戴兜帽的男人只如同机械般在自
己肉体上耕耘。在经历如此之长时间的欢好后,艾雅法拉终于察觉到了事情的异
样。

  她在干什么?在这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地点,被一名假冒博士的家伙尽情侵
犯?当联想到这个可能时,艾雅法拉感到有如一盆冰水从自己头顶正上方浇下
,令自己本被男人挑逗得不停高涨的情欲如潮水般退去。

  「噗……!」

  「快放开我……!」

  顾不得那名将自己压在身下的「男人」生殖器尚连结在自己身体深处,意识
到这一点的艾雅法拉已惊恐大叫出声。她一把伸出双手,按住男人凑下来似是想
与自己亲吻的头颅,原本为了顺从男人与自己做爱而大开的双腿一瞬间并弄,似
是将那根腥臭的肉棒挤出自己的体内。

  「嘶……艾雅……嘶……」

  大概是突然的冷静刺激了艾雅法拉昏沉的脑海,当做出这一系列动作时,接
下来发生的一切更是出乎了艾雅法拉所料。她看见原本那本与自己紧紧贴在一块
儿的「博士」,身体正如同被搅浑了的污水般变化,他的整副身躯渐渐坍塌,最
后又如污泥般塑立成一只少女闻所未闻的生物。

  ————那是一只蠕动着的蛞蝓,它的身躯似泥般柔软。不知从何而来的灯
光打在它惨白到令人发晕的躯体上,映照着那悬挂着的丝丝黏液,泛出阵阵诡异
而令人作呕的光芒。

  「……咕呜?!」

  当看见这只丑陋的蛞蝓将它那尚黏带着丝丝淫液的触须从自己身体最深处拔
出之际,一股强烈的不适感涌上了艾雅法拉的心头。她到底是在与什么东西做爱?
刚才她倾心倾力想与之相爱的身影,竟然是这么一只荒诞怪异的生物??

  「啪嗒!」

  「离我远点……!」

  奋力伸出双腿,在那只蛞蝓将它那丑陋的生殖器从自己两腿之间抽出的一瞬
蹬在它蠕动的身躯上,令它失去平衡往后一个踉跄。同一时间,艾雅法拉也没有
放过这难得的机会,连忙从这张「柔软的大床」上翻身而起,连衣服与法杖也顾
不得寻觅便不顾一切向房间的大门跑去。

  「救命……救命!有人吗,这里有怪物!」

  翻身逃离床榻,赤裸的脚掌踏着不知为何有些虚浮的地板,艾雅法拉很快便
来到了房间紧闭的那扇门前。她将门推开,本欲大声呼救,可她在看见房间外场
景的一刹那后却怔住了。

  白茫茫的天地一望无边,宛如囚牢般遮蔽了这片只有艾雅法拉一「人」存在
的天地。她听见自己的呼救回荡在这片虚空之中,直到久久,不见任何回应。

  【呜……!我这是在……?!】

  没有什么比面对虚无与未知更可怕了,尤其是这名作艾雅法拉的少女方方才
经历了来自那条巨大蛞蝓的侵犯。面对这超乎认知的一幕,她奔跑的脚步终究还
是僵滞在了房间的门后,她在脑内拼命回想着一切,回想着自己到底是如何来到
这里。

  【嘻嘻,就那么不愿待在这里么?明明我见刚才在床上阿黛尔你可是很『快
乐』啊,就那样一直沉溺在快乐中不好么。】

  「谁……?!」

  一阵令艾雅法拉莫名觉得有些耳熟的女声在她正苦思之时想起,呼喊着她少
人知晓的姓名,来自那在她印象里只有蛞蝓存在的房间之后。转身回头,那只丑
陋如同爬虫般蠕动的蛞蝓已不知何处去,替而代之,是一名身高外貌就像与自己
是从同一个模子中刻出的少女出现在自己眼前。

  要说二者间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那名新出现的「卡普里尼少女」穿着着与
艾雅法拉色调相反的衣服罢了。当然,与惊惧不安的艾雅法拉相比,这名少女同
样显得更加镇定,甚至表情间还带着一丝玩味。

  「你的样貌……!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我的……」

  【我是谁并不重要,艾雅法拉,放轻松一点好不好。喏,快把衣服穿上,身
为一名淑女赤裸着身躯四处晃悠可不行哟?】

  见到这样一名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存在,任谁也会第一时间打起十分戒备,艾
雅法拉当然也不例外。可还没来得及她质疑出声,那名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存在
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双吊带裤袜以及一件花边连衣裙,不由分说扔到了她手里
,正是艾雅法拉日常里喜爱穿戴的那种款式。

  【至于我为什么会知道你的名字……哈哈,那还用解释吗?你就是我,我就
是你啊,阿黛尔,同作为『你』的『我』,知晓你的名字很奇怪吗?】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接过奇怪少女扔来的服装,在羞耻心的作用下,艾雅法拉还是选择将其立刻
穿上。可下一刻,她从少女口中听见的话语却令她有些不明所以。

  她到底是在哪里?刚才那只侵犯了她的蛞蝓是什么,而现在这长得和她一模
一样的人又是谁?脑中的思绪有些显混沌,艾雅法拉怔在原地,半晌不知该如何
出声。

  【是啊,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本就是一体的啊,我亲爱的瑙曼小姐。


  在艾雅法拉有些发怔的目光注视下,这名身穿异色连衣裙的卡普里尼少女徐
徐转身。只见她伸出舌碰了碰自己的指尖,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

  【就像你方才初见到神明大人真容时表面貌似受到惊吓而反抗逃跑,而实际
上你的心里啊,可是非常渴望着能继续被神明大人尽情恩宠呢……】

  怪异的卡普里尼少女向那帘幕遮掩后的床榻挥了挥手,片刻,那条令艾雅法
拉无法忘怀的丑陋蛞蝓生物便从中缓缓爬出。明明那床榻周围的帘幕是如此之薄
,但却将蛞蝓的身躯完全隐匿,以致于直到方才那一刻前艾雅法拉都还在奇怪这
只丑陋的蛞蝓去了哪里。

  「神明大人?恩宠?……开什么玩笑,你在胡说什么!」

  见到这样的一幕,艾雅法拉内心一滞,操纵着脚步稍微往门旁退了一步。且
不说少女口中这蛞蝓被冠上「神明」的荒谬身份,光是她污蔑自己会「渴望」被
蛞蝓继续侵犯这种事,即使是艾雅法拉这种温顺的性格也不免愤怒。

  她所爱着的人只有那真正的博士一人,她也只愿意将自己的全身心奉献给他。
至于这只冒充博士玷污了自己贞洁的丑陋怪物,艾雅法拉决定要用火焰将其焚尽
,以此给予它应有的归宿!

  至于与真正的博士重逢后他会如何看待已经失去纯洁的自己……唔,艾雅法
拉试着令自己不去想这些事情。她只觉得呼吸有些局促,以致于颤抖着的眼角几
度被水渍模糊。

  【胡说?这可不见得是胡说,阿黛尔你不信,试试看便是了。】

  一手招呼着那条不知名的巨大蛞蝓来到自己的身边,这名与艾雅法拉一模一
样的少女主动将手搭在它那柔软光滑的腹部。而那只蠕动着的蛞蝓,也像是有灵
性般沿着少女那条光洁的玉臂向上攀去,缠绕过少女裙衣间的锁骨,用它那密密
麻麻的软足,顷刻间便紧贴在了少女的背部。

  【你瞧,阿黛尔……呼呼,多么棒的感觉啊~ 神明大人对我们如此美妙的奖
励,我们怎么能有拒绝的道理呢……】

  腹部的软足伴随蛞蝓肢体的蠕动在卡普里尼少女的背部摩挲,令她的双眼像
是经历某种享受般微微眯起。而下一刻,那一根根艾雅法拉并不陌生的细长触手
从蛞蝓腹下钻出,沿着少女或袖臂,或衣领间的孔洞,挂着丝丝粘稠的黏液,爬
上少女那衣物遮蔽下的肌肤。

  它们在少女的胸衣下蠕动,那圈圈凸起的纹路缠卷着少女幼小的胸脯。它们
从少女的腿根爬入,犹如藤蔓,撩拨起少女的裙摆,露出那沾满黏液的可爱白色
内裤。

  手臂粗细的触须在少女丰满的臀瓣间来回磨动,不知名的粘稠液体与少女内
裤间浸出的水渍混作一团,任凭着蛞蝓在自己身躯上恣意的「探索」,面色含春
的少女像毫无羞耻般撩起她那遮挡私处的裙摆,似骄傲地做展示般,缓步来到艾
雅法拉面前。

  【瞧,只要这样下去,没多久就会再次抵达快乐的巅峰噢?……神明大人会
对我们很好的,只要待在这里,以后的生活就可以无忧无虑了~ 】

  「无忧无虑?……唔……」

  与自己所着相反色调衣物的卡普里尼少女眼眸中饱含情欲,不断缠绕着她腿
根流淌的淫亮黏液催化着艾雅法拉内心的燥热。诚然,生性内向的她对目睹眼前
这一幕感到无比羞耻,但不知为何,伴随那名与自己模样相同少女的接近,她却
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挪不开脚步。

  她……哦不,或者说自己,正看着另一个「自己」被恣意玩弄侵犯着。明明
被侵犯的人不是自己,但为什么自己会……

  「咕嘟……」

  艾雅法拉吞咽了一口唾沫,她的双颊早已化作滚烫的绯红。目睹着「自己」
被无数触须缠绕,沾染上淫靡而粘稠的液体,比起厌恶,她的心里更多是一种背
德般的踌躇。

  【要不这样好了,阿黛尔你刚目睹神明大人的尊容,可能还有些不太适应。
就让我,作为神明大人的使者,也是另一个最真实的『你』,先借用神明大人的
力量让阿黛尔感受到什么叫『快乐』吧~ ……】

  将手伸入自己正被蛞蝓触须侵犯着的大腿部,只需轻轻一拉,艾雅法拉便看
见一根正在眼前少女腿根处拨弄着的触须被她扯落在手中。点点奇妙的白芒在这
根掉落的触须上闪烁,最终,它化作了一根无比狰狞,两端状貌似男性龟头而肿
大的棍状物,足有四十厘米长短。

  【快乐的事要来了哦,阿黛尔做好准备了吗~ 】

  「你是要……?」

  青葱的手指沾上腿间淌下的黏液,分别将这根狰狞棍状物的两头涂满。与艾
雅法拉拥有一致容貌的少女掩面一笑,不顾得艾雅法拉反应,便从她的前方绕至
她的身后。趁着艾雅法拉脑袋中思绪被情欲搅得有些混乱的时机,一只手按住她
的腰肢,另一只手则是将她那色彩斑驳的花边连衣裙从后方一把撩起。

  「唔……!」

  【呼呼,阿黛尔口头说着不要,实际上已经湿到这种地步了么?看来我必须
得代神明大人给阿黛尔你一些惩罚才行~ 】

  艾雅法拉感到自己裙后的衣摆被撩拨开,阵阵凉风袭来,吹拂着自己刚穿上
没多久的吊带内裤。随即不待自己反应,那名少女的葱指已经轻轻按压住自己最
为羞耻的蜜裂之处,她活动起手指,沿着两片蚌肉在内裤下衬托出来的娇嫩缝隙
,开始来来回回有节奏的划弄。

  「哈啊……不要,别碰那里……!」

  可能是不久前尚在经历蛞蝓的侵犯,抑或是方才见与自己模样相同的少女被
蛞蝓侵犯而产生了难言的渴求。对于这名与自己样貌相同少女的挑弄,艾雅法拉
对她并未表现出与那只蛞蝓一样的抗拒,而只是身躯一颤,慌忙着活动身子想要
从少女手指的挑弄间摆脱。

  【嘻嘻,还真是有够腼腆的呢,阿黛尔。不过有些时候,还是要正视自己的
渴望才行哦~ 】

  对于艾雅法拉应激性的动作,显然,这名绕至她身后的少女并未给予她这个
机会。只见她伸出手迅速将艾雅法拉的右臂抓住,防止她逃脱的同时,那根狰狞
粗大的「双头龙」棍状物已被她攥在手中。

  【阿黛尔的小穴可真是漂亮呢,难怪神明大人会在之前给予你那么多的『宠
爱』……就是不知道,如果让我来代替神明大人,阿黛尔又要多久才会高潮呢?


  「不要……哈……咕呜❤ !」

  异色调的卡普里尼少女伸出拿着双头龙棍状物的手,以那粗大的末端将艾雅
法拉沾染上一些水渍而显得有些湿湿哒哒的内裤拨弄开。那带有颗粒而显粗糙不
平的双头龙龟头擦过艾雅法拉敏感的阴蒂,刺激着那两瓣穴肉一张一合的外围
,浸染着从抽搐着的肉壁深处不断分泌而出的淫液,等待至时机成熟,一口气将
艾雅法拉颤抖开合着的小穴塞了个盆满钵满。

  「哈❤ ……啊哈❤ ……」

  汩汩甜蜜的汁液从那狭窄的肉壶里满溢而出,脑海中思绪因快感颤抖的艾雅
法拉知道,她在那双头龙插入的一瞬间便再度迎来了高潮。她感到那凹凸不平的
龙头在与自己肚子里的子宫亲吻,阵阵酥麻的感觉传遍她的全身,令她险些失禁。

  【很快乐吧?我都说了,阿黛尔你一定会沉迷上这份感觉的……如此美好的
景致,我也不能错过才行~ 】

  亲眼目睹着艾雅法拉在双头龙的插入中高潮抽搐,这名与她样貌相似的卡普
里尼少女抿了抿唇,似是自身也无法继续忍耐下去般将另一只手伸入了自己的腿
根深处。她转身回头,痴迷地看着被自己右手操纵着的双头龙以及在双头龙的插
入下小穴像水龙头般不断往外流出涎液的艾雅法拉,她驾轻就熟地将自己的内裤
同样拨开一角,扶住那双头龙昂扬的另一端,随即,扭动着水蛇般的腰肢将丰满
如蜜桃的臀瓣缓缓沉下————

  「噗叽!……」

  【呼❤ ……!不愧为神明大人身体的一部分呢,还是这么地让人舒服……】

  黏连着蜜汁的蚌肉轻而易举吞下了那粗壮双头龙的另一端,收缩的肉壁似要
将其紧紧吸附,与艾雅法拉同一样貌的少女神情如痴般开始活动起自己将双头龙
紧夹住的腰肢。

  「哈……慢一点……求求你,咕❤ ……」

  而伴随这名少女的阵阵动作,那原本只是将艾雅法拉穴道塞满以给予她快感
的龙头同样开始了抽送,带有粗糙颗粒的龙头开始刮蹭她那稚嫩肉壁间层层叠叠
的软肉。

  「啪嗒……啪嗒……」

  两名卡普里尼少女的臀部不断拍打在一块儿,粗壮的双头龙在两道小穴间隐
没而又显露。混着那四溅的蜜液与汁水,发出富有节奏感的拍击声。

  淫香混合着熏香缭绕在这座白茫茫世界的小屋,也不知何时才会消散。

  陷入困地里的卡普里尼少女犹如笼草里的蝴蝶,是否还有希望从中飞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