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万提现担保

【原神-荧《化为黑暗深渊公主的荧,却无法反抗男人的肉棒?》】【作者:lsp】

查看:作者:佚名

作者:lsp
字数:8419


  在风花节举行完毕之后,罗伊斯虽然还保持着跟荧的肉体关系,但男人犯贱
的本性,总让他觉得现在这个对自己唯命是从的旅行者,少了些当初刚见面时触
不可及的感觉。

  内心那低俗的欲望驱使着他不惜铤而走险,罗伊斯私下里找到地下花柳街里
最有名的调教师,耗费重金向他请教了催眠调教之术,钱嘛,自然是荧平时做委
托赚来上贡给她的。

  剩下的就是寻找机会了。某次在荧身上发泄完兽欲之后,罗伊斯以要玩某种
新的play为由,开始尝试在她身上尝试施加催眠术,这种事情当然不可能一次性
成功,在经过几次不同的尝试,例如增加敏感度,力量的增强与减弱,以及暗示
性高潮等等之后,罗伊斯开始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

  为了保证最后催眠完成后荧的可玩性,以及即使她反抗自己也能继续控制住
她,罗伊斯不惜拿出自己以前在遗迹中获得的珍稀道具『光与影的气息』。仿佛
能吞噬一切的黑暗被柔和的光辉包含在其中,罗伊斯自己吸收了光的气息,然后
将影的气息植入荧的体内,给她下达了最后的心理暗示:

  「今晚过后,你将不再记得与我相遇后所发生的一切,你将成为黑暗深渊高
傲的公主,毁灭卑微的人类将成为你的目标。」

  过于强力的催眠暗示,配合着影的气息在荧的下腹部映出了一个奇妙的花纹
,勾勒出荧子宫以及卵巢的形状,原本金黄色的短发也逐渐蜕变成了亮眼的银白
色。

  催眠成功了!罗伊斯怀着又惊又喜的心情离开的荧的身体,留下还在床上深
呼吸的荧,独自消失在了夜色中……

  ————————————————————————————————————

  「旅行者!你在做什么!」

  蒙德广场前,西风骑士团团长,琴对着眼前的银发美少女吼道。

  元素浓度高到足以具现化的黑暗力量托举着一身黑色连衣裙的银发美少女漂
浮在半空中,红色的丝线在黑色连衣裙上勾勒出少女曼妙的曲线,胸前微微透出
的白嫩乳肉与黑色衣裙交相辉映,胸口下方的位置镶着一块忽明忽暗的红色宝石。

  迟疑了半天,银发美少女似乎才反应过来,这个『旅行者』的称呼好像是在
叫自己。

  「旅行者?」银发美少女赤红色的双眸中透露出一丝不解,「如果是在叫我
的话,你恐怕找错人了,我是黑暗深渊的公主,荧。来到这里只是代表深渊来清
理垃圾而已。」

  少女平静的语气里诉说着令人无法接受的理由,但是眼前已经化为废墟的骑
士团大楼也证明了她所说的并不是假话。

  琴团长盯着眼前这个自称深渊公主的少女,除了发色不同,其他的,包括着
装都与自己所熟识的那个旅行者一模一样,只是那个旅行者更爱好纯洁的白色
,而眼前这个人是一身看上去就像是无尽深渊的黑色打扮。

  「受死。」

  浮于空中的荧随手挥出一道黑色的风刃,向着琴所在的位置飞去。现在的她
并没有什么心情去听这些无法对自己造成任何威胁又聒噪的蝼蚁对自己指手画脚
,送他们痛快的上路已经是她的怜悯之举。

  「可恶!风之神啊,请指引我们!」

  如果只是一道风刃,琴有信心躲开,但是自己身后还有骑士团的一众人员
,如果只顾着自己的话,他们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于是琴果断的将手中的长剑举
到胸前开启了蒲公英领域,守护着领域中的众人。

  黑色的风刃并不属于琴所熟知的提瓦特大陆七大元素属性之一,即便是自己
全力施展的领域也只是稍微改变了风刃的方向将其弹开,并不能将风刃完全消解
掉。防守都已经是如此捉襟见肘,更遑论反击?而且蒲公英领域也不可能一直维
持,那之后再遭受攻击该怎么办?

  「天命既定!」

  「冻结吧!」

  就在琴心乱如麻的时候,银发少女的背后传来了自己熟悉的人的声音。

  占星术士莫娜和骑兵队长凯亚配合着莫娜的虚实流动突然出现在银发少女的
视线死角并打出了精彩的配合。本就带有强力束缚效果的『星命定轨』搭配冰属
性的『霜袭』,能将任何非大型怪兽都给冻结住。

  「肤浅。」

  黑色元素化为一道护盾保护着里面的银发少女,而少女不屑的低语瞬间便将
护盾反向引爆。

  本以为计谋得逞的莫娜与凯亚二人猝不及防被护盾的反击打飞了数米远后晕
了过去。

  「杂耍结束了吗?那么就痛快的随我坠入深渊吧。」

  诡异不祥的元素能量在荧的手中聚集,然后放出,远比之前更加凶猛的黑色
电光冲着琴的方向奔去。自知已无力抵抗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然后默默地闭上眼等待深渊的降临。

  「哦哟~ 这可不行。」

  耀眼的白光跟着一个略微有些轻佻的男声护在了琴的身前,待琴再次睁开双
眼后,只见一个身穿绿色冒险家制度的背影正双手抱胸正面对抗着那不祥的黑色
元素能量。

  诡异的是,那股自己束手无策的黑色元素,在男人的面前却如同掉入了水中
的棉花糖一般,溶解在了男人周身的白色光辉中。

  「嗯?」本以为经过自己刚刚的攻击,应该没有任何生物能活下来才对,可
是眼前的景象让银发少女有些诧异,当场不仅没有一个人死亡,反而还多了一个
男人。

  「我是来自深黑暗渊的公主荧,阁下是……?」隐隐的强者气息让银发少女
不禁对眼前的人用起了尊称。

  「只是一个路过的冒险家罢了!前来拯救世界!」罗伊斯昂首挺胸故作姿态
地回答道。

  「看来只是个小丑。」荧依旧维持着那副不屑的表情,手指略一挑动,一道
黑色电光便从天而降打在罗伊斯的身上。虽然这次没有蓄力,但这一次明显比刚
才的攻击威力更上了一个层次。

  「小心——」琴团长的提醒还没有来得及喊出口,电光就已经覆盖在了罗伊
斯的身上。

  不过局面看似紧张,即使这一次的攻击明显威力与刚才已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罗伊斯周身的白色光辉还是毫不费力地将黑色的元素能量吞噬殆尽。

  「公主殿下已经连续发动了两次攻击,是不是也该轮到我了呢?」将黑暗元
素能量吞噬完毕后,罗伊斯的反击也随之开始。

  无数的光鞭从罗伊斯背后射出,争先恐后地冲向银发少女。

  「哼!幼稚。」

  在荧的眼里,光鞭的移动速度并不快,自己在空中辗转腾挪的同时,还能顺
手挥出风刃打散几根追踪自己的。

  「斯坦利先生,你认识这位冒险家吗?」

  察觉到已经暂时脱离危险的琴开始向旁边的大冒险家斯坦利打听了起来。

  「好像有听说过,是叫罗伊斯来着,加入协会也有些年头了,但是一直没什
么成绩,还有点好色,可能是最近遇到了什么奇缘,竟然有了这种实力。」一旁
的斯坦利欣赏着眼前的光暗大战搓着下巴回话道。

  激战还在继续,荧意识到一个问题是即使光鞭被自己打散之后,也会迅速补
上,维持总数量不变,这样下去恐怕是会演变成谁的体力更早用完的持久战。

  这对自己是非常不利的,眼前的男人看上去深不可测,而自己又在先前的战
斗中消耗了不少的体力,这样下去先撑不住的会是自己。荧心里这么想着,脚下
却突然一滑,罗伊斯的光鞭自然没有放过这一丝破绽,白色的光束顺势缠住银发
少女的黑靴然后缩短,将其重重地砸了了地面上,周围泛起的烟雾遮挡了众人的
视线。

  感觉到攻击奏效的罗伊斯走上前打算查看一下效果,但是烟雾散去后的地面
上只留下了一个浅坑,并没有银发少女的身影。随即,罗伊斯便感到自己的脖子
被人从背后掐住,一股强大的冲力将他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哼!」银发少女徒手掐住罗伊斯的后颈,逞单膝点地的姿势压在罗伊斯的
后背上,刚刚的破绽是她故意放给对手的烟雾弹,来让这个诡异的男人放松警惕
接近自己,既然自己的暗之力会被对方抵消,那就只能拼身体能力了,很显然这
个男人看似高大,但肉体搏击的能力非常不足,自己轻轻松松的便压制住了他。

  「虽然不知道你这诡异的能力是从哪来的,但是你这实战经验还是差了本公
主几个次元呢。」荧本来不屑的脸上露出些许得意的笑容,「这么杀了你也可以
,不过为了避免以后在遇到你这样棘手的人物,就让我来调查一下你的记忆,看
看你是如何得到这力量的吧!」

  「住手!」

  一直处于旁观者位置的西风骑士团团长琴,见罗伊斯被压制住之后本能地想
要冲上前帮忙,但是……

  「蝼蚁又为何要插手上位者之间的战斗。」

  荧向着琴所在的方向伸出空闲的另一只手,一道红黑色的结界便笼罩了在场
的骑士团团员们,结界内产生的数倍重力将其中的骑士们直接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咕……」即使强如琴团长,在这数倍的重力下也只能维持双手扶剑跪在地
上的姿势,受到强力压迫的胸腔再也没有力气吐出任何一个字眼。

  银发少女最初是打算直接将他们灰飞烟灭的,但是考虑到不知道会不会再冒
出这样一个奇怪的强者,自己要节省体力,以及,让恐怖的病毒植入人心,再传
播给其他人,应该比一波一波地清除蝼蚁要有效率的多。

  黑色的元素能量在罗伊斯的后颈处聚集,银发少女驱使着力量侵入自己脚下
这个男人的意识,可是解读到的第一条信息便令本来游刃有余的她猛地一惊。

  『你上当了』

  四个字流入银发少女的脑中,求生的本能驱使着她远离这个男人,但却为时
已晚。

  白色的光辉顺着银发少女的手臂逆向植入了她的身体,男人身上爆发出的光
鞭也顺势缠上她的四肢,将银发少女逞大字状拉开,控制在了半空当中。

  「你能用假装被我抓住来反制我,那为什么想不到我也能用同样的套路来反
击呢?现在我们算是打了个平手了。」罗伊斯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站了起来,对着
眼前被固定在半空中的银发少女笑道。

  「呵,既然阁下也说是平手,那何不放本公主下来再公平的交手一回合?」
银发少女从刚刚被束缚住起便尝试过挣脱,但右手被光之力入侵的她已经没有更
多余力再与眼前的男人战斗,此番话语也只是虚张声势,如果罗伊斯真的放开她
,自己第一选择自然是直接遁入暗影中金蝉脱壳。

  即便打不过,但逃离现场自己还是很有把握的。

  「唔……」罗伊斯捏着下巴摆出一副烦恼的样子,「虽然我也想这么做,可
是似乎有人不允许呢」

  「罗伊斯阁下,感谢您对蒙德城做出的贡献!」被束缚住的荧自然也失去了
对重力结界的控制,摆脱了结界影响的琴团长见局势似乎稳定了下来便立刻起身
对着罗伊斯施了一礼,继续说道,「这位自称黑暗深渊公主的少女与我一位朋友
很像,不知阁下是否可以帮我一个小忙……」

  「嗯,你说的那个对象我也有过一面之缘,确实很像,恐怕是在不知道什么
地方接触了黑暗之力才变成现在这样的吧。这只右手就是证据。」罗伊斯说着指
向了银发少女被光之力入侵的右手,那里原本黑色的臂甲也变为了纯洁的白色
,跟之前那位旅行者荧的装扮俨然是一模一样。

  「那么阁下的意思是,这位深渊公主果然就是那位旅行者?那请问有什么办
法能让她变回来吗?」

  「你们在说什么?我早就说过我不认识你们口中的旅行者!」银发少女一脸
懵逼的听着眼前两人的对话。但她话音刚落,一道光鞭就啪地一声抽在她的屁股
上,似乎是在提醒她不要插嘴。

  「嘎哈!」被抽到屁股的银发少女禁不住浑身一颤,如果只是单纯的疼痛
,高傲的深渊公主是不会做出任何反应的,但是这一鞭仿佛摸准了自己身体的敏
感点一般,不仅没有半点痛感传来,反而让她的身体一阵酥软。响亮的鞭声传进
了在场的每个人的耳朵,让她的内心又感到一丝羞耻,自己竟然在一群蝼蚁面前
被鞭打还叫了出来……

  「杀了……把你们都杀了……」内心的羞耻化为愤怒,银发少女口中低喃着。

  啪!啪!

  「呃啊!不要!」又是两鞭抽打在银发少女的身上,一鞭打在她胸前,黑色
的战衣被光之力撕碎,露出下面赤红色的鞭痕和粉嫩的樱蕾,另一边则从下往上
抽在她的阴部上,少女的裙摆随之被撩起,将少女光洁无毛的下体暴露在众人面
前,再轻轻落下。

  「住手!不要再打了!」即便在刚才还是威胁自己生命的敌人,但总归也是
曾经的朋友,罗伊斯这种仗势欺人的行为让身为骑士团长的琴感到非常不齿。

  「我劝团长大人还是别太圣母心为好,黑暗的力量正是借助你们这些人的好
意去控制人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罗伊斯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停下了继续
鞭打荧的光鞭,只留下银发少女在半空中裸露酥胸,微微啜泣着。

  「那我就继续说了,确实有办法让她变回原来那个旅行者,」这么说着,罗
伊斯指挥着光鞭,将银发少女的战衣裙摆给撕了个粉碎,裙摆下没有任何其他衣
物的遮掩,刚刚被鞭打过小穴就那么赤裸裸地展露在众人的面前。

  「呀!」作为黑暗深渊的公主,她本是不介意在下等人类的面前暴露自己的
身体的,毕竟没有人会在乎让只能在地上爬的蜥蜴看到自己的裸体。但是,如果
是被蜥蜴控制着展示自己的身体就是另一回事了。

  罗伊斯似乎很满意荧的反应似的点了点头,然后操控着光鞭在她的小腹处画
着圈圈。银发少女的小肚子上逐渐浮现出一个精美又略带色情的心形纹样,散发
着暗红色的荧光。

  「大家看,这里就是黑暗之力的源头所在。」不顾羞耻地别过头去的琴团长
,罗伊斯像个学院教授一般开始给在场的众人讲解了起来。

  「敢让本公主蒙受如此耻辱,你必将为此付出代价!」被一群蝼蚁注视着自
己最重要的部位,让作为黑暗深渊公主的荧悲愤交加,但无力反抗的她也只能口
头上威胁一下罗伊斯罢了。

  而罗伊斯也只是嘴角微微一撇,丝毫没将银发少女的恐吓放在心上。

  「只要像这样,」一道光鞭被罗伊斯操控着顶在银发少女的公主小穴上扭动
着,「从这里将光之力注入到这位黑暗什么公主体内,就能净化那股黑暗之力
,让她恢复正常。」

  「够了!」骑士团长琴无论是作为一名友人还是作为一名女性,都无法再忍
受这种近似于强奸处刑一般的展开,「我会给你找一处远离民宅的设施,你就到
那去吧,别再在光天化日之下做这种事了!」

  「团长大人,你似乎误会了什么事情,还请仔细观察一下。如果只是用虚构
出来的光之力是无法突破肉体阻碍进入到体内的,这时候,就需要将光之力附在
实体上,而最适合作为那个实体的东西就是……」

  光鞭虽然在罗伊斯的控制下不断扭动,但确如他所说,并没有进入银发少女
的身体内分毫,而罗伊斯现在这话的意图也很明显了。

  「所以说,给你找个单独的设施你自己在里面……」

  琴团长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罗伊斯打断了。

  「即便是我也是有极限的,而且如果只靠我一个人花费的时间也会太久,这
中间难免会产生一些变数,所以……」罗伊斯说到这顿了一顿,扭头盯着琴说道
,「我需要更多的人力来一起帮助我来对旅行者进行净化,骑士团的大家有着自
己的骄傲不想参与我可以理解,我可以委托冒险家协会的大家在城内招集志愿者
,骑士团只要帮忙维持秩序就可以了。」

  『荒谬!』琴心里暗暗骂道,自从自己代理骑士团的事务之后,还是第一次
遇到这么荒谬的事情,这不就是一场轮奸大会吗?还要全城招集志愿者,被轮奸
的对象还是那个拯救了蒙德城的恩人。但是见识过黑暗之力恐怖的她现在也只能
相信罗伊斯所说的,任由这荒淫无道的事态继续发展下去……

  ————————————————————————————————————

  (夜晚,蒙德城的某处建筑物中)

  银发少女被由光之力构成的鞭索捆绑住手脚,逞大字型被束缚在离地不高的
半空中,原本做工精致的黑色战裙已经被撕碎,只留下胸口下方的黑红色宝石闪
烁着凄惨的光芒,少女的酥胸也被光鞭勒住不得不向前挺起。

  简陋的屋子里并没有多余的装饰,但是却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人影,有身着冒
险家制服的冒险家协会成员,有铁匠铺打铁的铁匠,还有商店职员,甚至还有几
条无家可归的流浪狗。

  相较于这些突然扎堆过来的不速之客,这几条流浪狗可能才是这栋建筑物原
本的宿主。

  而与赤裸身体的银发少女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全场在列的都是清一色的男性
,而且群体当中时不时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显得格外躁动不安。

  「好了,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距离银发少女最近的罗伊斯拍了拍手将大
家的目光从荧的身体上拉过来,「非常感谢各位的到来,今天这么晚招集大家过
来是有非常重要的任务要拜托大家,希望接下来的时间大家能仔细听我的说明。」

  原本嘈杂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

  「首先,旁边这位大家应该都认识,虽然可能跟大家印象中不太一样,但她
就是那个曾经拯救了蒙德的旅行者荧小姐。」

  话音刚落,刚刚沉寂下来的人群又沸腾了。

  (真的假的?我还以为只是长得像)

  (不可能,我记得那位小姐是金发)

  「咳咳,」罗伊斯假装咳嗽了两声再次提示大家安静,「虽然外貌上似乎有
些变化,但她确实是那个旅行者。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是因为受到了黑
暗之力的侵蚀,这也是今天叫大家过来的目的,我需要各位的力量来净化黑暗之
力,这次轮到我们来拯救旅行者小姐了!」

  (净化黑暗之力,可我们只是个小市民而已,听说连琴团长都打不过她,叫
我们来不会是要献祭我们当活祭吧?)

  「净化的方法也很简单,对各位的身体也不会造成伤害,只是需要你们提供
一点点,精液,而已。」罗伊斯说着,来到荧的身后,粗糙的双手从背后握住她
纤细的腰肢,将银发少女小腹处闪烁着暗红色荧光的纹样凸显出来,「请大家仔
细看这里的淫纹,只要将含有光之力的精液注入到这个位置,把中间那个爱心填
满,净化就完成了。具体做法接下来由我来个大家演示。」

  说完,罗伊斯也不管还处于震惊和混乱的在场众人,操控着光鞭将银发少女
的一条大腿拉过头顶,摆成一字马的站姿,令少女光洁的下体被迫大大方方地展
露在周围这群男人的面前。

  「快住手!你们,不许看!」似乎终于是想起自己可以发出声音的银发少女
,一开口便是高高在上的命令语气,仿佛被捆住的不是自己一般。

  罗伊斯自然是不会理会她的,为了让周围人看的更清楚,更是伸出两根手指
掰开她的阴唇,露出少女那粉嫩的蜜穴。

  「我可是黑暗深渊的公主,你,还有你们,如果继续无礼下去的话,深渊教
团可不会轻易饶过你们!」荧颤抖着身体想要反抗,但是被捆住的四肢纹丝不动
,原本操控自如的暗之力也完全发挥不出来,只能嘴上威胁两句逞逞强。

  (还公主呢,这不就是个妓女?)

  (别乱黑,一般妓女可没这姿色)

  (嚯嚯,今晚可有福了)

  对于现场观众和女主角的表现,罗伊斯感觉都很满意,毕竟现场很多人都没
有见识过银发少女的实力,很难保证不会有人圣母心泛滥跳出来控诉自己欺负弱
小。

  在众目睽睽之下,罗伊斯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自己已经勃起的粗长阴茎
,左手一挥,光之力便覆盖其上,原本黝黑的肉棒还变得有些神圣起来。

  看着闪烁着圣光的诡异巨物抵在自己的小穴上,自称公主的银发少女第一次
感受到了一种感情叫做,恐惧。

  「不,你不会想要把这个插进来吧?怎么看都进不去啊,而且这上面的光之
力,绝对会杀了我的,对了,只要你把那个诡异的光去掉我也不是不同意满足的
性欲……」银发少女看着那诡异的肉棒,嘴上已经语无伦次了起来。

  「公主小姐,你现在还没明白你的处境吗?或许身为公主的你会消失,但是
作为旅行者的你会复活,这就是净化的意义,而且,现在的你并没有资格跟我谈
条件!」

  罗伊斯说完,也不再等她有什么回应,双手环抱住荧还穿着黑色战靴的大腿
,便将光之力加持的肉棒挺了进去。

  「不要啊——————!」

  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建筑物内,也激起了现场每一个男人的兽欲。

  啪!啪!啪!

  睾丸和少女大腿间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没有任何前戏的粗暴抽插本应只会带
来痛苦,可肉棒上纠缠的光之力不断精准打在银发少女的敏感点上,作为深渊公
主的骄傲与矜持让她使尽全力咬紧牙关抵抗着快感。

  『不错,就是这个表情。』

  殊不知罗伊斯就是想看她一脸痛苦却又娇媚不堪的表情,强忍着快感不叫出
声的荧反而更让他兴奋,没几下之后便在她体内爆发了出来。

  也不知是光之力裹挟着精液,还是精液裹挟着光之力喷涌进了深渊公主的子
宫内驻扎了下来。

  随即,银发少女小腹处的爱心纹样也同时被填上了一部分。

  射精完毕拔出后的肉棒,失去了光之力的加持,又变回了原本黝黑的狰狞面
貌。

  「就是这样!」罗伊斯再次开口向周围人说明道,「我会为大家加持光之力
,大家就负责将精液注入到这位深渊公主体内就可以了,虽然不限定是从哪个通
道进入,但是子宫里是光之力吸收度最高的,大家请优先使用小穴。」

  说完,罗伊斯便大手一挥,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喜的发现自己的阴茎上环绕上
了一层淡淡的白光,并且感觉自己达到了有生以来最兴奋的时期。

  兴奋的人群仿佛失去了理智的野兽,纷纷扑到了位于中心的猎物身上,幸运
的人抢先占据了深渊公主的小穴,像疯狗一样宣泄着自己的性欲;次一级的人抓
住了荧柔软的臀瓣,粗壮的阴茎不讲道理地顶进她的菊穴,感受着肠道的温暖;
剩下的人见状只能几个人共享着她的樱桃小嘴,连嘴穴都没抢到的人就只能先用
荧的玉指或者乳房解解馋。

  荒淫的轮奸大会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虽然在开始不久后荧体内混合着光
之力的精液量就已经达到了净化的需求度,头发也由之前的银色变回了金色,但
远远还没满足的人群便心照不宣的一齐将精液射到她的脸上,将她那美丽的金发
用精液染成乳白色,再名正言顺地继续着他们的『净化』仪式。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内时,其他人都因为纵欲过度而不省人事,只有
荧一个人半睁着金黄色的双眸躺在由精液组成的水洼中。

  满身精液的荧缓缓从地上站起,粘稠的精液有的已经干涸凝固在身上,有的
则啪嗒啪嗒的滴落到地上,罗伊斯已经不知所踪,屋内还有意识的就只剩下那几
条流浪犬而已。荧舔了舔嘴角的精液,缓缓地向那几条狗走去。

  淫乱的呻吟和犬吠声再次充斥了整个老屋……